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灿春风

桃李灿春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5章 掉水里

白雪消融,荠菜马兰头都从湿润的泥土里钻出来,不顾早春料峭抢先迎接春天。听风听雨过清明,连着几年丝绸需求旺盛,去年几家大丝行来收春丝时往上每包都提高了一分银,缺口太大,夏丝竟然收购价和春丝平价,赚得人笑得嘴歪。柳仲生直懊悔本钱小了漏了财,今年更是早早做了准备,不仅向舅兄借了钱还豁出去了把甜水井街宅子都抵押了出去,要大干一场。

垂柳依依的码头上先后柳家送别柳仲生,杨家送别杨子云。杨鲁氏和杨秀才两个簇拥着儿子喜气盈腮,仿佛明天就是老太爷、老封君了,不过杨家人缘儿显然不咋地,两个亲家都没有主人家来送,冯家呢冯金宝只叫了个伙计送了一包衣服一包饼,柳家也是叫帮佣小甲送了个包裹来码头。

杨鲁氏当场打开,见只一副笔墨一包糕饼并一百个用红绳串起的崭新大钱,这显然大大低于她的期望。杨鲁氏直骂柳家小器,要知道冯金宝衣服里可是塞了五两雪白银锭子。

小甲憨厚的笑着,挠着脑袋说:“我家娘子说了,这包糕可是我家大姑娘亲手做的定胜糕,专门送给姑爷祝姑爷那个什么折什么,总之就是姑爷吃了有力气把那些花花草草都折回家来。”

周围人听了有趣,都打趣起来,“这下你家姑娘可说错了,要是姑爷把外面的野花都折回来你家姑娘要哭了”。杨子云自视清高,却这些闲汉打趣深觉受辱,难免又要迁怒到柳桃身上,觉得她品格低下连着家里的仆佣都这般蠢头蠢脑。

这定胜糕是江南地区常见糕点,取义“落笔定胜,一举夺魁”而得名,逢考时亲朋都会蒸上一笼祝福考生,因为用意吉祥江南人家逢年过节、迎来送往都会摆上一盘。这糕并不难做,只需要把糯米提前泡好,涨得圆鼓鼓一粒粒的磨成了浆,沉出了粉,用红曲调色然后用元宝形状模具扣出来上笼蒸即可。

只不过这一包并不是柳桃做的而是李氏做的。杨子云心里不舒服连着看这糕也不喜,随手就塞给老父:“我脾胃弱,吃不得这些。”

杨秀才早饭正没吃饱,当即就解了包裹捏了一块放进嘴里细细咀嚼,不禁赞叹难怪人人都称柳大姑娘能干,这糕点确实做得比一般铺子里卖得强,米粉磨得细腻,发得蓬松均匀,入口消融,嘴里香甜一片。

样子也好看,一个个束腰元宝形状,掺了红曲染成粉红色,晶莹可爱;糕面上撒着干桂花,一是增香解腻,二也是取蟾宫折桂的兆头。

看着杨秀才摇头晃脑杨鲁氏不舒服了,劈手夺下整包糕点就扔河里:“你这没出息眼皮浅的,一块糕饼也值得这样。”

杨秀才大呼可惜,小甲看见自家姑娘心意被糟蹋也不高兴,他性格也是个憨直的,当即就嚷出来,杨鲁氏哪里肯吃这个亏,就和他对骂起来。船家不耐烦,先把小甲赶下去,杨鲁氏却还有一千句话要跟她得意心肝儿子说,船家只反复催促道:“秀才娘子回去罢。”

杨鲁氏恋恋不舍走上踏板,还频频回首,突然她脚底突然踩了什么滑了一下,尖叫一声手臂挥舞着、只抓住一个杨秀才,夫妻俩个一并哗啦啦掉进河里。

杨子云趴在船头急得直叫唤船家救人,船家却慢腾腾的点了一锅烟:“秀才哥急什么,码头水浅,淹不死的。”

就见老子娘俩个在水里折腾,高呼救命,早引起周围一片围观。“哎,小哥还是个读书的,都不知道打赏些,谁个给你出力”有人看杨子云团团做揖却不得援手不由出言指点。马上有人反驳道:“他家出了名的悭吝,老娘的命不值得一百个钱,死了还省一口口粮哩。”

杨子云早已经白着一张脸把刚才柳家送来的一百个钱塞给船家,船家敲敲烟锅:“秀才哥你这是何必,说了水浅——”

“不要给他钱”杨鲁氏尖叫着,她早已经清醒过来,船还没有解绳,这地方水不过一人高,一个大人若站稳了可以露出个头,就是她这矮小妇人也无性命之忧,不过喝两口水罢了。

在节省一百个钱的激励下杨鲁氏抓着杨秀才头发一鼓作气把他拖上岸边,围观的闲汉们轰然喝彩,还有鼓掌吹哨的,好不热闹。

码头都是些赤膊闲汉,杨子云早奔下船,拿自己衣服给老娘盖了。杨鲁氏吐了两口水,已经神勇地叉腰叫唤船家把一百个钱还回来,杨子云只恨不得堵了老娘的嘴,又摸出几个钱央人去请个轿子来,把老娘和爹送回去。

杨鲁氏舍不得,可一身衣衫湿透紧贴在身上,总不能这样招摇过市,无奈钻进轿子,一百个钱又没要回来,只震天价的骂天骂地骂清水江。

这一场热闹散去,杨子云来回跑了一趟累得腿肚子都抽筋,还耽误了发船时间,又不见柳桃来送自己,垂头丧气爬上船就倒下。他想着柳桃说的我跟你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为何在她心里总看自己不起,那李春又比自己强在哪里杨子云始终想不明白。如今他虽然追逐学业而去却又延迟了和柳桃成亲的时间,心有不甘自不必提。

杨鲁氏回去舍不得抓药,自家切了几片姜熬水喝了,末了还是发起热来,结结实实病一场。这头小甲看饱了热闹回家跟李妈描述一道,李妈又跑去学给李氏听,幸灾乐祸一番。

杨子云的小船开拨不多时,一只方头大船缓缓靠近花石镇码头,在已经满员的泊位里硬生生的挤出一方地。“老板,明明我们先来,凭啥让开?”伙计吐口唾沫,向自己老板抱怨。老板苦笑,那船船头船尾都刻着狮子,须发虬张,怒目圆瞪,这是南泉府海商特有的标志。

南泉府的商人专吃海上饭,只要有命回来每一船都是二十倍、二百倍的发达。这条船看吃水是载货进港,不知道是稀奇的蕃货还是香料珍玩,大小船只上站满了好奇的商户老板,一个个交头接耳。

片刻后就看见船上走下一个穿着月白长衣的男子,看身形应该还是个少年,用一把描金扇子遮了面孔,一头乌黑长发松松挽着,一大半如瀑般倾泻而下,十分引人注目。他身后跟着一小群人,为首的腹大如球,两撇油亮的小短须,正是冯娇娇的大哥冯金山,

白家的小十一爷亲自带了一船货来青湖府了!小十一爷没住州府,这次船停在一个叫花石镇的小地方!不少得了信的商家急忙往花石镇而来。

小十一爷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睛望着清水江和桅杆如林的码头,在码头扛活的粗汉们被驱赶开来,远远的交头接耳,“哪里来个俊俏的哥儿,看那皮肉莫不是抹了粉?”“不是冯大爷养的兔子吧哈哈哈”。

突然一顿鞭子兜头抽下:“瞎了你们的狗眼,一张张吐不出象牙的臭嘴不想惹祸就夹紧了!。”

三千狸

作家的话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他的美貌来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