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灿春风

第145章 珍珠夫人

门帘子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竹子做的,光润如玉石,却保持着竹子特有的清雅之感,帘坠子是小孩拳头大的一对白玉狮子,材质润泽毫无瑕疵,刀法活泼,有千金之价。

门帘半掀,此时才有声音从里面隐隐传出来。柳桃被气氛压抑,小心迈步而进,她进了屋子首先被一股凉气激得一哆嗦,虽然说南泉比别处暖和但此时毕竟还没到夏日,而屋里放着一座错落有致的冰山,同时一股子甜甜的香味钻进鼻子里,倒是非常好闻。

传说中的珍珠夫人,正站在一张巨大的条案后打算盘。

侍女悄立无声,满屋子都是清脆的算盘珠子拨动声,像夏日骤雨,柳桃知道算账的人最忌讳被中途打断就只站着不出声。良久,算珠不停,柳桃虽然不好做声但也不耐烦起来,开始转动颈脖好奇的打量室内。

大,这房间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大,这一间屋子有寻常人家一整排三间正屋那么大了,顶天立地的书架子是天然的隔断。她从没见过这么多书,有些不太像书,像账册或者图册。那一整条天然乌檀木制成的大案也是磊满了册子,毛笔插得树林一样。

稀奇的是连花瓶都是大的,最小的都有及膝高,多数烧成瓮状,全部为素色,都摆地上,插着的也都是竹子配藤蔓,或者几枝叶片鲜红的南天竹,格调清雅。一只快到柳桃腰部的鎏金铜狻猊吐着丝丝缕缕香雾。整个屋子的陈设都可以看出主人是个爽阔大气之人。

那算盘珠子虽然滴答响个不停,然而房间里半丝商人的伧俗气都找不到。柳桃心生钦佩,市井间对这位传奇女性褒贬不一,流言种种,有些甚至暗示她依附于采购太监,很是不堪,但看到这满屋子的宗卷就看到了珍珠夫人成功背后的辛苦努力而绝非仅仅凭借姿色。天下美人那么多,白珍珠却只有一位。

这位夫人也确实长得很美,虽然从柳桃的角度并不能窥见全貌,她也一直低着头。然而美人就是美人,一眼半眼就可见其华光。

珍珠夫人什么首饰都没有带,只用一支白玉簪绾了个一窝丝,为了打算盘方便特意穿的男装,一件青色直缀,不施脂粉而容光绝艳,只有对自己有强大自信的人才会这样无所谓外表。

柳桃站着看着,看着站着,慢慢的冰山的凉气丝丝渗透,而一股心火就像一条小蛇钻了出来,啃噬得她心里细细密密的痛。

柳桃也不明白自己这种焦躁和内心刺痛感是怎么出现的,她一向是个很乐天自在的人。她估算着自己应该站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大约是因为这地方这么古雅气派给了自己莫大的压迫感,也许是因为这位夫人这么美又这么能干,衬托得只不过操持一个小食铺的自己站在这里好像一个笑话。

自己身上金不换的味道在袅袅幽香里简直刺鼻。第一次,她感到自卑。这里是自己完全配不上的地方,完全比不上的人。

就在柳桃瞳孔微微扩张,精神几近崩溃时终于“嗒”的一声,收珠藏玉,白珍珠抬起头对着柳桃微微一笑,这一笑让柳桃情不自禁眯了眯眼睛,珍珠夫人真的很美。

算珠一停,静默如偶人的侍女如同听到信号有条不紊行动起来,侍女按部就班送上温热的秘制汤药水让珍珠夫人泡手,有人为她按摩手腕,有人送上清露茶,有人送上她喜欢的蜜汁珍珠枣。

柳桃冷眼看着这些做派,叫自己来就是为了让自己开眼界么?很好,自己已经见识到了,可以走了。她转身往外走,一只脚已经踏出门槛就背后听见一声“李娘子,且慢”,而门口打帘的侍女只微笑着用身子拦在她面前。

柳桃调整一口呼吸,保持着一脚跨着门槛的姿态回答着:“夫人是南泉城的大人物,想见我,我就来了,我站着给夫人看了这么久,应该看清楚了吧。我灶上还烧着菜,我得回去了。”

珍珠夫人声音也好听,低沉又悦耳:“哟,生气了,到底是小娘子这么沉不住气。你今年多大啦,听说是十八岁?”

珍珠夫人带着点调侃的语气让柳桃气呼呼的扭头瞪去,夫人身侧一个侍女连忙出声:“李娘子误会了,夫人忙碌起来是水也不曾喝的,并非有意怠慢。”

自己恼怒,对方可沉着,自己更承了下风。柳桃咬着嘴唇,珍珠夫人笑吟吟的看着她,就像逗弄小娃娃一样:“别生气啦,要不要吃糖?”“我要回家。”柳桃烦躁不安。

“等会嘛,我听说你做的菜很好吃,我想尝尝你的手艺,别不答应嘛。你先把脚收回来,这样站不雅呢,也不吉利,你以后啊,去别人家做客千万不能这样跨着门槛哦。”珍珠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朝柳桃走过来,只见她脚步轻盈优雅,如掠水惊鸿。

走到面前柳桃把这位传奇女人看得更清楚了,她今年应该是三十五岁,可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身材高挑丰满,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珍珠夫人长了一张鹅蛋脸,长相美艳,神态妩媚,丰润的肌肤闪着缎子般的光泽,别说男子女子看了也心动。

她似长辈、又似密友般轻轻捏一下柳桃的脸蛋:“好水嫩的小娘子,新婚中呢李春就舍得让你守空房,男人都是狠心的。”

听到李春的名字从这嫣红饱满的嘴唇里吐出来柳桃不舒服极了,尤其是这亲昵的口吻。她想起很久以前的杨秀秀也是这么故作神秘的口吻,仿佛李春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而独属于她的小秘密。

但是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再是被一两句话就能气急败坏的小女孩。柳桃吸口气稳住自己,尖利道:“我是不大懂男人的,我只管我自己的这一个人就行了,其他男人怎么样也不关我事。”

“哎呀这是生气了呀”珍珠夫人眼睛笑成两弯月牙,牵着柳桃的手把她往回带“别这样,生气自己难受呀。”

柳桃呆呆的任她牵起自己的手把自己拉回屋子里,一种无力感涌上来,自己就像一个小孩在没道理的瞎发脾气,小孩再胡闹对方也只是宽容的笑着,因为对方是大人、自己只是个小孩——

“夫人要吃什么我、我去厨房给夫人做去。”柳桃想早点了结,她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变得不对劲,这个女人有种影响别人的强大力量,自己最好离她远点。

三千狸

作家的话
精神打压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造成的创伤比物理伤害影响大多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