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唐野小子

第27章 东野开课

张学友见大家听了自己的介绍,都对陈东野神童之名和今天的两首诗热烈讨论起来。张学友有点人来疯的性格,越是热闹越来劲,见状又爆了陈东野他们家一个大料。

张学友道:“听闻你们陈氏机缘巧合习得墨家的神奇秘法,能见千里之外事物,会掌中雷法,一旦施法雷光火石之间可尽数全灭十米范围内之敌。还从墨家秘法中启发创出众多神奇之物,如香皂,香水,水泥等物。不知这墨家秘法是否有如此神奇?子美方不方便为我解惑一二?”

墨家秘法这一说法是陈东野最终敲定的对外话术,用以解释陈氏一些新奇之物的来源,也算一种营销策略而已。没想到外界的传闻会越来越离谱,不过这也没什么坏事。

那些有智慧的人会觉得传闻太过离谱,虽然心里会有疑问,但不会把这当成真,只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至于那些有觊觎之心的人,怕也半信半疑,想夺取陈氏的秘方,会心有惧意而要考虑再三。

陈东野听到张学友提起,觉得是一个阐述自己见解主张的感受,但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让人觉得欲盖弥彰。

陈东野见到在场的各位学子,包括韩愈在内,眼里都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盼着陈东野能透露一些传奇秘闻。

陈东野见状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自己要兼职做一回初中物理化学老师,给他们讲讲走进科学,远离迷信的道理。陈东野叫人通知刘安仁和小桃吧他放在车上的两个行李箱带过来。

陈东野先拿出了一个五倍的放大镜给大家展示了一下,然后有拿了个十倍的镜片叠加上去,给大家比较一下不同之处。

简单普及了一下初中物理知识点,放大镜的原理:为看清楚微小的物体或物体的细节,需要把物体移近眼睛,这样可以增大视角,使在视网膜上形成一个较大的实像。但当物体离眼的距离太近时,反而无法看清楚。

视角愈大,像也愈大,愈能分辨物的细节。移近物体可增大视角,但受到眼睛调焦能力的限制。使用放大镜,令其紧靠眼睛,并把物放在它的焦点以内,成一正立虚像。在眼前加一个放大镜可以放大视角,帮助眼睛观察微小物体或细节。

陈东野觉得自己讲得很通俗易懂了,可是见大家还是一脸懵逼状态,心里不由打嘀咕,给文科生教物理知识真是费劲啊,不管在那个年代都一样!

陈东野放弃了要把光学基本原理仔细说一遍的耐心。又从箱子里拿出来一副单筒望远镜给到韩愈,简单介绍了一下用法。

韩愈举起望远镜贴近眼眶看向远处,只见远处的树好像跑到了眼前,能看清楚树上的纹理,甚是惊奇。韩愈能成为文起八代之衰的一代文宗,其后更从军为行军司马单枪匹马说降叛乱的地方节度使,智商和见识自然也不低,由此想到此物在军事上的用途,便想和陈东野商量把此物献给朝廷,为国做贡献。

陈东野见韩愈没有先想到解决自己在《祭十二郎文》中提到的自己眼茫茫的近视问题,而是先想到对国家的贡献。这不由让陈东野心里肃然起敬。自己可是从未想过把这东西献给朝廷,不过被韩愈这么一说,也不可显得自己不识大体。便答应把手中初代望远镜交给韩愈,由他行文上奏朝廷,朝廷必会给潮阳陈氏厚赏。

陈东野倒是对朝廷的厚赏没什么期待,想当初为救灾,陈氏出钱出力,耗费巨大,且取得巨大成效,避免了一场动乱。朝廷也只是赐了一个四门学馆的入学资格。一个望远镜真正作用能有多大,背后代表一个怎样伟大的知识体系什么的,他唐德宗能懂?在他们眼里或许不过又一新奇玩物罢了。

陈东野对韩愈的见识胸怀有些佩服,从行李箱拿出三副近视眼镜给韩愈试戴了一下,选了一副度数最接近的送给了韩愈,也算是给接下来一段时间向韩愈请教文章写作技巧的学费。

韩愈试戴了一下,效果很好,也没有故作清高,坦然接受了陈东野的礼物,因为在此之前韩愈近视的问题已经颇为严重了,这双眼镜能给韩愈带来的帮助巨大。

陈东野紧接着又拿出一个三棱镜,对着一束阳光折射出一道小彩虹,给大家展示了一下光的折射原理和光波长不同显现颜色不同。而雨后天上彩虹也是这般原理,由于阳光照射到空中接近球形的小水滴,造成色散及反射而在天空上形成拱形的七彩光谱。韩愈和众学子听得似懂非懂,有人提问道:“那光究竟是啥?”

