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婚:前夫请放手

第9章 跳车寻死

有那么一瞬,温宁是想过答应的,只是那一瞬过后她还是摇头拒绝了。

楚明阳笑的有些无奈:“就知道你不答应。”

起身楚明阳去窗口打开窗户,风吹进病房,是一股草木的气息。

站了一会,楚明阳说:“你弟弟的事情,我会帮你!”

温宁看着楚明阳的背影出神,他们认识很久了,很小就认识。

楚明阳和众多的豪门少爷一样,都有一个普通人羡慕的家世,但他比一般的少爷多了踏实好学。

原本两人可以如大人所愿订婚成婚,但温宁喜欢楚寒阳的关系,没有走到一起。

如今楚明阳再度出现,温宁不想有任何瓜葛。

从床上下来,温宁道别:“谢谢楚先生的帮助,我先回去了。”

温宁拖着沉重的腿,头还有些眩晕,她想就这么走。

但她还不等离开,就被转身的楚明阳抱到了床上,命令般要求:“不许起来!”

温宁呆了一下,正准备拒绝,门便被人推开了。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病房门口,楚寒阳就站在那里。

温宁的手一缩,如惊弓之鸟吓得魂不守舍,急忙推开楚寒阳坐到了里面,紧紧抱住自己,生怕下一刻遭遇不幸。

楚明阳这才缓缓起身,他看着温宁,知道她怕,没有再勉强。

楚寒阳从门口进来,停下来以平视的角度对着楚明阳同样英俊的脸:“你在干什么?”

楚明阳恢复沉着冷静:“没什么。”

楚寒阳看了眼温宁,嘴角噙着一丝笑:“没什么?还是你想重温一下,那晚的龌龊?”

楚明阳不想争辩:“温宁现在身体很差,你就算恨温宁,也该放了她,没有她,你会走到今天?”

当初的楚寒阳,多少人想要他死,他无权无势,仅凭能力,会有今天?

如今温宁出事,全是他一手造成,他恩将仇报,还不够么?

四目相视,楚寒阳目光更加冰寒,他一笑,仿佛可以冰封整个世界,却能极致到颠倒众生。

温宁看着楚寒阳的脸,看的出神,曾几何时,这张脸让她可以不顾一切,可如今却如阎罗,令她胆战心惊!

“下来!”楚寒阳转身看向温宁,刚刚还震怒的脸,此时已经风平浪静,仿佛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根本不存在。

温宁不敢拒绝从床上起来,一瘸一点的扶着床。

“是你勾引他?”楚寒阳问,温宁点点头,承认了!

楚寒阳浅笑生魅,语气平常:“你信不信,我把你弟弟的腿打断?”

温宁看楚寒阳,已经被吓到:“温霆在你那里?”

“寒阳,你们离婚了!”楚明阳刚想说话,被楚寒阳一拳打过去,男人如敏捷的豹子一样,挥动起拳头,收放间恢复冷峻优雅。

楚明阳撞到桌上,脸色异常难看。

“你是自己走,还是我扔你出去?”楚寒阳扭头看去,眼底是丝丝冷冽!

温宁没有任何抗拒朝着门口走,心里不断打鼓,温霆怎样了。

从医院出来温宁坐进楚寒阳的车里,楚寒阳转身看向一同跟出来的楚明阳:“别让我再看到你。”

上了车楚寒阳看了一眼时间,看向靠在门口的温宁:“你弟弟在什么地方?”

温宁看楚寒阳:“不是在你那里么?”

“不说是吧?”楚寒阳捏住温宁的下巴,目光深了几分。

“放了温霆吧,他还小,什么都不懂,一切都是我做的。”温宁拉住楚寒阳的手,试图祈求他。

楚寒阳的眉头一沉,低头看向温宁的手,温宁意识到什么,立刻拿开了。

楚寒阳转身看向车子前:“先回别墅。”

司机回别墅,温宁更担心了。

跟在楚寒阳的身边,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事情。

但她能跳车么?

车子一路疾驰,温宁想了很多,楚寒阳的针对,无非是要折磨她,让她更痛苦。

要是她死了,温霆就没事了!

车里有解锁器,就放在车子中间的储物盘里,平常司机下车,留给楚寒阳备用的。

温宁一直盯着那个地方看,不知道斟酌了几次。

就在楚寒阳扯了扯领口,呼吸的时候,温宁忽然抓了一把解锁器。

司机和楚寒阳同时一怔,车门就在此时推开,温宁纵身就要跳下去。

司机车子晃了一下,温宁半个身子都出去了,楚寒阳一把拉住温宁的手,将人带进怀里,温宁也因此磕的手臂脱臼。

被楚寒阳按在怀里,温宁瞪着眼睛呼呼喘气,司机吓得把车停在路边,车子后面的车子陆续开走,本想骂两句,看到车牌号,都选择了沉默。

楚寒阳双眼发直,用力抱着快死掉的温宁。

温宁闭上眼睛,楚寒阳把温宁推开,一巴掌打了过去,温宁闭上眼睛,等着他打。

下一刻,楚寒阳一把捏住温宁的下巴,温宁只能睁开眼睛。

看着楚寒阳愤怒的俊脸,温宁那双空洞的眼睛,已经没有任何波澜。

楚寒阳一把甩开温宁,转了过去。

温宁躺在那里,根本动弹不得,全身最疼的就是肩膀,她喘着气,翻身想要起来。

司机立刻下车,将后车门关上,生怕温宁下车跑了。

楚寒阳想到什么,捏开温宁的嘴,温宁睁开眼睛,注视着楚寒阳,那双空洞的眼睛一下撞进楚寒阳的心里,楚寒阳的心一沉,一把有将人甩开了!

温宁别开脸,许久才从楚寒阳的腿上离开。

砰!

温宁落到车里,摔得紧闭双眼,那张脸痛苦不已,但她竟没吭声。

挣扎着想起来,楚寒阳的黑皮鞋一脚踩在温宁的小腹上。

那种柔弱无骨的触感,登时让楚寒阳的呼吸一促,他的目光落在温宁的身上。

身体某个部位开始不安,他的脚动了一下,身子向后靠在车椅上,解开扣子,楚寒阳咬了咬牙:“缺男人了?”

温宁疼的全身冒汗,听不清楚寒阳说什么,她只是想挣扎着起来,但越挣扎越是起不来。

肩膀脱臼了,她很疼。

慌乱中,温宁找到楚寒阳的手,一把拉下去,张开嘴咬住。

楚寒阳睁开眼睛,温宁咬着他的手呼呼喘气,楚寒阳此时才注意,温宁的手臂有问题。

弯腰将人拉起放到一边,楚寒阳没有把手抽开,温宁哆哆嗦嗦的看着楚寒阳,全身抖动不停,楚寒阳用另一只手摸了摸温宁的肩膀,温宁疼的紧闭双眼,把他的手咬住了。

楚寒阳看了眼被咬住的手,不是不疼,只是他没想过抽走。

用力一掰,温宁嘤咛了一声,人就晕了。

舒舒本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