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世界当灵宠

第4章 大品天仙决

“师叔,鳝蛟被斩杀的消息已经传给了临安知府,衙役们正带着百姓们陆续回城安置。”

说完,杜安又指着身后的男子道:

“这位是临安知府陈善长,他说要当面感谢师叔,我便将他带来了。”

说完就站到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嘶……好高明的暗器!别让我知道是谁,要不然要你好看!”

宫初月:……

陈善长见到宫初月,先是眼神微微有点恍惚。

不过想到面前这人的身份,心下一凌。

纷乱的念头像是潮水一样的褪去。

拱手抱拳,

“临安知府陈善长见过仙子,多谢仙子为民除害,陈善长代临安十二万百姓谢过。”

宫初月淡淡点头,

“不必如此,鼎湖山享齐国供奉,自然要保境安民,斩除妖邪是应有之意,不需感谢。”

陈善长低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话虽如此,但有奈鼎湖山威名,百姓才能安居乐业,我等若不感谢,岂不是显得我等小民不知感恩。”

说完又是一礼。

宫初月没有阻止,而是坦然接受。

旁边的杜安也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陈余蹲在宫初月的脚边,看的清楚。

这陈善长语言上虽然恭敬,但底下头之后,脸色的神色却有点恍惚。

见陈余歪头盯着他,陈善长脸色一怔。

这橘猫毛色隐隐泛着宝光,眼神人性化的透出一股好奇。

似能看透人心,明显不是凡物。

怕也只有传说中的灵兽,才能有这样的表现。

“仙子,下官此来一是为了感谢,还有一事,需请仙子拿个主意才行。”

“说!”

“不知这鳝蛟尸体要如何处理,还请仙子示下。”

宫初月看了杜安一眼。

“这鳝蛟是二品凶兽,水属,天生会操控水灵之气。

凭本能行事,经常吞噬血肉修行,是以体内妖力暴戾,血脉驳杂。

这次虽然将它斩杀,但它的血肉对于普通人却是毒药。

但这对于修行中人倒是有点用处,尸体自然就由我们带走。”

陈善长点头,“仙子说的是,下官也是这样觉得。不过······”

说完抬头看了宫初月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宫初月心里不快,蹙眉道:

“不过什么?”

陈善长就感觉房间的空气一冷,裸露在外的皮肤犹如被针扎一样。

一瞬间,他便熄了原本的心思。

“一切听凭仙子安排便是。”

宫初月点头,“那便好,你且退下吧。”

陈善长连忙拜谢,忙不迭的退出了房间。

出了房间之后,用胖呼呼的手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

等下了楼,确定自己已经离开很远以后,陈善长眼神阴郁的回头看向客栈。

杜安见陈善长离开,也行礼准备退下。

结果却被宫初月叫住。

“杜师侄!”

“诶,师叔您叫我何事?”

宫初月一伸手,抓住陈余的后颈,将他放到自己膝盖上,手拂过陈余的背脊。

陈余的脑海里面,顿时出现了一连串的提示。

“叮,抚摸次数-1,剩余7次,积分+100。”

“叮,抚摸次数-1,剩余6次,积分+100。”

“叮,抚摸次数-1,剩余5次,积分+100。”

看到系统不断的提示,陈余乖巧的窝在宫初月的怀里。

系统牛批!

宫仙女给力!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们随本师叔出门这么久,师叔我也没有指导过你的修行,却是我这个做师叔的失职了。”

杜安悻笑道:“师叔这说的是哪里话,师叔忙,我们做弟子的能理解的。”

“话虽如此,但到底是随我出门历练,指导你们修行也算是我的份内之事。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正好有暇,指导你一番如何?”

杜安目瞪口呆,“啊?”

宫初月转头,眼神平静的看着杜安。

“怎么,你觉得我不配?”

杜安:???

“呃,师叔莫要生气,能得到师叔的指点弟子高兴都来不及呢,岂敢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

宫初月点头,

“那好,既然这样,你就在这里使一套你擅长的剑法给我看看,我指点你一番,如何?”

杜安顿时目瞪口呆。

“这,这里?”

他抬头四顾,这房间横竖不过十五步,中间还放了桌椅板凳。

虽然不拥挤,但确实也不宽敞。

就这地方,他也耍不开啊!

宫初月点头,

“就这里,记住,房间里面的东西可不能打坏了,若是坏了一件,你自己赔偿店家。”

杜安:······

杜安哭丧着脸,低头道:“师叔,我错了。”

宫初月摸着橘猫的背脊,闻言眼眸平静的道,

“你错哪儿了?”

“我哪儿都错了。”

“那你可认罚?”

杜安低着头,“弟子认罚!”

“那你倒是开始啊!”

杜安:······

过了好半响,杜安才小心翼翼的道。

“师叔明见,弟子的剑法稀松,这房间又是师叔的下榻之处,要是毁了就不好了。要不,我明日找个宽敞的地方再练给师叔看,如何?”

宫初月不说话,就这个静静的看着杜安。

直到把杜安看的额头都冒出了细迷的汗珠,才道:

“也罢,明日我再指点你。”

杜安大喜,“谢谢师叔,师叔早点安歇,弟子就不打扰了。”

说完就准备跑路。

“回来,我让你走了吗?”

杜安脚下一僵,愣愣的站在门口。

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是我考虑不周,这地方练剑确实狭小了一些。剑可以不练,但其他考教却不能落下。”

杜安苦着脸,“请师叔示下。”

宫初月想了一下,

“这样吧,看你修行的是大品天仙决,正好我修的也是,你先将经文背诵一遍,然后有何疑惑可提出来,我为你讲解一二。”

如果先前是真的想要惩罚杜安,那么现在宫初月的心思反而没有那么重了。

杜安闻言大喜。

大品天仙决乃是鼎湖山立派三大修行法门之一,内容深奥难懂,非资质上乘之人不可修行。

而二代弟子中,宫初月修的也是这一仙决。

成就又远高于他,能得到前辈的指点,杜安当然求之不得。

于是他也郑重了心态,开始背诵起来。

等他背诵完,又提出几个修行中的疑惑,宫初月都一一做出了解答。

他的修为现在才开脉后期,距离圆满也只有一步之遥。

而宫初月作为他的师叔,修为比他高出整整两个境界,已经达到了假丹初期。

对于大品天仙决的体悟自然也就更深。

在他看来疑惑难解的问题,在宫初月这里却是能够轻松给出答案。

两人一问一答,差不多过去了一个时辰,杜安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陈余蹲在旁边,两眼冒着金光。

这NPC也太给力了吧!

黄瓜不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