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中小牧场

村中小牧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2章 余毒难解

中午的饭,是元晟亲自下厨做的,吃的就是羊蝎子。

那两个厨子,一步不离的跟着元晟学习做羊蝎子。

其实羊蝎子的做法简单的很,在河湾地早就流行很长时间了。

两个厨子都是做羊肉的好手,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两个人更是对元晟佩服的五体投地。

“郎君,要说吃饭啊,还是得跟着您才行!”

伽罗吃的满嘴流油,一旁默不作声的西风,同样是大开大合的吃着羊蝎子。

元晟没有搭理这两个吃货,而是给坐在一旁的李靖安倒酒:

“李公,今天真是多亏了您,不然的话,我们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把那些敌人找出来!”

“元郎君太客气了!”

李靖安赶紧站起身来,他是真的不习惯这种聚在一起的吃饭,以前他接触到的,都是分餐制。

哪怕是此时的中原地区,那些权贵阶层,依然保留着分餐制,这是当今的主流。

元晟对着李靖安压压手,这位这么拘谨,让他也有些不得劲儿:

“坐坐坐,千万别客气!今后咱们都是自己人了,李公,您再客气可就是见外了!您坐下,咱们边吃边聊!”

“让元郎君见笑了,老夫有十五年没有去过中原了,对中原的很多事情,如今也是一无所知!”

李靖安坐下来之后,对着元晟叉叉手,这才端起酒杯来:

“这杯酒,老夫领元郎君!感谢元郎君,替我们于阗赶走了喀喇汗国的暴徒!”

西风跟伽罗,都是抬头看了一眼李靖安,就继续低头吃饭,如果不是元晟在这里,他们现在就会一刀剁了眼前这老小子。

这就安耐不住了?竟然还有胆量讨要约昌城?

元晟笑眯眯的端起酒杯,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什么不满意:

“来,李公,干杯!”

两个人都是一饮而尽,对于李靖安的身份,元晟之前就有猜测,现在则是基本得到了确定。

李靖安拿过酒壶,给元晟倒满了酒,再次给西风跟伽罗倒满酒,最后才给自己也满上。

他也没有继续隐瞒,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元郎君,两位将军,老夫出身于阗王室,眼看着于阗亡国,却无能为力,老夫对不起祖宗!”

“喀喇汗国兵锋强盛,不管是土地还是人口,都在于阗之上,不但如此,他们还有外援支持!”

于阗跟喀喇汗国的国力,早就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于阗早已失去了跟喀喇汗国掰手腕的资格。

自从喀喇汗国灭了萨曼王朝,结束了两线作战之后,更是得到了中东那边的天方教徒支持,于阗王国就已经失去了与其争锋的资格。

除非能得到中原王朝,或者是大草原政权的支持,否则,于阗王国根本就不会任何翻盘的机会。

可矬宋跟野辽激战正酣,哪里会有闲心来管西域的破事,就算他们有心,但也无力啊,他们又不是大唐。

元晟同样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是有,他也不会这么做,大义名分这些东西,在元晟的眼中,那真的是一文不值。

李靖安这老小子,现在就开始玩火中取栗了,竟然还有脸跟元晟讨要约昌城,这是想当渔翁?

“李公,你们于阗想要打败喀喇汗国,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你们已经没有多少兵马了!”

给李靖安夹了一块羊蝎子,元晟自己也是夹了一块啃起来,一边吃一边说着:

“而且,你们失去了城池,更是失去了土地跟人口,没有赋税,没有粮食,更是没有了兵源,现在你们连补给都困难,你自己说,这还如何跟喀喇汗国打?”

“天方暴徒不得人心,他们横行霸道,不但焚烧佛经,更是打砸寺庙,捣毁佛像,屠戮僧人!”

李靖安咬牙切齿,他对喀喇汗国恨到了骨子里,双方不死不休:

“各地仁人志士无数,只待时机一到,便会对残暴的天方暴徒群起而攻之!”

伽罗嗤笑一声,对眼前的这个于阗人越发的不待见了:

“群起而攻之?在约昌城,反正我是没有看到,也没有感觉到还有人有这个勇气!至于其他地方,我没有去过,就不得而知了!”

元晟对着伽罗摆摆手:

“伽罗,不要乱说!”

李靖安再次举起酒杯,他现在必须要抓住眼前的机会:

“元郎君,只要能够复国,于阗王国愿意奉出所有财货,只要您开口,于阗有的,我们全部都会给您找来!”

