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女长清

第27章 上门

又是半个月后的一日,三人与往常无二,每天为生计奔波,李柏最近这段日子出摊的要少些。

虽然高阿月挺着大肚子,中午基本与容瑾、季富贵二人一起吃饭,没下厨自己做,但离临盆也就半个月的时间了。

李柏担心高阿月会有什么不适,便开始隔三差五的去,最近这些日子,自己在家拆了房子,把之前赵子胥家做房子多的木材与竹子都搬了回来。

李柏计划把家里翻新一下,赵子胥家看着舒适又漂亮,自己叫了几个村里的村民与自己一起上工,最近忙活于改变家里环境。

周木匠这日晚间带着周繁来了赵子胥家,三人刚做好晚饭,见二人来了,容瑾又加了两碟菜。

季富贵大概知道是什么事,周云见季富贵小小女娃比自己还沉的住气不由心里不由对季富贵高看了几分。

周云本想席间与季富贵再说道说道,好歹这女娃才是自己东家,奈何饭食太过美味,煮的是比自家还好的精米。

粒粒分明的大米,入口带着浓浓的米香,味道极好,不曾想三人还吃起了最近流行起来的卤肉。

卤肉就这么突然出现开始风靡在来安县,并不便宜,猪肉就十四钱一斤,这卤肉买到了十八钱,卤下水也卖到了十钱一斤。

每次卤菜一出来,附近酒楼直接派人直接采买了大半,其中小部分也被附近富户买了去。

也就卤下水百姓买的多些,富户不怎么吃下水,卤肉自己这样的寻常百姓还是头回吃到,可见有多俏。

周云边吃边感叹,“这卤肉味道真好,你们三人也舍得,如今这卤肉卖的比猪肉还贵哩。”

季富贵朝赵子胥瞧了瞧,至于价钱自己确实不知道,她与容瑾只负责制作,怎么卖都交给了赵子胥,自己也没管过。

赵子胥看着季富贵探究般瞧着自己的目光,嘿嘿笑,“太受欢迎我便提了些价格。”

容瑾瞧了二人一眼,“既然受欢迎,下次可以多做些。”

季富贵与赵子胥异口同声拒绝,“别,少的好。”

赵子胥与季富贵相识一笑、赵子胥咧嘴,“确实是这样,物以稀为贵。”

季富贵拿着快箸另一头,站起来轻轻敲了赵子胥的头,“你个奸商!”

赵子胥对季富贵与容瑾挤眉弄眼,容瑾白了二人一眼,继续吃饭不搭理二人。

周云见三人互动,不由说出自己猜测,“莫不是这卤肉、还有最近流行的什么凉菜也是你们三人搞出来的。”

赵子胥点头,“周木匠说笑了,也就夏琢磨的小玩意儿,一些养家糊口的小盈生而已。”

周云一噎,怪不得这女娃上次对自己有恃无恐呢,原来人家只要愿意,压根儿不愁生计。

见也吃的差不多了,周云放下碗筷,看了看三人,对季富贵道,“东家,你上次让我做的,已经做好了。”

季富贵眉眼弯弯瞧着周云,“联合了多少木匠,已经开始制作吗?”

周云从怀里掏出一份名单递上,季富贵接过,打开一瞧,只见上面有八个木匠的名字,且都签字画押。

是一份木社契约,虽然人不多,挺好的,这种事,人不在多,有人就行。

“我们昨日才签好契约,我想着人不易太多,正所谓僧多粥少,这上面几人皆是来平县最有名的一些木匠。”

“挺好的,你等一下。”季富贵说罢便回了书房,画了一个祥云火焰的图案拿出来递给周云。

周云接过图案,好看又别致,不难雕刻,“不知道这图案有何意义?”

“这莫不是我们商号的图腾?”周繁放下碗,瞧着自家阿爹手里的图案。

季富贵点头,“确实是的,既然我们该有的有了,也该自己建个商号,租个铺面出售,也该让这名单上的人觉得值得,只有觉得值得,能赚钱,相互盈利才能长久。”

周云一听确实如此,“但我们那里有这么多银子租铺面出售。”

“有的,你们去制作即可,你负责其他木匠的制作,在每台机器上雕刻出图腾,往后周繁就负责铺面以及卖买。”

“周繁可还在私塾?”季富贵突然想起,不久前周云曾说过周繁还在读书。

周云瞧了瞧周繁,摇头,“他前些日子便没去了,他读书一般,这些日子陪我各家各户跑木社的事。”

“那行,铺面就交由你负责,三日后周繁来寻我即可,后面的我来安排,周繁年纪小,铺面里你多提点着周繁。”

周繁瞧了瞧季富贵,忍不住揶揄,“你自己不也年纪小。”

周云见季富贵想用自己儿子周繁,有培养之意,说不出的复杂,自己也希望自己儿子有些成就,但年纪小,读书也并不出众。

自己跟老婆子年纪大了,就他一个老来得子,难免担心自己死后他还未长大。

上面虽然还有几个姐姐,但他们早就嫁了人,自己娃儿都比周繁大了。

也不知道自己跟着这几个孩子折腾是不是对的,这女娃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个有心思的,唉、不多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要是实在不成,大不了回来老老实实继续做自己木匠,就当陪几个娃折腾了一遭。

若成了就事另一副光景,起码自己跟老婆子往后死了也不至于周繁没有着落,只有有钱了,到时候周繁想娶什么媳妇儿娶不到。

三人收拾了碗筷,坐在院中,见二人喜欢卤菜,给二人装了些带回去,周云与周繁二人高高兴兴回了家。

十一月初的天气有些冷了,坐在院中有丝丝凉意,季富贵看向容瑾与赵子胥二人,“我擅自决定买铺面可是不妥?”

赵子胥摇头,“没什么,反正这些钱也是你出主意挣来的,没有了再挣呗。”

容瑾点头,“要多少,你找我拿就是了。”

季富贵瞧了瞧二人,凑到容瑾面前,“哥,说说吧,咱们家现在有多少钱?”

容瑾见季富贵凑的太紧,把季富贵脑袋往后推了推,“如今也不小了,该注意注意礼节性子了。”

季富贵不理会,一把抱住容瑾的手臂,“咱们兄妹几人见什么外,说吧,咱俩有多少钱?”

容瑾敲了季富贵一个脑瓜崩,“挣了些,加上今日的约莫还有五十两来银子吧,还有几百个铜板。”

赵子胥正喝水,听到这里被水呛到了,难以置信看向容瑾,“咱们家有这么多银子了?”

容瑾面无表情,白眼送给赵子胥,“你自己挣钱,心里没点数吗?”

七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