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小妻甜又野!

第268章 ? 那个女人长的水灵灵的

王冬梅听见张狗娃的奉承顿时高兴的“哈哈”大笑!

那刻,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无坚不摧”的厉害人物了,还真以为自己是“武则天”转世了!

她不由猖獗的在电话里放声大笑,听的张狗娃毛骨悚然的!

而周师傅带了十多个人和陈江饭店里的一些人,很快,他们把附近的几条街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一点踪影,他们顿时有点颓唐和没辙了。

这时,江玉林却不放弃道:“我们还是分头再找找吧。鸟飞过都有个影子呢,我就不信,江寒姐那么大一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然后,他对陈江道:“陈江哥,实在找不到,我们就赶快到派出所报案吧。”

陈江思忖一下,道:“现在还不是报案的时候。我们还是先找。而且,我怕万一有个什么情况,我们报了派出所,他们出警,反而会打草惊蛇。看样子,这些人是有周密部署来行事的。现在,敌人在暗处,我们只有斗智斗勇。你放心,我已经在安排了,羊城那边也在行动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陈江安慰着江玉林,可是,他的心里却一片凄惶。

他不由想起了小时候,江寒特别怕黑。

那个时候,一到了夜晚,她一个人走竹林盘里路过都不敢,每次,都是他送她到家门口,她才飞一样的跑回家。

陈江想起这些,手心就捏了一把汗,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看着黑漆漆的夜,陈江心里竟然无限的凄惶。

他来深城做生意这么久了,经过的事情也不少,没有哪一次,有现在这么让他手足无措过。

与此同时,王冬梅被一个混混开着车接走了。

本来,她不想露面,只想呆在暗处看“好戏”的。

但是,听张狗娃说江寒被绑后的狼狈样子,她顿时动了念头,想去看看江寒失魂落魄的样子。

她一想起江寒出现在她面前,总是一副清丽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仿佛她不是这个人间的,是天上的人般。

她就心生妒恨。

那刻,她不由想,江寒,你他妈不是清纯吗,今天,老娘要看看你还怎么清纯,还怎么骄傲?

她一想起江寒身上浑然天成的清丽气质,就鬼火冒,好像有人掘了她家祖坟般。

她不由在心里幸灾乐祸的腹诽。

她要好好看看被劫持后的江寒,到底是什么鬼样子?

她要挫挫她的锐气,她要看看,这个在老家竹县,被夸的“神”一样的女人,那刻有多狼狈。

王冬梅不由在心里恶狠狠的骂道:“江寒,你不是很聪明吗?你不是有先见之明救了王家院子的人吗?大家都把你当神一样的传说着,好像你真的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一样。妈的,你这么兰心蕙质,怎么就没有想到,你今天会被老娘暗算成这样呢?哈哈哈——”

王冬梅这个女人仰天长笑。

她在心里快意的嘲讽道:“江寒,你的智慧,你的聪明,这刻哪里去了呢?被陈江那男人弄的魂儿没有了吧,所以,你他妈的连正常的判断力都没有了。居然,被张狗娃那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脑残给骗了!哈哈哈,还说你他妈聪明?我看你是蠢到家,活腻了!”

车子急速的向前行驶着。

王冬梅在车上猖狂的笑着,她那疯疯癫癫的样子,就像中了百万大奖一样。

接王冬梅的人就是那个在陈江饭店闹事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和王冬梅一起提着脑袋干事的羊城本地人,因为觊觎王冬梅的美色,所以,对她言听计从。

王冬梅也想在羊城那边多点能帮助她的人,就来者不拒。

虽然,这个羊城本地人长的歪瓜裂枣的,满身凶悍,一看就不是一个好东西。

但是,王冬梅乐的有事凭着那人的一身横肉,可以帮她解决不少麻烦,就和那男人长期鬼混在一起。

车上,那个羊城满脸横肉的男人对王冬梅道:“梅子,你今天让弄的那个女人长的水灵灵的,特别漂亮。一会儿到了,你能不能让老子也尝尝鲜?”

王冬梅一听,就娇嗔道:“龙哥,你不是成天说只爱我一个吗?妈的,你和那些臭男人都一个吊样,看不的漂亮的女人。”

那个龙哥顿时露出他满口的“大金牙”,笑道:“我这不是替你出恶气吗?你不是说那个女人不仅在老家欺负你,现在,来了羊城,也敢骑在你的头上拉屎吗?我把她弄成一块破布,看她还怎样在你面前嘚瑟?”

王冬梅思忖一下,立刻道:“行,一会儿到了,你就可劲儿的折磨她。不过,估计她这会儿已经被那几个玩的奄奄一息了吧,不知道,你还玩的下去不?”

那个“龙哥”一听,居然“吱嘎”一下,停了一下车,不由有点不满道:“你怎么事先不给我说呢?怎么到嘴的肥肉先让别人吃了才给我呢?在你眼里,是不是我就只配吃残羹冷汁?玩别人玩剩下的。”

那个男人一下子愠怒了。

王冬梅一见,脑子立刻动了一下。

她不想惹恼这个亡命徒。

她知道,惹恼了这个亡命徒,没有她的好果子吃。

她心思一转,立刻压低声音,讨好道:“不是,龙哥。我是你的人,好的东西当然先得给你。我之所以不让你先上那个女人,实在是有原因的!”

王冬梅做出一副为那个男人好的样子。

那个男人立刻问:“什么原因?”

王冬梅就鬼话连篇,口蜜腹剑道:“龙哥,你不知道,那个女人烂的很。我怕她身上有病,才没有让你第一时间尝鲜。你龙哥什么人,在这羊城和深城,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要玩她,万一染上病了,你不是成了冤大头了吗?”

王冬梅那刻为了不惹怒那个龙哥,就信口开河,反正,怎么能让那个龙哥信服不发怒,她就怎样说。

她没想到,她的这些胡编乱造,和江寒情急之下,救自己想的计策如出一辙。

她更没想到,她这样一说,帮江寒又解了一道“危”!

让江寒可以逃脱那个龙哥的魔爪!

时不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