“李公,说实话,我元氏还真不缺钱!”

元晟手里的铜钱布匹,那是要多少有多少,他又不需要这些:

“你应该也听说过,我河湾地并不缺钱粮,不过你们于阗的那些上等玉石,我比较感兴趣!”

“元郎君,老夫家中,还存了几块玉石,您稍等!”

李靖安竟然直接站起身来,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这跟之前的稳重判若两人。

“郎君,这老小子,心倒是挺大的,竟然还想让咱们替他复国?拿咱们当什么了?”

伽罗对李靖安一点都不感冒,甚至是非常的反感:

“如果于阗王室都是这样的一群货色,这于阗被喀喇汗国灭国,还真就怪不得别人!”

“人都有局限性,真正雄才大略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喝了一口酒,继续吃着眼前的羊蝎子,元晟跟他们边吃边聊:

“不过这李靖安,确实是有些上不得台面,最起码的,他就比炎海那老小子差了很多!”

西风默默的在那里吃羊肉,在这些方面,他很少开口,不过伽罗对这些多少有点兴趣:

“郎君,您以前跟我们说过,权贵阶层里有很多的人,都是外斗外行,内斗内行!这李靖安,属于内斗的行列吧?”

“这谁知道!”

对李靖安,元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情趣了,他在想着城防问题:

“约昌城的城墙不高,而且城门也不是多么结实,一旦喀喇汗国派出上万大军,他们再对咱们展开蚁附攻城,这约昌城可就悬了!”

“郎君,咱们有攻城弩,还有强弩,箭矢充足,喀喇汗国就是派来上万大军又如何!”

一直沉默着的西风,听到战事之后就来了精神:

“咱们必定会杀到他们胆寒,能跟喀喇汗国的上万大军厮杀,咱们起死也值了!”

伽罗踢了西风一脚,这小子就知道胡说八道:

“西风,你说什么胡话呢!咱们死了倒是没什么,可郎君乃是千金之子,哪里能够出意外!”

西风这才尴尬的放下羊骨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元晟:

“一旦事不可为,到时候咱们先护着郎君冲出去!郎君,到时候咱们肯定会护着您冲出去的!”

“这倒是奇怪了,之前你们还不把喀喇汗国放在眼里,今天怎么变化这么大?”

元晟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两人,他们昨天还傲气冲天呢,怎么今天突然转变了画风?

要是一个人变了还没什么,可伽罗跟西风同时改变观点,这就有意思了:

“说说吧,你们今天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于阗的重骑,是被喀喇汗国的士卒给生生耗死的,我们是真的想跟喀喇汗国好好过过招,但是不能让您置身险地之中!”

西风擦了擦手,端起酒杯直接一饮而尽:

“元氏没有谁都可以,但是不能没有郎君您!只要有您在,安西元氏就在!”

“错!大错特错!”

元晟笑呵呵的看着他们,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

他元某人可以随时离开,安西元氏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安西元氏,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元氏,而是咱们共同的元氏,是咱们一起共同创建了安西元氏!没有了你们,就没有了安西元氏!”

“郎君……”

西风跟伽罗,都是震惊的看着对面的元晟,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郎君心目中有这样的地位。

世家大族的规矩,他们这些土著比元晟更了解。

士族对出身跟血脉,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家奴就是家奴,家臣就是家臣,主人就是主人!

士族就是靠着森严的阶层,来制定这个时代的秩序的!

数百近千年的传承下来,这些规矩,早就融入到了所有人的骨髓血脉之中。

哪怕经过近百年的战乱,中原地区的传统世家大族,更是被战火摧残的近乎荡然无存!

可那些新崛起的世家大族,却是依然秉承这之前的理念,哪怕是矬宋大肆推广科举制度,如今依然还是士族的天下。

河西与西域地区,更是坚守着大唐时期的规矩,对士族,依然如同对待神明一般。

自从元晟来到这个时代,就一直不竭余力的推行自己的理念,试图在河湾地改变这种现状!

可付出了这么大的精力,一个小小的河湾地,都是如此顽固,他身边的人,都这么难以改变!

五姓七望都烟消云散了,大唐早已化作尘埃,又经过这么多年的天下大乱,这士族,怎么就一直死不了呢?

世家门阀制度的余毒,怎么就这么难解?为何啊?

元晟忍不住仰天叹息:

“失败啊!”

幻花弄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