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明商

第17章 仇人找茬

快到饭点,街头行人渐稀,大家都回家吃饭去了。

三人忙碌了一上午,也该歇歇了。

徐枭让徐六架车回家取些饭菜,自己和温妙妙看着铺子。

反正家里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生意刚起步,节流很重要。

徐枭算盘打得啪啪响。

整个上午,铺子前就没断过人,看着十分红火。

但收益并不多。

徐枭算了下总账,烟丝卖出去三袋,外加烟杆三根。

这些都是配套的,也就是说,忙了一上午,总共有三位顾客掏了银子。

而温妙妙回忆,试尝的不下二十人,这还没算其他围在旁边看的。

她亲自点烟,一上午就没停过。

按照烟丝三十两一袋,黄铜烟杆五两一根算,上午合计收入一百零五两。

对这个收益,徐枭还是很满意的。

烟丝毕竟是个新鲜玩意,一开始肯定是看乐子的多于下手的。

这点他早有预计。

再加上烟丝价钱并不便宜,普通人怕是难以当场下手。

不过,等到南京城的烟民越来越多,在身边人的带动下,多数人肯定会慢慢接受。

但奇怪的是,国子监的同窗们一个都没来,连赵元任和沈昂都没出现。

徐枭看向国子监,眼底有着疑惑。

不多时,徐六带回了饭菜,徐枭找宋掌柜要了三把椅子一张桌子,三人就在路边开吃。

徐府每天的饭菜都很好,除三样家常小菜外,还有一只烤鸭和一盆墨鱼排骨汤。

到底是女子,心思细些。

温妙妙看徐枭眼睛直勾勾盯着墨鱼汤,极有眼力的盛了一碗。

递给徐枭,轻笑道:“少爷喊了一上午,辛苦了,先喝点汤垫补垫补。”

徐枭连忙接过,道了声谢谢。

他早就饿了,此刻也顾不得形象,端起碗一口就干了。

旁边的温妙妙,一双极为好看的眸子,静静瞧着徐枭。

心中有些讶异,传闻中的少爷,妥妥的纨绔形象。

然而今日同桌共席,才发觉少爷全然不似传言那般不堪。

徐府高门贵胄,朝中数人为官,更有徐阁老这样的大人物。

徐枭这位少爷自然身份高贵。

可今日,徐枭完全放下官家公子的身段,就在这路口街边,顶着往来行人的目光,与府中下人同桌共食,竟是毫不避讳。

温妙妙感佩少爷的尊重,更感激少爷,愿意把这么好的差事,交给自己这位寡居女子。

徐枭一口喝干汤,发现温妙妙盯着自己看,还以为是自己的吃相唐突了佳人。

讪笑道:“太饿,喝的有点急,没吓着你吧。”

温妙妙摇摇头,目中烟波流转,娇声道:“没有,饿了就得吃饭,少爷这是真性情。”

徐六也插嘴道:“那是,少爷从来不玩虚的,跟着少爷永远不亏。”

“哈哈,我又不是饭,夸我也填不饱肚子,你俩也抓紧吃,吃完了还得接着守铺子呢。”徐枭笑道。

少爷的话两人自然听,便不再多言。

三人闷头吃喝,温妙妙吃的慢,小口小口的,女孩子都这样,

她还时刻注意给徐枭夹菜盛汤,很是体贴。

徐六则不同,筷子抡的飞起,这倒不是抢菜。

他想赶紧吃完,好守着铺子,这样少爷和温妙妙就不用着急,吃完了还能休息休息。

这两日跟着少爷混,徐六过得很舒坦。

且不说少爷出手阔绰,帮他办事酬劳丰厚。

单说少爷的品行,在这些富家公子里那也是最好的。

对待府中下人十分尊敬,从不打骂。

这样的好少爷,徐六想好好跟着,鞍前马后,尽心尽力。

三人正吃的尽心,徐枭还搁那吹牛,说下午如果卖出去三斤,就带徐六去朝月楼耍耍。

弄得温妙妙羞红了脸,徐六眼睛流口水。

可惜,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总有些不开眼的人,要搅和是非。

一只衣着华贵的胖子,大冬天摇着折扇,身旁还跟着数位随从,离老远就开了嘲讽:

“呦,这不徐家二少爷吗,怎么还坐马路牙子上吃饭呢。”

徐六立刻起身,想拿目光杀死那胖子。

温妙妙也停下筷子,皱眉看着哪人,顿觉没了食欲。

倒是徐枭,筷子不停,伸手按下徐六,摇头示意别搭理他。

这胖子徐枭认识,姓严名世宽。

大明朝有位名头极响的大人物,号称小阁老的严世番。

这严世宽与他同为严氏世字辈,算是个同宗近亲。

其父严岭,多年来靠着使劲巴结严嵩和严世番,一年前已是南京户部侍郎,正三品大员。

比徐枭他老爹徐陟牛多了。

年前,这严世宽也在国子监念书,徐枭和他打过几次交道。

后来,这严世宽实在不想念了,从国子监退学。

其人生性好赌好玩乐,在秦淮河开了一家青楼、一家赌场。

靠着他老爹严岭的势力,混得风生水起,生意十分红火。

再借着严首辅的威名,南京城也没几个人敢惹他。

要说起来,徐枭和他结仇也纯属无奈。

南京国子监的官家二代们是有圈子的,一年前圈子里有两个领头的,其一是赵元任,另一个就是严世宽。

要说这南京城,年轻一辈里,不怕严世宽的人,一手之数。

赵元任算一个。

从爹上看,赵元任他爹赵文华总督江浙军事,妥妥的实权正三品,这可比严岭的南京户部侍郎牛批多了。

从背景上,赵元华是严党骨干,称呼严嵩为干爹。

在严嵩心里,不比亲儿子严世番疏远多少。

而严岭只是借着同宗之名,才得严世番照顾,都不能直接和严嵩对话。

大家都是十五六的血气少年,这严世宽在国子监期间,非得和赵元任论个大小王。

赵元任也不是好惹的主啊,两人处处针锋相对。

彼时,徐枭还未来到大明,前身又是个不知死活的。

为了兄弟义气,没少呛呛严世宽。

这个仇,严世宽肯定不会忘。

瞥了眼徐六,严世宽压根懒得理会,不是一个档次。

转头看到温妙妙时,严世宽眼前一亮,色心顿起。

扫了眼桌上的饭菜,严世宽眼珠子一转,盯着徐枭嘲讽:

“你徐家好歹也是个富贵人家,怎么就带着美女吃这些烂东西,真是不尊重美人。”

旋即,严世宽又一脸正经,摆出翩翩君子的模样,胖脸笑咪咪的对温妙妙说:

“美人,这小子这么扣,你把他踹了,跟着我,保你锦衣玉食,日夜快活。”

严世宽话语明里暗里都是贬低和调戏,身后几位随从明白自家主子就是来找茬的。

在哪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嘴里还重复着日夜快活这句话,极为捧场。

温妙妙小脸阴沉,不想正眼瞧他们。

她也明白惹不起这胖子,又不想给少爷惹麻烦,正准备起身离开,避避风头。

却被徐枭拉住小手,拦下了。

瑶光满山州

作家的话
更新晚了些,对不起大家,抱歉。剧情慢慢展开,诸多对手一一登场,开始和徐枭的创业团队碰撞,后面就不再那么平淡了。还望大家多收藏、多投票。谢谢大爷们。等徐枭的歌楼开起来后,邀请大家一起去玩玩。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