她跳轮回台帝君后悔了

她跳轮回台帝君后悔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故意还是巧合

东岳带着唐雨伯走后,霓漫歆抱起沙发上的夜月,走到方怡面前,不怀好意地笑着:“方怡,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快就让东岳爱上你的?”

方怡愤恨着眼神此刻露出一丝微笑:“漫歆,这事说到底,还真多亏了你帮忙,我才有接近他的机会;若没有你,我哪能啊?”

霓漫歆笑着拍了拍方怡的肩膀:“说的也是,为了你的幸福,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过好事将近时,可别忘了我哦?”

方怡道:“真的吗?你当真可以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吗?”

霓漫歆用力地点了下头。

方怡目视着霓漫歆的背影,满面笑容瞬时消失不见,一脸阴霾地看着她走进房间。

霓裳,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为我做什么都可以,到时你可别怨我。要恨就恨你自己,为何要和我抢男人。

夜月趴在床上无聊地摇晃着尾巴,看着睡梦中的霓裳。他实在想不通,帝君他老人家今日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这霓裳怎么就是不开窍啊!

虽然自己才二万来岁,还是个幼童,可这男男女女感情的事他也是略知一二,像霓裳这么笨的,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花开不见叶,有叶不见花,花叶两不见,生生都相错?想想浑身就发抖,真是一对活冤家。

窗外一抹黑影从树上萧然即逝。

方怡似乎察觉到什么,赶紧打开窗户四处张望着,可什么都没看见。

难道是自己在凡间待太久,仙气尽失?还是自己太过敏感。

漆黑的深巷,空无一人。没一会儿功夫,二道人影突然凭空出现。

“魔君。今日喊卑职前来是有何指示吗?”

“东岳果然到了凡间,至于他为何而来,还有待调查。我要在这里多待些时日,若魔族没有什么大事,你们不要随意跑这儿来找我,听明白了吗?”

“是,遵命”

“还有,你给我调查一下这个凡间叫方怡的女子,我觉得她好似不是人类,从她的气息上看,可能是天界之人,你给我仔细调查一番,然后与我禀告。”

“是,魔君。”

瞬间一黑衣男子消失。

东岳,我倒要看看,这凡间究竟有什么能让你留恋至此。难道会是因为那个女孩?应该不至于,天地间不是说他东岳无情无欲,岂会看上凡间女子?

又或者这女子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东岳愿意才留下来?

方怡那个女孩似乎很喜欢东岳,不过她似乎不是人类,好似有股仙气,真有意思,阴界仙界都来这里,我倒要看看他们准备什么样的大戏。

“喂,你叫什么的?你不是说你家没水没电吗?那这是什么啊?”

唐雨伯浑身湿漉漉地从洗手间跑出来。看了看四周,咦!刚才人还在客厅,前后还没两分钟,人居然消失了。

想着自己的衣物还在霓漫歆那儿,赶紧洗漱完准备打开门冲出去。

砰地一声,唐雨伯还没打开大门就不知被何物硬弹了回来,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捂着摔疼的臀部,一边揉着一边哀嚎:“这是什么破房子,一大早就把老子给坑死了。”

一早去洗手间上个厕所,也不知怎么的,浴室的淋蓬头突然失控,身上这唯一一套衣服全粘贴在身上,难受得要命。现在想出个门拿个衣物,结果还无缘无故摔个半死。

“老子我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

说完立刻往门口再次冲去。

啊…………

唐雨伯只关心自己能不能冲出去,却忘记脚下的门槛,结果硬被绊了个狗吃屎。

方怡从外拎着早饭回来,就看见唐雨伯四脚朝天地趴在过道上,忍不住半蹲下身子笑道:“你这一大早的给谁行大礼啊?啧啧啧,你看看你这样,住在东岳家才一晚,怎么成这德行了?”

唐雨伯强忍疼痛得从地上慢慢爬起,回头看了眼东岳的住宅,这是什么鬼房,他今日是受教了,要是再多住一晚这条小命岂不没了。

“漫歆,我来了,我好饿。”

唐雨伯人还未进门,声音先传了进来。

霓漫歆正把早餐端到桌上,就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唐雨伯。看着他这身狼狈不堪的样子很是诧异。

唐雨伯站在大门处,人还没走进来,就感到一股寒意直扑心口,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

霓漫歆赶忙丢下手中的食物,走上前关切地看着他:“你赶快上楼换身衣服吧!至于其他的事我等会儿再来问你。”

唐雨伯赶紧冲上楼,霓漫歆看着方怡,想从她眼神里能看出一二,结果方怡也无奈地朝霓漫歆摇摇头。

过了好一会儿,唐雨伯穿着一身休闲走下了楼。看着东岳坐在饭桌上优雅地吃着早餐十分不屑。

大男人吃饭哪需要那么秀气,大碗小碗多摆一堆,当真以为自己是太上皇。

“漫歆,我饿了。”

唐雨伯对着厨房门挑衅地看着东岳大喊着。

东岳面无表情地低头吃着碗里的食物,唐雨伯顿时有些觉得无趣,又看了眼东岳,继续高喊:“漫歆,我要吃…。”

话还没说完,嘴里不知何缘故竟多出了个包子。

这包子的口味还真不错,唐雨伯将嘴里的包子拿出,大口地吃着。

唐雨伯看着霓漫歆身边的空位,二话不说就往她身边靠拢。正准备坐下,不知何时椅子早已偏离了原来的地方,咚得一下,他又摔了个大跟头。

方怡看后忍不住掩嘴而笑,而霓漫歆赶紧起身将他扶起,唐雨伯想了会儿,坐在地上大骂着:“东岳,今天的事都是你干的对不对?你给我说清楚了,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东岳依旧对他置之不理,过了好一会儿,嘴里才发出:“是有怎么样?不是你又能如何?”

唐雨伯拳头紧握,面色凶狠地紧盯着东岳不放。而东岳则像无事人般对他不理不睬。

霓漫歆看出此时气氛有些不对,赶紧在一旁坐着和事佬:“雨伯,对不起,今日这张椅子是坏的,我忘记拿出去了,真不好意思害你摔了一跤。你没怎么样吧?”

唐雨伯知道霓漫歆是怎么想的,可又不大想让漫歆难堪,只能讪讪爬起,拍了下身上的衣裤,大口吃着霓漫歆亲自做的早餐。

东岳看着坐在对面的他们,顿时觉得食不知味。没吃上二口,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文斓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