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女君古芮国之芮姜传奇

一代女君古芮国之芮姜传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历史重演使归乡

秦国,议事大殿。

「国君,这些年来,芮国这边对芮伯万都没有什么表示,也没有任何问候,当初将芮伯万花了这么大的功夫给掳回了我秦国,做了质子,就是希望他能发挥一些作用,挟芮伯万以令芮国,以令摄政国母芮姜,若能控制芮国,那我秦国的东进策略就有突破口,能有进展,您看是不是要给芮伯万、芮国施加点压力?」一臣子说道。

另一臣子立马表达不同立场说道,「小臣以为,给芮伯万、芮国施加压力恐怕是无用,芮国摄政国母芮姜并非一般女子,当初她能在芮伯万即国君位没有多久,就将芮伯万拉下来,流放到魏国,由自己亲自摄政,另立新君辅佐,这一系列的行事作法,就表示摄政国母芮姜没有妇人心性,相反地此女性相当果敢坚强,她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判断芮伯万无法担任芮国明君,所以很快下了决定,直接废了芮伯万,同时于魏国协商好,将芮伯万送至交好的魏国,使芮伯万虽在魏国做质子,但没有危险,若没有坚强心志,存一丝妇人之仁将芮伯万留在芮国,反而会让芮伯万陷于被新君杀害的危险之中,毕竟芮伯万存在于芮国内,无论如何对新君都是威胁,之后摄政国母芮姜亲自摄政,自立新君,这也是她坚强心志的展现,能够不畏悠悠之口,顶上女君谋权的恶名,戮力为之,此等压力非一般人能承受。」。

众人点点头,纷纷表示赞同,也露出对摄政国母芮姜的佩服之意。

臣子继续说道,「之后,即使周天子以王师之名,组织了联军攻打魏国,掳获芮伯万,至我秦国为质子,摄政国母芮姜的表现也令人刮目相看,首先她对于周天子、各诸侯国施予的压力与看法皆能一肩扛下,天下有人评论她是因为背靠强大的母国齐国,所以大胆妄为不理会周天子的统治地位,但齐国向来尊王,表面上还是做得很周到的,不至于放任摄政国母芮姜这样的举措,所以探究摄政国母芮姜的目的,小臣以为,她纯然是站在芮国的最大利益考虑,个人信念无比坚定,所以她胆敢无视周天子,专注发展建设芮国,给芮国立最好的新君,至于此等坚定信念从何而生,尤其她还非芮国人,值得探究。」。

「那为何现在对芮伯万、芮国施压无用呢?」一臣子问道。

「这位摄政国母芮姜不但有异于常人的坚强心志,还有过人的智慧,其实从联军掳质子开始,她与芮国都没有表态,因为芮伯万一旦脱离魏国,他就成为了一枚有价值的棋子,那也就对芮国的生存与芮伯万的生命产生威胁,那如何将芮伯万再变回没有价值呢?就是对他不闻不理,这样反而能保他性命,保芮国安全,所以联军掳人时,芮国完全不应,到秦国当质子,芮国完全不应,如今数年过去,芮国还是完全不应,因此小臣估计现在对芮伯万、芮国施压,芮国还是会相应不理的。」这臣子继续剖析说道。

「那我秦国不是亏大了,费了那么大的功夫,运作了周天子与联军,结果掳回来一个无用的质子,一个芮国不在乎之人。」一小臣扼腕说道。

「那也未必,相反的,这反而证明芮国的摄政国母芮姜很在乎芮伯万,存有护犊之情,处处为他打点,处处顾他性命,替他打点魏国,不让他与芮国新君产生矛盾,性命无忧,还替他造成一个弃之不顾的假象,如此芮伯万就不会成为各诸侯国争抢的目标,生命安全无虞。」臣子解释说道。

「那于我秦国还是无用啊?」小臣说道。

「有用,端看如何用,就是因为摄政国母芮姜在乎芮伯万,更该将芮伯万送回芮国。」臣子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秦国费了这么大的力,竟是为了成全他们母子之情?」小臣不平说道。

「爱卿请说。」秦宪公听了这么久终于出声说道。

臣子恭敬说明道,「若将芮伯万拱手送回芮国,摄政国母芮姜必会保全芮伯万,如此一来新君姬重必会忌惮猜疑,破坏了目前芮国内部的平衡,造成混乱,芮国政局不稳,我秦国才有可趁之机。」

「有理,择个日就这么办吧。」秦宪公说道。

但天难堪,命靡常,秦宪公突然去世,秦国政局动荡混乱,曾经发生在芮国的情况,历史重演在秦国,秦宪公去世后,各大臣势力拥护不同子嗣继位,相似的历史在不同国家重演,相隔不过短短数年,真是天意难料。

秦国遂托辞为避免芮国趁国之危来攻打,将芮伯万顺势送回了芮国,此时距芮伯万被秦国掳为质子,已有六年,距芮伯万被逐出芮国,已有八年。

在回归芮国国都的马车上,无奈的芮伯万反而双眼茫然的望着车外,颠沛流离,先前在魏国做质子,之后转到秦国做质子,没想到不过数年,他竟然就能回归故里,他没有兴奋喜悦,没有近乡情怯,只有无尽的茫然,他的将来会是如何?他的命运会是如何?

