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总裁大人不好惹

第118章 竟然是她?

其实,她只是太彷徨、太无助了,想要找点安慰,更急需吃颗定心丸。

可当这冰冷无波的声音进入耳底的时候,无异于当头又是一棒,突然间她就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以至于到了最后,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了句“想他”,得到的也只是一个“嗯”字的回应。

仿佛等了一个世纪之久,都没有等到下文,姚静禁不住苦涩地扯了扯唇角:“霆,你可真是不解风情!就没有话想跟我说吗?”

不管是解释、澄清或者问一句也好啊!

为什么什么都没有?

攥着电话的手紧了紧,殷厉霆的视线却一直逡巡在楼上楼道间:“你想让我说什么?”

是啊!

电话是她主动打的,若真有,就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结果!

又是一阵的沉默,掩盖的是道不尽的失落、纠结与尴尬。

最后,一句“圣诞快乐”就结束了两人这通毫无营养、几乎全程沉默的电话。

扣了手机,殷厉霆却没有动,而是抽出一支烟点了上去,望着某处的眸底一片迷茫,而另一端的房间里,攥着手机,姚静也是久久未动,无声的泪水像是无止尽一般簌簌地往下落。

……

殷厉霆回到房间,就见一诺衣服未换,坐在桌前还开了台灯,桌子上铺了个托盘,托盘里乱七八糟的又是一堆。

涣散的注意力瞬间就全被吸引了过去:

“这么晚了还忙活什么?”

靠前,殷厉霆视线一落,就见她一手拿着刷子,托盘里各种钳子、胶水的小工具,一边还放着那个毛绒的手袋跟一个圆形的水杯,若不是她说,一般人估计都看不出来那小不点是个水壶,至少他之前是没看出来的!

“没什么!”

正想找个接口推搪过去,一诺回头的瞬间,一股刺鼻的烟味就冲了过来:“你抽烟了?”

好浓的烟味!

知道他有吸烟的习惯,但烟瘾并不重,通常只有心情波动很大、需要冷静或者很烦闷的时候他才会用烟去缓解。

然后,一诺就想到了之前的那个电话:“怎么了?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了吗?”

说话间,她还放下了手里所有的物什,正欲起身,却被殷厉霆一把又给按了回去:

“狗鼻子?能不能不要这么敏锐?”

这都被她发现了?

他倒是大意了!

下意识地挥手扇了几下风,殷厉霆还有意无意地把脸往后拉开了一点距离:“没事,突然烟瘾犯了而已!”

见她一脸紧张关切,心底的那抹躁动突然像是被什么抚平了,取而代之地是一股浅浅的暖流:

“就怕你嫌弃还特意在外面抽完了!算了,我先去洗漱!”

其实,他是怕心情起伏被她看出什么端倪,两人再无端起隔阂!

现在的生活,私心里他是满意的,因为除了换了个人,几乎跟他曾经梦寐以求、勾画的理想蓝图没有区别,特别是每次回家,看到她跟母亲、跟妹妹打成一片的时候,仿佛他们就该是一家人,他的心就不自觉地发软。

家和万事兴!

从小,他就听这句话,也一直信奉。

而这一点上,她甚至比姚静还要合格,刹那间,殷厉霆的脑子里甚至窜过这样一个念头:为了家人的和谐快乐,哪怕要他委屈一些、牺牲一点也是愿意的!

而事实上,他其实还丝毫并不觉得委屈!

直身,他便往衣柜的方向走去,见一诺又拿起了那个小刷子,他没注意到她指尖带了指套,只当她是在清理脏污的小包,他也再多问,便进了浴室。

回身,一诺继续手头的工作,很快地灯光下,水杯口的位置就出现了一个半清晰的指纹的痕迹。

果然,果然有人动过她的水杯!

是虞茜茜!

十有八九就是虞茜茜!

今晚,她特意准备了这一通就是想看看下药的人是不是亲朋好友,所以,她出门之前指尖就黏贴了一层保护膜,水杯擦地干干净净,她是不会在水杯上留下任何指纹的!

水杯的外面她还特意套了可爱的小熊造型的毛绒套,一方面是为了吸引人注意、让可能的人知道她只吃自己带的食物跟水,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水杯不落下他人的指纹。

像是殷甜甜对水杯也敢兴趣,可她只会去摸那个外套,而不会非要去碰里面的水杯,还是水杯口的位置。

常理而言,她的反应才是正常的!

之前,她怀疑过姚思,怀疑过殷厉霆,甚至怀疑过公公婆婆是不是不如表面表现的,其实私心里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名声而对自己有怀疑甚至有芥蒂,所以,接受了自己却并不想自己生下殷家的孩子,才弄出了暗中下药这一出。

可她真没想过竟然真的会是虞茜茜,哪怕是怀疑过,也很快将她给排除了,毕竟两人根本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特意几次把手袋也放在餐桌上,时间却都刻意控制地很短暂,今晚,只有自家人在她身边最久,那几个时间段,只有她跟甜甜碰过她的水壶。

本来谁碰谁问都没什么稀奇的,可碰她的壶嘴,还留下指纹就不免让人怀疑了。

如果真是她下药,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好几次,她单独或者跟殷厉霆回家吃饭,她都在,毕竟,她出现在殷家、蹭饭都是家常便饭,哪怕出入厨房,谁也不会怀疑!

……

心里有了个大概,一诺也禁不住呼了一口气,起身,收拾起桌上的物什,她才走向了一边的衣柜,若有所思。

很快地,浴室开门声传来,蓦然回神,她才缓步走了过去。

洗漱完出来,她便直接扑上了床,滚到殷厉霆怀中,就在他身前蹭了蹭。

“嗯!”

闷哼了声,殷厉霆揉了揉她的发丝,将她往外轻推了下:“想谋杀亲夫?”

今晚他不想做,所以下意识地想跟她保持一点距离。

倒没觉察什么,一诺只是嘻嘻地笑了笑,然后就乖巧地躺到了他的臂弯里,这一晚,两个人各怀心事,相拥而眠。

团子妮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