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小妻甜又野!

第227章 儿行千里母担忧

赵家悍妇一听,也立刻也笑的合不拢嘴道:“可不,江寒那娃真的有出息,对人还特别好。上次给我家老二发的工资特别高,让他感动的给我说的时候,都有点哽咽了,嘱咐我以后一定要对江寒的弟弟和爸爸好,不要让江寒冷了心——”

江寒爸爸听着他们对江寒的赞扬,嘴里没有说什么,心里却特别的舒畅,甘之如饴,就像吃了蜜糖一样。

的确,他现在因为江寒的出息,活的扬眉吐气,活的挺直了腰杆,在这曹家庵,他居然也活成了名人。

别人看见他,都会说,那就是江寒的爸爸。

以前,他走路时都是低着头的,现在,他终于可以昂首挺胸了。

不过,看着江涛依然没有什么长劲,他心里还是暗自凄慌,为他的前程担忧。

赵家悍妇像是看穿了江寒爸爸那刻的心事,就安慰道:“江寒爸爸,你别担心,涛涛再长大点就对了。你看江寒以前不也是不爱说话,做什么事情都怯怯弱弱的吗?现在,一嫁人,一经事情,不就整个人都变了吗?你放心,江寒既然能出息,江涛以后也错不了。退一万步说,即使江涛以后没什么作为,有江寒这样出息的姐姐,他的日子也不会差的!”

赵家悍妇几句话就说到了江寒爸爸的心坎上,让他释怀不少。

那天中午吃饭时,江寒爸爸居然破例喝了点白酒。

这个老实巴交的人,以前可是滴酒不沾的,那天中午,或许是因为江寒带给自己的荣光吧,她特别高兴。

赵家一家人也特别高兴,赵大军溺亡的悲伤,被赵建国和赵水生现在的出路完全冲淡了。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活着的人总是要生活下去的,不会因为一个家人的永远离开,而一直沉溺于悲伤。

所以,那天中午,赵家的饭桌上,又出现了久违的欢乐。

赵家悍妇两口子一想到从此后,她的两个儿子都有出路了,就特别高兴。

她相信,在她儿子的努力下,他们要娶妻生子,已经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一想起再过两年,他们家或许就会儿孙满堂,赵家悍妇的精、气、神一下子就有了。

那天吃过午饭,她就忙着帮赵水生准备南上的行李了。

深城,那个小渔村,已经是许多人想去的地方了。

只是,那个年月,去深城不是想去就能去的,要开许多证明,而且,那边还要有人才行。否则,单枪匹马的闯过去,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生存下去。

一不小心,就会被人骗了。

那时,资讯、通讯什么都不发达,又那么远的路程,没有熟人,真的是不敢轻易去的。

那个周师傅当初去,也是因为自己有技术,能带一队人马过去做事,才被人带过去的。

他算是江寒他们那个县城到沿海一带开疆辟土的“领头羊”吧。

方圆百里的人,一听说可以去深城务工见大世面,都像中了大奖一样高兴。

于是,那天午饭后,赵家悍妇一家高兴的忙着,江寒的爸爸也不例外,养了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女子,他是把她疼在心尖尖上的。

中午在赵家吃过饭,江寒爸爸就立刻回家,马上捉了两只又肥又大的鸡和两只鸭,还在菜园子里又摘了一些新鲜的蔬菜瓜果,分别装在两个口袋里。

然后,他让赵三娃去省城时,顺便带给江寒。

那赵三娃自然满口答应,丝毫也不推辞。

他自从知道自己要去深城那边时,心里就特别高兴,也特别感谢江寒。

见江寒爸爸托他给带东西过去,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那天,他边收拾自己的行装,边在心里给自己鼓劲,下决心去了深城后,不管再苦再累都好好干,到时闯番事业出来,学江寒一样有出息,成为他们玉石坪的骄傲。

一切收拾好后,赵家老三丝毫不敢怠慢,冒着烈日就奔赴省城去了。

赵家悍妇目送着她最小的儿子渐渐远去的身影,直至她看不见,才抹了一把眼泪进了屋。

儿行千里母担忧。

尽管,知道赵水生可以去省城做工挣钱,她无比的高兴,可是,当看见他真的走了的时候,她又特别的心酸。

前些日子还热热闹闹的一家人,现在,老大永远的走了,老二去了省城,老三也走了,只剩下他们老两口在家了。

赵家悍妇越想心越算,眼泪不住的往下淌。

她男人就道:“你哭个啥子嘛,他们是活人去了,是挣钱去了,有什么好哭的。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就行。真是的,他们在家时,你嫌弃他们都赖在家里,现在,他们走了,你又觉得心酸——”

赵家悍妇不由伤心道:“你就是个铁石心肠,你自己不伤心,我伤心一下你也要管!”

他男人只好走到一边去躲荫凉去了。

而赵家老三赵水生,开始还特别的兴奋,想到就要远离自己贫瘠的家乡,外出挣钱去了,他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亢奋。

可是,当他坐在去省城的车上,看着自己离家乡越来越远时,刹那间,心里竟然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酸楚,居然泪眼迷离起来。

但是,想想此去千里,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他就强忍住内心的酸楚,悄然用手背拭去眼角的泪,在心里和自己的家乡默默的作别。

他知道,自己这一走,说不清要等一年半载才又能回来,不禁就睁大着眼睛,把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饱收眼底。

绿油油的已经开始扬花了,他仿佛闻到稻花的香味般,深深的呼吸了一口……

也许,人都是要离开家乡时,才特别留恋吧。

那刻,赵水生不由透过汽车的车窗,无限留恋的看了一下那片生他养他的土地。

尽管,这片土地还那么贫瘠,可是,他依然那么热爱。

他知道,自己走的越远,就会越眷念。

那天傍晚时,赵水生到了省城,他二哥赵建国早已骑着一辆“二八杠”的自行车在那里等他了。

那自行车是林东为了方便做事情,特别在旧货市场买的一辆二手车,平时,他们几个谁有个事情,都可以骑,算是他们几个的“共享单车”吧。

时不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