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灿春风

第228章 海上相见(一)

平静想起李春俩口子那只叫白糖糕的猫,这猫偶尔也跑到自己这里来,顶在自己头顶上不肯走,有时自己看图纸猫在边上晒太阳,摊开的一只爪子摁住图纸让他不敢动,生怕惊动了白糖糕的午睡,这么一个人小心翼翼的看着一只猫睡觉。想着想着他不觉微笑起来。

卢溪月更加气闷。平静显然不是太会说话的那种人,不懂什么暗示什么委婉,而他这么直接的表达真是正中红心啊。卢溪月知道自己吃穿用度简朴,其实并不完全是建立一个良好的形象,真正是因为他的感知在萎缩。五色五味五感,他似乎都渐渐不能体会。

生命这些无穷的乐趣他不能体会,他就是那种埋头苦干无人问候也无人喝彩的人,单调,孤寂,乏味,就是那种连一只猫都没得陪伴的没有意义的人生。

······

燕子岛上随着平静的一去不回陷入了慌乱,就连海浪声都觉得似乎危机重重了。大家纷纷劝阻着白琪:“白爷,你不能去,小春哥还没回来,平大爷又落入官家手里,现在全岛可就指望着你了。”

李四更是粗鲁的甩着膀子、激动的嚷着“这摆明了欺负到家门口了,要不我们就干他娘一场、宰一个不赔、宰两个就赚到,省得憋气。早就他娘的等得不耐烦了,是不是觉得我们燕子岛没人了、当我们怕了他们不成?”

“人家又没说要我们的命,你急着自己去送死干什么?当自己的头砍了还能长出来不成?”白琪不以为然。他还在用一把小银刀削芒果皮,热带水果独有的那种甜蜜馥郁香甜之气飘满屋子。

不紧不慢的把芒果皮削完,金黄细腻的果肉削成一条条的摆在白瓷碟子里,白琪自己一边吃一边还把碟子往前推一推,示意别人也吃,白琪很爱吃芒果,他可以不吃饭,就吃这个。柳桃模仿梅子酱、桃子酱给他熬过芒果酱,瞬间征服了他,然而对于白琪这种吃面条也舀上一大勺芒果酱的行为柳桃是不能赞同的,更是试图阻止他吃芒果酱拌米饭。

吃完这个超大的芒果再把黏糊糊的手洗干净,白琪一副很满足的表情:“好了,我就去见见这位卢大人又怎么样呢,之前就想着大不了就是拼死守岛,死都不怕了还怕去见这位大人吗?”

李四呐呐,想这些年燕子岛随心所欲真是快意,忽然被人钳制得动弹不得分外憋屈。他转而破口大骂无能的张三出气,陪着平大爷上岸竟然还任平大爷身陷囹圄,一点小事都做不好,骂得张三在南泉喷嚏打个不停。

白琪挖挖耳朵,表示他把自己心情都骂糟了,又理理那暗织葫芦花纹的雪青色细绸袍角,撩撩头发,摆个风骚的姿态:“爷这样子怎么样?还可以吧,输人不输阵啊。先去会一会再说,让他们见识见识燕子岛兄弟的英姿。”

操桨的都是久经风浪的好手,一叶小舟穿行海面如同如履平地。从燕子岛驶出约一个时辰就看见几艘高船大舰的身影,红底黑字的燕字旗帜在逐渐转向的季风里烈烈飘扬。

平静去到南泉六日后,有人哭丧着脸带回一封信,封皮上写明白琪亲启,落款肃州卢溪月。内容是表示我对平大爷一见倾心,发现他身上有很多美好品质值得我学习,所以我真诚的挽留平大爷在南泉寒舍小住几天,好日日秉烛夜谈,抵足而眠,增加情谊。

而交谈之间卢某对燕子岛这座海外仙山、人间奇葩聚集之地更为向往,对白公子你也起了结交之心。听说白公子仪表不俗,卢某更是渴盼一见,我们俩人于海上泛舟饮酒,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信到岛上就炸开了锅,一帮人就想抄家伙跟他们拼了。白琪把他们摁住了,决定去会一会卢溪月。反正岛上能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大家也做好了拼命的准备,有变数不一定是坏事。

现在白琪站在船头看着向战舰靠拢,舰上兵刃的反光都时有闪现,但他心里很镇定。他不同于张三李四这种急性子的大老粗,他的脑袋是真正用来想事情的。现在燕侯早已牢牢占据上风,如果有心剿灭他们只需要碾压过来就是,更没必要拿平静来胁迫自己见面,还写了这么一封酸溜溜的信。

白琪眯起眼睛,且看看他们有什么盘算。

说到底他和平静俩人也许有点才华,但也不是什么失去了立马大厦倾倒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般的大局人物。于芸芸众生中不过是稍微有些自己的想法而已,根本不值得一方要员如此大费周章来结交。

是的,白琪更敏锐些。他觉得从海上没有动静和微妙的变更封锁格局以来,局势在朝一个意想不到的局面发展。这份信件更加透露出了这种信息,这位卢大人,燕侯的发声人,并不想动武,而是想和他们结交。

白琪不是李春那种不高兴了就全盘毁灭的粗人,也不是平静那种埋头弄他的技术、不关心世事的书呆子。他表面上悠闲自在的削着芒果皮时脑袋里已经飞快的运转着,第一想着燕子岛是不是有他们还不曾了解的秘密好处,比如前朝那批海寇是不是留下了财宝他们没发现而燕侯知道了。

第二是想是不是他们中有谁有着自己也不知道的身世或者本领,而燕侯知道了想招安。毕竟朝廷的资源渠道不是他们这种草民可以比拟的。

白琪真不愧是总管燕子岛内外事物的人,他猜想的其实已经很接近真相。

小船已经贴着战舰了,海浪轻摇,战舰放下绳梯,操桨之人仰头看着舰上士兵,担心的问:“白爷,还是让我跟着你上去吧。”

“不用,人家一船人,我再加你也只俩个,多你一个不多。你只管安心回去。”

白琪有些遗憾爬绳梯的动作不管怎么熟练都不会显得好看,海风也吹着头发影响他的潇洒风姿。白琪抓住绳梯的时候小船就按他之前要求的驶开,那和张三李四同一种风格的操桨伙计扯着大嗓门吼叫一句:“白爷你今天不回来我们就点火,大家一块玩完。”

白琪差点手一滑掉下去,唉,这批蠢货。

卢溪月早已经站在船舷边满面微笑的迎接他,好像并没有听到刚才伙计吼叫的话一样还伸出双手最后攥了他一把,似乎他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亲切万分。

这位名气不小的卢大人的真面目终于见到了,白琪对这种和自己风格类似的走斯文美男子线路的有些谨谢不敏,何况看那笑容和貌似诚恳的眼神就知道这是一只老狐狸。老狐狸怎么会喜欢老狐狸呢。

三千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