这个问题一下子将住了陈东野,光是什么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光是能量的一种传播方式。光源之所以发出光,是因为光源中原子、分子的运动,主要有三种方式:热运动、跃迁辐射(包括自发辐射和受激辐射),以及物质内部带电粒子加速运动时所产生的光辐射?光的波粒二象性?杨氏双缝干涉实验?普朗克常数?量子力学?量子纠缠,态叠加,擦除?

与光有观的一系列奇怪的念头不自主冒出了陈东野的脑海,觉得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神秘遭遇可能与自己也不太懂量子纠缠现象有关系。

回到学子问的的问题,陈东野觉得给文科生讲物理最累人了,总会问一些自己回答不了的问题。是的,陈东野回答不了或者说没法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讲清楚光是什么,又或者其实陈东野也不确切知道光是什么。

陈东野回避了学子的问题。从箱子里有拿出了一盒后世小朋友过年最爱玩的小金鱼砂炮。

小砂炮的原理是以硝酸银,硝酸,乙醇等原料制备雷酸盐并掺入沙石中,受冲击时附着在沙石上的微量雷酸盐会分解爆炸,其中雷酸银对热,震动和电极度敏感,易爆炸,在小金鱼与地面撞击时,机械刺激引发了雷酸银的爆轰。

陈东野先把小砂炮的样子展现给学子看了一下,装满沙粒圆鼓鼓的炮囊好似金鱼的肚子,上方麻花似的和“肚子”连在一起,正如金鱼的尾部,小巧玲珑。然后拿起两个在手中,往地上一摔,“啪啪”两声不大的爆炸声响,地上多出了两个黑印。

陈东野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陈氏掌心雷,呵呵,就是改进了一下孙思邈道长的火药配方,包成一小颗与地面碰撞后会发出巨响,威力大家也见到了,其实没什么杀伤力,当然把这个体积做大一些,炸出来的声音会更响一些,但是威力也就这样,不过吓吓人而已。没有传闻中那么夸张。大家有时间也可以按照孙思邈《丹经内伏硫黄法》一文里写的配方将硫黄、硝石、木炭混合制成药粉试试。”

不过显然古人特别是古代的读书人都是人精,不像陈东野所想的那么容易被忽悠,韩愈那不自主露出的疑惑的眼神告诉了陈东野,他刚刚的展示的答案,显然不够说服力,在他们看来自己还是应该有所隐瞒,只是事关陈家机密,自己不说,他们也不好再细问。陈东野觉得这个程度也就够了,解释得太仔细了可能还反而不好。

陈东野有意不断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像叮当猫的口袋一样,陈东野又从行李箱里拿出两个铁球,大的十斤,小的一斤。

陈东野道:“太阳东升西落,海水潮涨潮汐,果子熟了一定是掉到地上而不是飞到天上,不管我们多么用力得往上跳跃,终究是会落回地面,此中有真意,欲辨难言语。大道化简,我陈氏有识之士提出用两个一大一小的铁球进行试验窥探,意图探索其中的奥义,如今尚有很多不解之处,今日与众位分享一下,大家猜想一下,这一大一小两个铁球从屋顶同时抛下,那一个先落地?”

陈东野的问题让众学子和韩愈都有些困惑,按照他们的直觉,毫无疑问是大的铁球先落地,这貌似是浅而已见的道理,但是因为之前陈东野的一次次神奇表现铺垫,大家也产生了一个思维习惯,凡事不能想当然,越是日常普通事务,越是容易让人熟视无睹,而忽略其中更深层的道理,就如列子记载的孔子与两小儿辩日。又如看似习以为常的日出日落,细究起来却也隐藏无数等待人们探究的学问。

但不管怎么想,大家都想不出还有其它的可能,难道还会是两个铁球同时落地或小的铁球先落地,这毫无疑问是违反他们的日常直觉感知的。是以谁都没有出声回答,而是等着陈东野揭晓答案。

陈东野没有直接公布答案,而是询问了韩愈此间最高处在那。陈东野让一个普通学子拿着两个铁球爬上了县衙的岗哨竹楼,在大家众目睽睽之下,两个铁球同时松手,从十米左右的竹楼上落下,几乎同一时间落到地上。有几个学子难以置信,从地上捡起两个铁球重新爬上竹楼再来一次,结果试了三四次,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两个铁球同时落地。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纷纷陷入了沉思。

