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女长清

第153章 唤醒

也是此时,白家人才知晓季长清之前中毒,伤了身子,不能大喜或大悲。

奈何季长清倔强,坚决要送外祖父白静到最后,季长清拖着身子,跪在白雪身侧。

丧服制分五等,即五服,轻重有别。

第一等:斩衰,这是与死者最亲的一种亲属所穿,着斩衰者服丧期为三年。

丧服是用最粗的麻布做成,不缝下边。大臣为天子着,妻为父着,子为父着,父为长子着。

第二等:齐衰,它的服期有杖期(持杖一年)(父在为母,为祖父)、不杖期(不持杖一年)(为妻)、齐衰五月、齐衰三月(为曾祖父)之分。

丧服用稍粗麻布做成,缝下边。(父卒为母扶桑三年)

第三等:大功,服丧期为九月。

丧服是用粗熟布做成。(父为子,父为长女,为姐妹,为公公)

第四等:小功,服丧期为五月。

丧服是用稍粗熟布做成。(为外祖父母,为堂兄弟)

第五等:缌麻,服丧期为三月。

丧服是用细熟布做成。(为岳父母,为婿,为舅)

超出五服,也叫袒免亲,即九族宗亲之内的无服亲。

这种亲属无服,丧葬时穿素服,尺布缠头。

大晋丧文,以本宗为主体等特点,例如夫亡时,妻子要服斩衰三年。

而妻死,丈夫只服齐衰。

妻为丈夫的父母服一等斩衰;而夫为妻的父母则只服五等缌麻。

父母死了,出嫁女服齐衰;而未嫁女服斩衰。

同样的血缘远近,丧服则有很大的差别。

丧期过后,白家白朲因在边境无法赶回,长子早已不在,所以丧事皆由四舅舅白昼举行。

丧事结束,季南屿三人因假期问题,提前回去,季长清依旧同白翊待事宜皆清楚之后再回京。

白翊留下来陪了几日尉迟婉,最后带着季长清在不舍中才缓缓离开。

在白府那段日子,季长清的药也非按时吃,加之这段时间心绪动荡太大,回京途中,季长清陷入了昏厥。

白翊开始以为季长清只是这段日子也受累未曾休息好,连续几日的昏睡,白翊也察觉了不对劲。

桂双急的团团转,眼看着自从中毒后的小姐身子瘦弱不少,这几个月好不容易养回些许。

几日的昏厥中,看着季长清一日比一日憔悴,越来越瘦。

眼看离京城只有百来里地,寻访沿途大夫十余人皆是束手无策。

白翊看着季长清,一狠心,路上不停歇的赶路,或许把长清送回容神医处能博得生机,一日一日下来,季长清身子越来越弱。

桂双每日强喂奶乳,清粥水维持着身体机能,时间久了担忧是否还能扛得住?

白翊从未去过结药庐,在桂双的引路下,白翊还未来得及入季府,带着物什与季长清直接而至。

几人到结药庐时,容神医正逢采药而归,查看季长清后,连忙差人把季长清送到里榻。

此时的季长清看着一望无际的曼珠沙华,觉得自己十分累。

在这片花海中走了几日,仍不见人,只有红色花海随份而动。

那日,自己如何有些累,睡下后便来了此处,掐了掐自己脸,能感觉痛,手臂上自己也能掐出红印子,也有痛感。

只能说明自己并不是做梦,看着花海,季长清只能往前探索。

几日下来,仍是不见半个人,季长清坐在花海中休息,隐约似乎能听到有人说话,起身寻找却什么也没有。

季长清有些迷茫…………

白翊看着榻上昏迷的季长清,着急询问探查脉搏后的容天明。

“神医,清姐儿到底是怎么了?已经这样七八日了。”

容天明看向面前焦急的锦衣妇人,“她近日可心绪浮动过大?”

白翊点头,“确有,清儿外祖父半月前仙去,我们前去回来途中她开始昏睡不醒的。”

容天明皱眉,看向榻上似乎说着什么又不安稳的季长清。

随即皱眉看向白翊,“之前叮嘱过,牵机药毒性太烈,伤了身子,不能生育是其一,情绪波动也同样不能过大。”

“如今,这丫头肝阳上亢,气血亏虚,肾精不足,痰浊中阻所致,加之似乎又入了梦魇无法醒来,一致晕厥无法醒来。”

白翊震惊,“无法生育,不能情绪过大?”

容天明眉头紧锁,“自己女儿什么情况,你不知晓?你这母亲如何做的。”

容天明起身,“我去抓副药,以平肝潜阳、益气养血、补益肝肾、燥湿化痰,然后煎给她吃下。”

“先吊住她的性命,我再去查一下古籍,时日再久了若再无法醒来或许会成为半死人。”

容天明随后离开,留下白翊还在震惊中无法回神。

白翊看向跪在榻边哭泣的桂双,“上次中毒这般强劲?”

“你怎么能什么皆瞒着我,你家小姐身子这般模样了,你怎么不禀报给我。”

桂双擦着眼泪,看向白翊,“如何说?夫人你那般心疼周小姐,小姐背后受辱不见你关心分毫,于你来说只是一场大病而已。”

“小姐都埋在心里,若不是夫人你纵容周小姐,我们小姐也不会中毒落到这般田地。”

白翊觉得自己瞬间老了十几岁,桂双说的没错,那段日子,夫君也多次提醒过自己,是自己心软不舍才造成如今的局面。

仔细想来,那周子瑶不过是攀附自己、联合周月哄骗自己罢了。

白翊颓废的坐在一旁,季南屿父子三人收到信笺,下朝后换了衣裳连忙赶来。

季南屿看着前段日子还同自己说话浅笑的女儿如今像个布娃娃般了无生机,心中说不出的酸楚。

那小小孩子长大了,却没享受半分福气,流落在外艰辛几年,好不容易回了又中毒伤了身子。

如今又落得这般模样,听完白翊带着哭声的诉说,季南屿更是懊恼。

容天明送来药,喂食过后,便让季长清歇息一二,等几个时辰后便要针灸刺激试图唤醒季长清。

叮嘱看望过后,白翊被季南屿带回了季府,如今这般皆守在此处也无意义。

季长平因次日沐休便留下照看,其他人便回去了。

七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