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宠妃

第26章 危险之中

离歌气鼓鼓地安抚了一下狼王,本来情况就已经够遭的了,为何这些人还那么多话,看看人家对面的野兽,虽然没有领头的,但是却个个安静的很,就连平时作为天敌的它们此刻也放下恩怨,静默地看着对面像小丑一样人类。

就在这时,后面那些后来的野兽也赶了上来,它们也是漠然地穿过层层人群,往大军方向移动。

那些‘尘埃’这时候才意识到它们甚至连动物都不如,也便慢慢住了嘴,脸色苍白地看着神情轻蔑的野兽们。

“嗷……”

当那些后来者想要越过狼王时,一道狼嚎声穿过雨雾凌厉地朝那些野兽袭来。

站在最前方的野兽听到这声极有气势的嚎叫声之时,骤然停下了脚步,它惊恐地看着人群最前方的一人一狼,不由的后腿了一大步。

这一变故让离歌惊奇,她看向了那个庞然大物。

怎么是它?那个双眼已经瞎了的大虫。

当日墨觉得那是一只还算有傲气的大虫,所以后来,在离歌眼神恳求下,翎墨终究还是放了它。

现在,仍旧由它领头,不过身后跟着的不是它的同类,而是一些诸如豹子,野猪之类的稍小些野兽。

正当它们打算越过人类时,狼王那一声嚎叫让领头大虫骤然停下脚步,离歌分明看见它身躯微微发抖,黑洞洞的眼眶茫然地往墨的方向看去。

看来,这只大虫对墨的声音还是记忆犹新的。

果然不出所料,那大虫本来已经抬起的脚步颓然放下,它甚至往后退了一大步,坚决地让出了一条道来。

这一系列的变化不仅让‘尘埃’族人觉得惊异,就是对面的野兽也都不自觉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那些大虫,狮子,已经眼神不善地看向狼王。

不过是只狼,如何能让这森林之王出现惊惧的神情,对于强者的直觉,它们一向明锐。

狼王憋了一眼那满山蠢蠢欲动的野兽一眼,突然,双色眼眸望向已经隐藏在乌云之后的月桂,嚎叫出声。

“嗷……”

就在狼王声音还未落下,禁地四周此起彼伏的狼嚎声紧接着响起,而后,无数双绿油油的眼睛在不远处忽隐忽现。

离歌看着这一切,忽然低笑出声,她亲昵地蹭了蹭狼王的脑袋,说道:“我怎么忘了它们了。”

“姑娘,那些可都是狼王的属群?”见识过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巫仑现在已经处变不惊了,他小心翼翼地问着。

离歌点头,她家的墨当然不是一般的狼了,此刻的离歌已经忘了自己刚刚的惧意,得瑟的很。

这时候的瓢泼大雨已经下了很久,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处于略微高一点的禁地上的泥土经过野兽的踩踏,雨水的冲刷,开始慢慢汇成河流往低洼处淌下来。

离歌隐约也能听得出这不同寻常的声音,她心下一凛,这是泥石流。

与此同时,站在她身旁的巫仑也大叫道:“不好,这雨已经汇成河了,此地危险。”

巫仑住在这里数十年,对于这种泥石流当然见过,只不过这一次是他平生所见的最大规模的,这种自然灾害的厉害他又如何不知,所以,刚吼完,巫仑已经不知所措地望着依旧无表情的狼王,试图从它眼中看出些许运筹帷幄来。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狼王自始至终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不得已,他只能祈求地看向离歌:“姑娘,你看这如何是好啊?”

就在这时,禁地多处已经往下塌陷,很多小型动物一不留心随着湿土往下流,不出片刻,这些动物已经掉入泥石流中,有的直接被打入泥沙底下,有的顺着湍急的河流往山低冲去,这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当动物们反应过来时,各种惊慌的动物叫声穿破偌大的雨声,响彻整个丛林。

所幸的是,狼王带领大家走的是大树较多的地段,数年长成的参天大树已经牢牢抓住了地下深处的泥土,一时间也不会被冲走。

离歌明白狼王的意思,她朝众人吩咐:“现在,大人抓住小孩和老人,解开我让你们绑在腰上的绳索,找粗一点的树,绑好后离远些,要抓紧手里的绳索。”

目前,离歌能想到的也只有此种方法,这种常年少见阳光的地方泥土本来就松软,雨水一冲刷很容易形成泥石流,而且是大规模的。

尽管已经做足了准备,但是这宏大的灾害还是如约来临,也如预料中的一样夺走了很多生命,当然也包括‘尘埃’族人,很多手脚慢些的人被俯冲下来的泥沙毫不留情的冲走,还有离树进一点的被闪电劈死,更有甚者是被冲落下来的野兽咬死。

一时间,整个天地像是极度暗黑的炼狱,死神正伸着魔爪带走一些孱弱的生命。

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雷声不绝于耳,闪电噼里啪啦的响着,惨叫声更像是打响这天劫的奏章。

“姑娘,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啊。眼看着雨越来越大了,我们撑不了多久的。”巫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朝离歌喊道。

此刻的离歌被狼王护在身后,一颗颗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生疼,她从没见过如此大规模的‘屠杀’,没错,这简直就是上天的屠杀,离歌眼睛通红地看着那一直往下落的大小野兽,以及‘尘埃’族人。

“墨,我们往那边去。”离歌从狼王的肚子下面伸出头,趁着闪电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当看到禁地右边有一处石头较密集的地方还没有被雨水冲开,她建议道。

狼王当然也能看得见,它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牙齿紧咬着绳子,而另一头绑在离歌腰上,冒着直往下冲的混合着泥土石头的雨水往那块安全一点的地方走去。

行路中,多少次大块石头直往它身上砸来,它从不躲闪,狼王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身后的人不被碰到,所以没多久,它身上雪白的狼毛已经出现点点殷红,但是下一刻又被大雨冲刷的干净,快的离歌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离歌一边往上走,一边朝身后的人喊道:“跟着走!”

穿靴子的加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