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小妻甜又野!

重生八零:小妻甜又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7章 ? 你爱信不信

林东眸子如寒潭一样的看着王晓凤,仿佛要冻死她。

那样犀利、冷冽的目光不由让王晓凤在心底打了个寒颤,但是,看着林东那帅的惊天地,泣鬼神的风度翩翩的样子,举手投足之间的儒雅风度,她还是芳心大乱,特别花痴道:“表哥,你是真的不知道?”

“我天天在省城做生意,我能知道什么?”

林东双手抱臂,虎视眈眈、又咄咄逼人的看着王晓凤。

王晓凤见状,就立刻苦情道:“表哥,你好糊涂,摊上江寒这样在你背后给你戴绿色帽子的媳妇,你居然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把你的头顶绿成了的大草原?你到太平洋去洗,都只怕会染绿了水。”

王晓凤无耻的用恶毒的语言中伤着江寒,不惜一切的诋毁着她的名声,好像江寒是她的“天敌”一样。

江寒不由在门外气的一个“哆嗦”!

她没想到,王晓凤这个女人竟然可以这样无耻的形容她,仿佛她人尽可夫,是个“公共汽车”一样。

她顿时不淡定了,恨不的立刻冲进屋里,直接和王晓凤来个对峙,看这个女人还敢对她信口雌黄,恶意中伤造谣不?!

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江寒知道他们今天的目的是蛇打七寸,一招制敌。

她若那个时候冲出去,显然,达不到那样的目的。

她只好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咽下那口恶气,又继续在门外聆听这个颠倒黑白,满口是非的女人在屋里继续“打胡乱说”。

林东则恨恨不已的听着,他捏着的拳头早已握出了水,恨不的一拳头把这个胡说八道的女人锤成肉沫。

但是,他隐忍着,即使额上的青筋气的“突突”的跳,他也耐着性质隐忍着。

他想看看这个无耻的女人究竟要怎样中伤江寒,把红的说成白的?

他就冷冷的看着他,不言不语,任凭她鬼跳墙般的在那里“唱猴戏”。

王晓凤见林东那冷冽、漠然的样子,还以为,她的话已经起了作用,让林东从骨子里恨上了江寒,就道:“表哥,我给你说,你可别被江寒把你蒙在鼓里了,她上次去羊城,就和一个叫陈江的大老板搅和在一起了——”

那刻,她满眼的不齿,仿佛她是道义的化身一样!

林东却看着她的嘴唇一翕一合,满眼都是愤怒。

她还在喋喋不休,绘声绘色的描述时,林东禁不住虚睨了她一眼,声线冷冽道:“王晓凤,你人在竹城,怎么知道那么远的事情?难道你是孙悟空变的,有千里眼顺风耳?”

王晓凤一怔,她没有想到,林东会那样质问她。

但是,想了一下,这个女人还是不以为耻的继续道:“表哥,你别不相信,以为她的思想品质像她长的那样清纯,我告诉你,你那媳妇骨子里都是一个水性杨花的祸。”

林东听到这里,恨不得直接一个耳光给她打过去,但是,想着今天要好好收拾这个女人,他就必须陪着她唱这场大戏,等唱到高潮时,再给这个女人一个措手不及,看她到时还怎样狡辩。

林东再次隐忍了。

王晓凤见状,还以为林东信了她的话,就又道:“更可恶无耻的是,江寒不仅背着你和陈江搞破鞋,还和赵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搞上了——”

林东故意不知道赵辉是谁,就问:“赵辉又是哪个?”

王晓凤思忖一下,道:“表哥,亏你在竹城工作了那么些年,连赵辉是谁都不知道,他是我爸爸他们厂厂长的儿子,我们县城出名的花花公子。他的名号在县里可是鼎鼎有名的。花花公子赵辉,你难道真的不知道?”

王晓凤惊讶的质问林东。

林东不由长叹一声,皱眉道:“江寒和这个赵辉搅和在一起干什么?你又凭什么说他们俩早就勾搭在一起了?晓凤,你可不能为了让我和江寒离婚,就信口开河。”

王晓凤立刻冷哼一声道:“表哥,你爱信不信,好像我在整你一样。那江寒为什么要和赵辉搞在一起,能为啥?你说能为啥?还不是为了名利双收吗?不是为了她在县城办事情方便吗?你想,我们县的名酒酒厂的儿子,这头衔,走哪里也值点钱吧。江寒现在办厂,少不了找人,她和赵辉勾搭在一起,好处多着呢!什么好酒好烟,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情,这个公子哥儿就能给她弄来……”

那刻,王晓凤的上下嘴皮子乱翻,说的口吐白沫,把江寒说的就像不生的谷种一样烂!

她还看着林东妈说:“表哥,你要不信,这些你都可以亲自问表姨呀,昨天下午,她可是亲自和我一起看见的。那赵辉还开了车子送她回去的——”

林东听到这里,胸口气的起伏不平。

当即,他把自己的后槽牙咬的“咕咕”作响道:“王晓凤,你怎么知道赵辉昨天下午会去找江寒呢?难道,赵辉要去找江寒时,给你打过招呼?”

王晓凤不由被问的哑口无言,瞠目结舌。

她没有想到,林东会居然这样问她。

随即,她就狗急跳墙的看着林东:“表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爱信不信,难道,我是故意陷害江寒吗?”

“是不是你心里清楚?”林东没有好气道。

彼时,他双手抱臂,眸光冷冽的看着王晓凤,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了。

王晓凤见林东开始怀疑她了,马上狗急跳墙道:“表哥,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看不的你被那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谎的团团转。被她卖了,你还要帮那个狐媚子数钱。”

江寒不由在门外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听着王晓凤在屋里指鹿为马,乱说一通,把她说的就像红颜祸水的苏妲己一样,实在不想她再继续无耻的诬陷自己了,就直接闪身走了进去。

王晓凤看见江寒,顿时一个愣怔。

随即,她看着她,惊讶的问:“江寒,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时不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