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小妻甜又野!

第127章 随他去吧

江寒看她妈和王晓凤那副样子,也不想和她们逗弯子了,就直接道:“你今天究竟和林东妈说了什么话,你一走,她就和我翻脸了。”

王晓凤一听,正中下怀,不由趾高气扬道:“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江寒,你婆婆对你怎么样,关我屁事!”

江寒见王晓凤一副飞扬跋扈,趾高气扬不好好谈的样子,立刻冷笑一声,蛇打七寸道:“王晓凤,自己做下的事情自己知道。我刚才已经和表姨说了,如果,我们之间不能好好的对话,今天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个清楚,我就直接去找你夫婿家,和他们唠叨唠叨你做的那些事情。我想到时,你们的婚事不仅不能成,表姨父的工作,也会因为你这个女儿受牵连吧?人家一厂之长,要想弄下课一个普通工人,不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吗?”

江寒这句话还真是四两拨千斤。

她的这番话刚落地,王晓凤家三口人立刻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王晓凤刚才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也瞬间收敛了起来。

如果说,江寒开始说的那些话,让王晓凤毫无惧色,那么,她后面的几句话,就不得不让王晓凤全家掂量掂量轻重了!

屋子里静默了一会儿后,王晓凤妈就气咻咻的从竹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狠狠的剜了一眼江寒,就道:“林东媳妇,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去厂长家搬弄什么是非,我就是豁出去我这条老命不要,也要和你拼命的。”

江寒当即冷冷的看着她,道:“表姨,兔子急了都会咬人的。我怎么不到别人家去寻衅滋事,偏要找到你家门口来?你不会不知道冤有头债有主吧?”

“既然,你们自己都知道,跑到人家家门口去搬弄是非,是件极坏的事情,那你们怎么不问问你们的好女儿,今天好好的,跑去省城我家服装店做了些什么见不的人的事情呢?上次的事情,我也没有让你们给我一个交代吧,想到大家都是亲戚,就给彼此留了颜面,不再深究。没有想到,我的善良被你们当成了纵容——”

江寒越说越气,恨不的把王晓凤撕了。

那王晓凤见江寒浑身一下子都长满了刺儿,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让自己的爸爸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不由就黑脸道:“江寒,人正不怕影子歪,你自己现在身不正,才是这个下场,你能怪谁?”

江寒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话里有话,不由就蹊跷道:“你究竟知道什么,全部说出来,痛快点。我也不想和你在这里过多纠缠,我只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王晓凤当即冷笑一声:“江寒,你在羊城做过什么事情,你心里不清楚吗?现在你们村子里,甚至你们曹家庵那个破地方,谁不知道你在羊城傍大款了。我表姨为什么那样对你,你该问问自己呢!”

江寒顿时气的胸膛起伏不平。

她不由看着王晓凤:“这些风言风语,你究竟都是听谁说的?”

“你管我听谁说的,你要是不做下那些见不的人的事情,我表姨就不会对你那样,你自己不学好,却跑到我家乱咬人——”

江寒一听,立刻冷笑道:“王晓凤,你要是今天不告诉我这些谣言是从哪里听来的,我绝对也会去那个厂长家门口说事情,更会去你们糖果厂把你上次的事情到处宣扬宣扬,让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厂花背地里都是一副什么德行!”

说完,江寒毫无惧色的看着王晓凤一家。

王晓凤本想不开口,因为,林东家院子的那个和王冬梅要好的“长舌妇”刘大嘴在告诉她时,就反复叮咛过她,让她不要让江寒知道,这些话是她告诉她的。

但是,那刻,她看着江寒一副大不了“鱼死网破”的神情,还是心生后怕。

毕竟,她只是想嫁给林东而已,她也不想弄出什么人命来或者让自己的老爸丢掉自己干了几十年的工作。

当即,她权衡了一下利弊,就道:“你自己去找你们院子里的刘大嘴去。”

江寒一听,顿时怔忪了一下。

随即,她想起这个“刘大嘴”在林东家院子里,素来和王冬梅狼狈为奸,当即一下子就弄明白了那些传言是怎么回事情?

她顿时嘴角勾出一抹嘲弄的冷笑,从王晓凤家里走了出去。

总算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江寒懒的理睬了。

她没有想到,王冬梅居然会暗地里给她摆了这样一道。

还真是“蛇蝎心肠”!

哼,她想让她身败名裂,想让她和林东分道扬镳,没有好日子过,那她干脆喝了这壶!

她相信,人在做,天在看!

既然,她已经把事情和林东妈耐心的解释过了,她明明已经相信了自己,可是,在和王晓凤一见之后,就又“反水”了,那么,她也懒的去追问原因了。

既然,林东选择了相信那些谣言,不信任她,要和她置气,那就随他去吧。

那刻,江寒决定不再管王晓凤起的什么“打猫心肠”了,她决定不闻不理,先弄好自己在河坝的那些事情再说。

她在上辈子就清楚的知道,女人这辈子,可以没有爱情和婚姻,但是,不能没有自己独立的经济能力。

女人,自立自强才是王道。

她上辈子被那个负心汉狠狠的伤害过,她又何必又自找苦吃,去向林东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夫妻之间,最忌讳的就是猜疑,既然,林东选择了不信任自己,那她就是长有百口也莫辩呀。

江寒当即心灰意冷,直接搭车回了自己的父亲家。

那时,天色已黄昏,晚霞一片橙红深粉,天际美丽的如同海市蜃楼,江寒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用手敲了敲父亲家的门。

门口的一条老黄狗最先听到敲门声,不由就朝门口“汪汪汪”的吠了起来。

这是一条江涛前不久捡回来的流浪狗。

要是之前,江寒爸爸打死也不会让江涛养的,毕竟,家里人都吃不饱饭,哪里有余粮来养这些畜生。

时不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