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女长清

相女长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1章 养女

周秦氏便进了左边最小的门房,一趟又一趟,从里面搬出耒耜、犁、锄、石斧和耧(lóu)车等。

周秦氏一人搬了十几分钟,周随父子依旧吃着菜,喝着浑浊的酒水,时不时嫌弃周秦氏打扰到他。

周秦氏连连道歉,见东西搬出来后,里面寻了把扫帚把里面简单打扫了一遍。

黑色的床架下面垫着稻草,上面铺了一层满是污渍的棉絮,棉絮上套一个干净些的榻面,榻面有些陈旧,一床薄盖,一个碎布拼接的枕头。

枕头中不知塞的什么东西,有一股子特别的气味儿,有些不好闻。

几年前自己喜欢的梳妆台如今再看,难以入目,房中有股子不住人发霉的气味儿。

虽一干净的便是房中的几把小杌椅,周子瑶看着房中,心里说不出的嫌弃,身旁的珠儿也皱着眉头看着房中。

看着房中破旧的布局与家具,心里说不出的膈应,都怪季长清,既然死了也不死彻底,如今又回来!

相府的一切都是那么奢华又明亮,若她不回来,那一切都该属于自己。

若不是她的出现,自己也不会想到害她,姨母也不会给自己出那馊主意。

自己或许也想岔了,季相爷虽是被押解进宫,但毕竟是相爷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自己多少也差不了什么。

大不了待相爷回府了,自己再回去,到时候拉着白翊那耳根子软的哭几句定会没事。

至于自己投毒一事,大不了使使苦肉计,白翊定会心疼自己做罢的。

打定主意心里舒服多了,但看着房中,多少还是有些不适。

珠儿为难的看向周子瑶,“小姐,咱们今夜真住这里?”

周子瑶皱着眉打量了一会儿,“稍后我去寻个客栈吧,今夜这样也没法住,明日咱们重新买了床榻等物件再住吧。”

珠儿看了看周子瑶,小心试探着问,“我们不再回相爷府了?还是一直住这里了?”

周子瑶有些烦躁,“暂时住几天吧,要是季南屿没事儿,季府没什么事儿,过两天咱们就回去,要是季府被抄家灭门了,咱们赶着回去送脑袋吗?”

珠儿想了想,确实如此,但还是有些担心,“那咱们回去他们能同意吗?况且大小姐现在生死不明。”

珠儿摆摆手,“白翊耳根子软,我哭一哭,施施计她定舍不得罚我,至于季长清,我想过了,她要是活着更好,要是死了我就是季家唯一的女儿,将来相爷府定是会联姻的,少不得女儿,而我最合适!”

珠儿看着自信满满的周子瑶不再多说什么,自己现在是她周子瑶的丫鬟,一荣俱荣,暂时先观望着比较好。

要是他周子瑶当真嫁入了高门,做了陪嫁丫鬟,自己姿色不错。

到时候自己再施点法子,做了主家姨娘,那时候就可以从奴才变成主子了。

这周家虽跟着周子瑶来过几回,回回皆在院中,从没入过里屋,今日是头回,却是这般破落模样。

自己家当初虽然说不上好,但比周家还是强上不少,当初家中大哥要成亲正缺银子,自己又不想呆在哪里了。

当时自己引诱阿娘卖了自己,让自己入个好的官家府邸,就是为以后做打算,心里不由对周子瑶越发不屑。

也就亏她命好,不知足,自己也曾提醒过,奈何她自己作死,一步步把一手好运气作到今日的地步。

自己并不打算提醒她,反正自己卖身契周月几年前让自己交给周子瑶,自己并没有给真的那份,真的那份,自己出钱请人偷偷拿到官府销掉了。

如今手里的那张是着人做的假的,自己随时可以有退路。

周子瑶坐着生了会儿闷气,随后起身收拾包袱跟周秦氏打了声招呼就带着珠儿去两巷之外的客栈住了一夜。

周秦氏没什么不好,也没什么好,几年来,把自己亲闺女送到别人家换银子,做娘的心里多少不舍,但看她过的好也由衷高兴。

但自己也只有一个儿子,子瑶过的好,理所应当多照拂一二自己哥哥,等他娶妻生子了兴许就好了。

周子瑶第二日把身上值钱的首饰换了些银子,重新置办了床榻等用品,着人搬了回去。

把房中陈旧的物件换了出去看着干净多了,床榻虽换了,但宅子的破旧有些不搭边,况且买的也只是比之前宅中陈旧的好些。

里面摆设哪里比得上相爷府的一切,自己院中随便一张椅子便够普通百姓家一年的支出。

看着这不搭边的摆设与破旧的宅院,不自觉的眉头紧锁。

忽然听到外面似乎传来白翊的声音,周子瑶仔细听来,确实像。

周子瑶看向珠儿,珠儿也有些疑惑,“莫不是相爷府没事了,相夫人来接小姐回去?”

周子瑶心中一喜,连忙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褶皱,整理好衣裳,带上前些日子白翊送自己的黄金首饰。

见收拾的差不多了,满意了,带着珠儿连忙出了房门出去,只见院中真是白翊跟季长平,身后还跟着几个家仆。

周秦氏与周随正站在二人面前谄媚的问好,季长平面无表情站在白翊面前阻止二人靠近。

见相爷夫人不太喜欢,二人有些意姗姗。

虽然不知道这是那个,但听周子瑶说过,相爷府中的两位公子都是紫禁城做大官的,讨好总该是没错的。

门口围着附近街邻,都跑近来看热闹,周子瑶从里面快步出来,身后带着珠儿。

周子瑶走近,跪下一礼,“女儿子瑶拜见阿娘。”

围观的不知哪位大娘道了句,“原来是接周家女的呀,这周家真是走了狗屎运,女儿被亲戚瞧上了送到相爷府做养女。”

“养女?别不是什么其他的,听说官家大人都有特殊喜好?”

“胡说什么,相爷可是好人,听闻相爷家女儿几年前死了,周家长房女儿攀高枝儿嫁到相爷家大哥,她是相爷大哥家媳妇推荐的。”

白翊之前已收到季南屿的警告,况且自己她再怎么喜欢她,但她下毒害自己亲生女儿那便是不能容忍的。

七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