实际上后世的伽利略到底有没有在斜塔上扔铁球,这个似乎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思想实验给人们带来的反思和哲辩后的产生的创新思维。

创造力和想象力可以使人们摆脱现有理论知识框架的束缚,超脱思维惯性,产生对事物新的认识和看法,对已有知识敢于怀疑,敢于突破,敢于创新,敢于修正。

如若不是有哥白尼、布鲁诺大胆推翻了统治欧洲达一千多年的并被神圣化的亚里士多德-托勒密的地心说,就不会有日心说的出现,就不会有近代自然科学的诞生。若不是有爱因斯坦和普朗克对牛顿经典物理学的大胆质疑和超越,就不会有相对论和量子论的产生。

可见,没有大胆的怀疑精神,没有勇于创新、敢于超越前人的气魄,科学就无法产生、发展,社会就不能进步。

中国古时也不缺乏这种思想实验,如庄子的《天下篇》中,就有“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这样的例子,来论证物质的无限可分。然终究成为末学不为士大夫所看重。

而今日陈东野先通过各种新奇事物给韩愈等人营造了一个不错的氛围,最后抛出了一个眼见为实的思想实验,或许能给韩愈等人心里种下,实践出真知的科学萌芽的种子。让往后韩愈在复兴儒学的古文运动中,能辩证继承和发展儒学,而不是一味的复古,使得后世的儒学一直沿着老路走进死胡同。

不管是后世的朱程理学,还是阳明心学,儒学的两千年似乎都没有很好触及认识世界本质的研究和思考的正确的探索路经。

而从荀子的“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观点到刘禹锡天论三篇的“天人交相胜,还相用;人能胜乎天者,法也”等的观点,可以看出中国古代知识份子中不乏具备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的存在。

只是发展过程中一次次走入了岔道而不自知没有一套有效的纠错机制使得人们能及时从错误的认知路经中走出,尝试新的可能模式和研究范式,不一味的想当然把思想禁锢在千百年前的思想成果中停滞不前。

不过陈东野的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很残酷,想要思想的启蒙和打破千百年已成熟固化的思维范式,远比陈东野想象的难。

韩愈等人再讨论一阵无果后,新奇感消失,对张学友的话引起的对陈氏的好奇心也逐渐减退,也就把陈东野想要延伸展开讨论的话题搁置了。毕

竟在学而优则仕的价值观体系下,对于众学子和老师们而已,科举考试似乎才是摆在第一位的。

陈东野感觉自己像百年孤独里的吉普赛人向马孔多的居民布恩迪亚等人介绍科学家的最新发明,展示西方文明创造的工业品,显得有些荒唐和极具魔幻主义色彩。

不过陈东野倒也没有灰心丧气,毕竟道路是曲折的而前途是光明的。看着已经带上金丝边眼镜讲课的韩愈,陈东野心想好的东西人们最终会接受的,虽然一开始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诚实的接纳了。

相对保守的韩愈如此,以后遇到思维较为开放的柳宗元和刘禹锡应该更能引起他们的共鸣和思考启发。

陈东野对于香皂,香水,水泥,玻璃等陈家商行销售的是新奇事物的原理,因为涉及自家商业秘密不便公开,且知识延伸性不强,也就没有展开说明。

倒是陈东野看着席下众多孜孜不倦不远千里从湖南各地爬山涉水跑来听韩愈讲课的湖南学子身上看到在中国的未来,在湖湘学派的经世致用的思想文化氛围传承影响下造就的影响中国近代现代史上一大片人才。

从魏源、曾国藩、左宗棠等洋务运动发起者使古老的农业文明古国实现了向工业文明国家行列的跨越,到谭嗣同、陈天华、黄兴等变革人士;再到***、***、彭德怀、任弼时等开国元勋。同时齐白石、沈从文、周立波、田汉等人,都为中国文化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正是他们身上那一股对知识和真理的不断追求和探索,使得中国传统文化最终很好结合后世西方超前的思想理论体系创造出符合中国实际的中国特色的思想理论体系,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再一次伟大复兴奠定基础。

在这一刻,向来不重视文史社科类的理科陈东野好像顿悟到思想政治课上所说的,思想理论的创新和传播,在引起社会变革初期的作用远比洋枪大炮等暴力武器的作用更大。

南山余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