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女史为何如此

宋女史为何如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记仇的宋女史

“你的意思是说?”唐恒紧皱眉头,“那户部尚书是故意借给我这么多,只等着我还不上,被圣人追究?”

宋端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所以没接话。

唐恒冷哼一声,目视前方:“我唐恒一生坐得端行得正,唯有那个逆子是我一生的污点。”叹了叹,“为个女妓赎身倾尽祖产这种事,他做得出来,那老鸨闹翻了也宣扬的出去,可老夫却不愿,我唐氏门楣绝对不能出此腌臜之事,你和韩千年也不必担心,这欠款我一定想办法还上。”

这是要名不要命了。

宋端不知从何说起,唐恒如此在乎名声,那老鸨威胁着他不给银子就把此事宣扬出去,户部还有三十万的空缺要还,加之唐恒一年到头的俸禄也不过八千余两,还到什么时候是个头,更何况,还交给户部一个把柄在手。

这才是最重要的,唐恒出事就会牵连韩来,韩来惹腥,川王便会受影响。

“话是这么说,但下臣不得不说。”宋端干脆挑明道,“此事远远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您是老将军旧属,如今圣人择储之意昭然,怕是有人想在公子身上做文章以此来打击川王,您千万不能……”

“住口!”

谁知道唐恒突然制止住她,站起身凛然道:“宋端你好大的胆子,不得妄言!”

宋端料到如此,硬着头皮说道:“我知道院首您一向不以老将军旧部自居,可是您自身清白,怎知旁人心思,在他们眼里您就是公子的人,就是川王的……”

“放肆!”唐恒有些急了,仿佛一块怎么都凿不动的石头,“宋端啊宋端,你是跟着韩千年那小子久了,愈发大胆起来了,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揣测圣意,私议储争,国本之事圣人自有定夺,你切莫再胡言乱语,小心我弹劾你家主子!”

宋端虽然知道唐恒脾气倔,软硬不吃,却没想到他这么不通情理,忍不住上前一步:“您就算不吃老将军的红利,可兵败之时,您却一定会受到牵连,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您总不能如此不顾全大局。”

唐恒面无表情,不知道是没听进去还是真被说动了分毫,倒是没有继续再大喊大叫,而是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在朝行走谨言慎行,从未出错,错也是错在生了这么个逆子,古语云子不教父之过,儿子欠的债便由我老子来还,你回去吧,我知道我骤然借款三十万惹了眼,但你现在知道缘由,也大可去向韩来复命了,你也叫他放心,这钱我一定会还上,若是真惹了麻烦……终归是我一人借的,就算户部想要借题发挥,也扯不到韩来的头上,叫他不必杞人忧天。”

宋端知道多说无益,便行礼离开,院中尤氏和素问正在候着,前者见宋端脸色有些不好看,便知道自己那个朽木丈夫开罪人了,但唐恒倔强不代表尤氏不清楚家中之难,宋端今日来也说明韩来没忘了他们唐家。

“女史留步。”尤氏叫住她,为难道,“女史……别气。”

她迟疑了半天只说了这两个字,但宋端能读出来她腹内的千言万语,握了握尤氏的手叫她放心,一棋不慎满盘皆输的道理宋端还是明白的。

待出了府门,素问见宋端的脸色发黑,便知道她有些动怒了,刚才在院子里面站着,那两人在屋里说话,宋端的声音小听不见,但唐恒的嗓门大,一句一句斥责听着刺耳的很,便道:“端午,到底是什么事,这唐恒如此油盐不进,不如就由着他去算了,反正老将军过身后,他和咱们韩家也没什么往来了,何必再为他操心。”

“就算不往来,朝中之人也会将他视为公子一党,这才是最难办的。”宋端揉了揉眉心,“唐恒和韩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偏偏又不服公子管束,若是有人借他生事,只怕也是利用这一点。”

正说着,宋端瞥眼巷子口有人吊儿郎当的走过去,正是刚才被赶出去的唐治,他手里转着那个荷包,但不同的是,刚才还沉甸甸的荷包这会儿只剩个空袋儿了。

这还不到一刻钟,几十两银子就被花光了。

素问厌恶的说道:“这个唐治,还真是个败家子儿。”

他败不败家不重要,宋端满脑子都是唐治刚才在堂上对自己的无礼之举,她瞧着唐治拐进隔壁的甬巷,快步到马车上取来方才的帷帽,看着那两人高的巷墙,纵身一跃而过,轻盈的像是片树叶,素问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哎呦!”

随着那清晰的拳打脚踢声响起,还有的是唐治的哀嚎:“啊——救命啊!”

可是唐宅地处偏避,周遭无人,谁会管他。

足足打了好一会儿,宋端才跃身回来,利落的钻进马车里,素问随后,吩咐赶车的轿夫回府。

而轿子刚出了巷子口,唐治便迎面而来,方才还意气风发的混不吝这会儿鼻青脸肿,从嘴里冒出的黑血洒了一身,一瘸一拐的把轿夫吓了一跳。

素问掀开窗帘,也惊个不轻,回头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宋端,强忍着笑意回头对那唐治说道:“唐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唐治眼睛肿的老大,强行撑开个缝,气的头发乍起,含糊着骂道:“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一块布蒙到我头上……叫我还没看清……便痛打我一顿……我……我连是谁都没看清……宋女史!宋端!你可得替我做主啊!有人在你眼皮子底下行凶啊!您不能不管我啊!”

宋端默不作声,素问得意洋洋的对轿夫说道:“回府。”

马车前行,唐治在车后踉跄的追了几步,手里还扬着破了的帷帽,对着空无人烟的街道仰天痛骂:“是哪个天杀的敢打小爷!到底是谁打我啊!还打我那么久!”

漫漫长街上,只有不远处一个流着鼻涕的细伢子舔着糖人看他。

唐治和他对视一眼,有团被风吹起的破草纸卷过,臭的很。

秦晾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