芮国,新君姬重的书房。

一个挺拔俊逸,冷静稳重,脸上线条刚毅,目光清淡,看不出情绪的青年男子,端正地坐在桌子前专注地看着奏文,他就是芮国的国君姬重,当年那个被摄政国母芮姜扶持上芮国国君之位的十六、七岁少年,经过这些年的成长历练,虽然面色俊逸依旧,但初时的精亮目光,已收敛为现在的清淡,初时散发的英勇正直之气,已内化为刚毅的力量,成为了现在这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国君,这时宣达通报,摄政国母芮姜进了书房。

姬重阖起正在阅读的奏文,起身迎接。

「摄政国母来了,这边坐。」姬重说道。

「国君在忙吗?」芮姜问道。

「没有,刚好要休息了。」

「那好,我有一事想找国君商量。」

「摄政国母请说。」

「国君也知道,芮伯万将被送回芮国,已在回来的路上了。」芮姜开门见山说道。

「这我知道。」。

「国君有什么想法?」

「再将芮伯万送去某一个友好的姬姓诸侯国,怕是行不通了,各个姬姓诸侯国皆看见魏国的前车之鉴,不但可能得罪了周天子,还遭致兵戎相向,还没有甚么实质的好处,怕是没有一个姬姓诸侯国愿意收留芮伯万,若是送去了非姬姓诸侯国,则怕也没有这样的情谊,论到尚能有情谊的非姬姓诸侯国的话,若是将芮伯万送至摄政国母的母国齐国,目前的齐国国君吕小白,崇尚尊王,表面上并不想违逆周天子,怕是也没有可能,所以我认为只能将芮伯万留下,留在芮国。」姬重说道。

「是,这就是秦国的主意,国君有什么解决之道?」芮姜继续问道。

「身为被扶持的新君,初期我不能动芮伯万,周天子在看,各姬姓诸侯国在看,秦国在看,其他诸侯国都在看,我若动了他,动辄得咎,人人都有为芮伯万出兵的借口,这会令我芮国于水火之中,这也是秦国的主意,所以我打算将芮伯万留在宫殿里,就近观察,观察他私下有没有同秦国联系,私下有没有同朝臣联系,但最重要的目的是阻绝,阻绝有心之国,有心之人,无论芮国外部,亦或芮国内部,主动接近、接触芮伯万,想要操纵他,想要利用他,在芮国掀起轩然大波,兴风作浪,趁机谋夺利益,损害芮国与芮国臣民,我芮国国君姬重绝对会阻止这样的情况发生。」姬重说道。

「那之后呢?」芮姜再问道。

「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我也不会动芮伯万,若他能安分守己,我何必动他,若他失去利用操纵价值,我何必动他,即使他不能安分守己,仍心存野心,或是甘被利用,破坏芮国稳定,我还是不会动他,八年经营,我姬重有信心能压制阻止芮伯万,最重要的是我明白摄政国母的心思。」

芮姜欣慰地听着姬重的看法。

「我明白摄政国母的护犊之心,即使芮伯万非摄政国母亲生,但也是见他自小成人,必有感情,何况芮伯万是王伯先国君芮桓公唯一的儿子,唯一的血脉,摄政国母必会照看他保护他,而我姬重自小受王伯先国君芮桓公与摄政国母培养教诲,并将芮国大任赋予于我,恩情巨大且深远,姬重的所有都是王伯先国君芮桓公与摄政国母给予的,无以为报,所以姬重照看保护王伯先国君芮桓公的唯一子嗣,当所为之,姬重成全摄政国母照看保护深深爱慕之人的唯一子嗣,当所为之。」

「国君智慧过人,气度不凡,国母也深感佩服,芮伯万回来后我也会好好约束他的,无论如何,在你王伯先国君芮桓公与摄政国母心中,芮国永远第一,而国君你是芮国的基石,你就是芮国,永远是我摄政国母首要照看保护的人。」芮姜明确说道。

西奈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