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小妻甜又野!

第266章 ? 凶多吉少

为首一个混混强壮镇定的问:“什么时候得的,妈的,你别骗我们?”

江寒就一脸郁闷和生无可恋的说:“你们要觉得我是骗你们的,可以直接把我弄到医院去检查,这样不就清楚了吗?”

那个混混立刻恶声恶气的说:“妈的,你当我傻呀,把你弄到医院里,我们几个不就跟着完了吗?”

江寒就叹息一声:“我说了你们不相信,让你们把我弄到医院去核实,你们又不干。只要你们不怕染上我的病,你们一个一个的就过来,我保证配合你们玩。反正,我现在这样,也没人和我睡了,我自己也想在死前再风流几回——”

江寒说完,就悲怆的笑着,眼里还涌出了凄凉无比的泪光。

那样子真的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载不动许多愁,由不得那几个混混不信。

他们顿时集体倒胃口,嫌弃的对江寒说:“妈的,那就算了。老子还想多活几天。只要我们用她弄到钱,要什么漂亮的妹子没有?夜总会里,每天从四面八方来的漂亮的靓妞多的是。何必为了一时之欢,把我们的命搭上。那个病,可不是一般的病,据说死相很难看。”

江寒一听,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又弱弱的,战战兢兢的问:“哥几个,我一个从内陆省份来这里的,自认为没有得罪你们几个呀,你们怎么把我绑了弄到这里来呢?我就一个做小生意的,兜里也没有几个钱啊!而且,你们现在把我弄在这里,我就是想给你们钱,我身上也没有啊?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

那个为首的混混头子顿时嫌弃道:“娘的,别废话。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你没有得罪我们,但是,你得罪了给我们钱的主。我们也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活该你倒霉吧!”

江寒一听,这些人是为了“求财”,她心下一动,立刻就道:“各位,你们也是行走江湖的人,肯定知道这样的来的钱是违法的。我虽然没有太多钱,但是,我这次是来羊城拿货的。身上肯定带着几个钱,哥几个要是放了我,我立刻到住处把钱拿给你们。这样,你们的来的钱,就是正大光明得来的,用起来也理直气壮,不至于躲躲藏藏啊——”

那个混混头子一听,就鄙夷的笑道:“行了,别自不量力了,你以为你给的那几个歪瓜裂枣就能打发掉我们。告诉你,你可是一块肥肉。我们老板说了,只要把你绑了,不仅她给我们钱,名震深城、羊城的餐饮大佬陈江也会给我们钱,你在内地的男人也会赶来给我们钱。你说这么多钱,你自己能有吗?你能给的出吗?我们冒着挨枪子的危险,把你弄到这里,怎么可能几个小钱就把你放了。到时,不说我们钱赚的少,我们也交不了差呀。干我们这个的,反正是把脑袋提着在走,要弄,我们就弄大的。而且,得言而有信。不然,传开了,以后,谁还相信我们?”

江寒一听,顿时惊讶了!

瞬间,她明白,这是一个熟悉她的人在背后唆使的,否则,这些人怎么知道她认识陈江,还知道她已婚,居然说她内地的男人?

她顿时心悸了一下。

随即,她眉头皱了起来。

突然,她想起今天白天在酒店,王冬梅让她走着瞧,看她怎样收拾她?

江寒心里顿时一个抽搐。

她立刻明白,这次自己凶多吉少!

思忖一下,她决定不再反抗和闹腾,只要那些混混害怕染上病,不动她,就比什么都好。

她就和他们熬着吧,拖延时间,等陈江他们来救她吧。

她相信,陈江一定有办法救她。

陈江给她说过,在羊城和深城这地方干事儿,必须多些“手眼通天”的本事,不然,会被人吃的骨头渣渣都不剩的。

开饭店也不容易,常常会遇到那些“地头蛇”和混吃混喝不给钱的主。

所以,当饭店的老板,必须有“本事”才行,否则,稍不注意,就会被这些人弄的狼狈不堪,血本巨亏,颗粒无收。

江寒听陈江说过好几个开饭店的人,最后落的关门大吉。

她知道,陈江有本事在羊城和深城把自己的饭店遍地开花的一家一家的开下去,他就有自己的人脉。

用他的话说,现在在深城和羊城,一般的事情他几乎能解决,很少有人敢在他店里闹事。

他知道规矩,明里暗里的装傻,也养了一些“吃白食”的人。

那些人在他那里吃好喝好,还拿了好处,自然而然就成了他饭店的“保护神”。

而且,陈江的价格公道,老少不欺,菜品好,也是他饭店走红的原因。

江寒知道,她没有回饭店,陈江一定会动用他手中能动用的一切人脉找她的。

她相信,只要她好好的和这几个混混周旋,拖延着时间,她就能“完好”脱身得救的。

江寒分析的没有错。

那刻,陈江正紧锣密鼓的部署,到处安排人找她。

从陈江在饭店处理好那桩“闹事”事件后,见江寒都还没有回饭店,他就觉得今天的事情不对劲,特别的蹊跷。

很少有人在他的饭店里“闹事”,还是一个几乎没有见过的人。

看那男人蛮横的样子,陈江知道,这也是一个在社会上混的人。

所以,他机智的处理好后,就对还在忙碌的江玉林道:“玉林,你出去看看你江寒姐,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江玉林一听,不由浑身一个“激灵”。

顿时,一种不详的预感袭击着他。

以他对江寒的了解,她不会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

江寒不是一个给人找麻烦的人,更不会让人为她担心的。

想到这里,江玉林不由就有点忐忑对陈江道:“陈江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江寒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否则,她不可能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这都过了一个多钟头了。江寒姐就是和周师傅说什么事情,也该差不多了吧。何况,今天,他们在饭桌上把要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

时不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