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婚:前夫请放手

第30章 只要见温霆

要是放在过去,这种话温宁会接过来,但今天她再也没有心情了。

温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楚寒阳。

而她那双眼睛空洞的好像看不到这个世界一样。

楚寒阳放下杯子,抬起手拉扯了一下领口,领口的扣子随即便打开了。

喉结滚动,往下就是锁骨。

虽然是男人,楚寒阳却是无数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伴。

曾经,温宁也是其中一个。

只是时过境迁,一切都在变,变得不可挽回。

楚寒阳弯腰双手按在被子上,倾身而上,目光深沉,漆黑的眸仁落在温宁的脸上,是不容拒绝的威慑。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一直很想我要你?现在不敢了?怎么?性子磨平了?温家大小姐,就这点本事?”

楚寒阳字字诛心,温宁的心是疼了一下,但很快就不疼了。

她说:“温宁死了,现在我就是一条狗,楚三少的狗。”

楚寒阳的眸子一沉,全身紧绷。

温宁主动亲了一下楚寒阳的嘴唇,楚寒阳眸底寒气森森,温宁视若无睹,双手搂住楚寒阳的脖子,开始调情。

楚寒阳推了一下温宁,试图把温宁甩出去,但他没甩开,温宁反倒靠的更近了。

两人贴到一起,楚寒阳忽然压过去,温宁被按在了床上。

温宁躺下,呼吸起起伏伏,她想屏蔽所有的感觉,但还是不行,她还是很恶心!

楚寒阳怒视温宁,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朝着身上拖了一下,附身咬了一下温宁,温宁吓得直抖。

楚寒阳已经把持不住,抬起手摸了摸温宁的脸:“是你惹我的?”

温宁挣扎了一下,她后悔了。

楚寒阳一把按过去,低头朝着温宁脖子上嗅过去,他吸气,温宁便吓得拍打楚寒阳:“放开,放开我……”

楚寒阳扯了一把被子,把人蒙住,温宁挣扎不开,终于放弃了。

楚寒阳折腾了一会,翻身才躺下。

温宁累的喘气,楚寒阳离开她马上裹住了自己,躲在被子里不出来。

楚寒阳在她身后躺着,扯了扯衬衫,把身上的衬衫脱下去,腿放到温宁的身上,才闭上眼睛。

温宁不敢动,被压着腿都麻了。

温宁实在熬不住了,才翻了一下身,想平躺着,楚寒阳的腿拿下去,温宁起身看向楚寒阳,看他好像个地痞无赖一样躺在那里,温宁便懊恼,当初怎么会那么傻!

温宁起身去洗手间,刚进门,楚寒阳就睁开了眼睛,看洗手间那边脸色极寒。

温宁方便了,从洗手间出来,楚寒阳还在睡。

温宁实在不想上床,就在沙发那边坐下,看着楚寒阳睡。

有那么一刻,温宁看到水果刀想过杀了楚寒阳,只要楚寒阳死了,温霆就安全了。

温宁咬住嘴唇,对着水果刀艰难的吞咽着唾液,杀了楚寒阳,世界都安静了。

温霆就没事了!

伸手过去,抓起刀子,温宁准备去杀了楚寒阳。

“放开!”楚寒阳忽然睁开眼睛,怒喝了一声,温宁吓得一把扔开刀子,缩在沙发里,吓得脸都白了!

楚寒阳从床上下来,弯腰把地上的水果刀捡起来,随手扔到垃圾桶里,温宁被吓得一哆嗦,抬头看楚寒阳张了张嘴,没说话,反倒看向地面。

“你的命是我的,我不让你死,你永远都不能死!”说完楚寒阳转身回了床上,躺下闭上眼睛去休息。

温宁看了眼刀子,想着楚寒阳的话。

“你过来,给我捏捏!”楚寒阳上帝似的,温宁不敢违抗,起身上床,坐在一边准备给楚寒阳捏捏,楚寒阳翻了个身趴在床上:“会踩么?”

温宁愣住,半天不说话。

在温宁看来,即便踩背已经成为一种放松身体的按摩选项,但男人的背,也不是谁都能踩的。

她不干净,这辈子再也不会踩男人的背了吧。

曾几何时她想过踩楚寒阳的背,可惜她错了。

等不到温宁的回答,楚寒阳不耐烦:“捏吧。”

温宁转身跪坐在床上,给楚寒阳捏,楚寒阳背后硬邦邦的,是长时间各项体育运动得来的。

温宁捏的手疼,楚寒阳一直不喊停,累的温宁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实在是捏不动了,温宁说:“我歇一会。”

楚寒阳眯着眼睛没有回应,温宁坐在床上擦了擦汗,下了床去洗手间洗了洗,从洗手间出来上床继续捏。

楚寒阳转开脸,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对面的墙壁:“没吃饭么?”

温宁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后开始用力。

楚寒阳闭上眼睛:“温宁,你没什么想跟我说么?”

“我想见见温霆,你不是……”

“闭上嘴!”

温宁闭上嘴,捏到楚寒阳毫无反应。

温宁从床上下来,拿了洗漱用品去洗了洗,温宁去洗澡,楚寒阳翻身躺着,看了眼洗手间那边,睡不好!

温宁洗澡洗了一个小时不出来,楚寒阳从床上下去,走到洗手间门口,听了听。

里面还有走动的声音,楚寒阳才转身离开。

温宁洗澡出来,就看到楚寒阳正在点烟。

吸了一口,楚寒阳把打火机和烟盒扔到桌上,打开窗户对着窗户吸烟。

温宁走去坐下,就坐在床上发呆的看。

“我再问你一次,没什么可说么?”

温宁想了又想:“我想见温霆!”

楚寒阳再没说话,碾灭了烟,转身去了外面。

病房的门哐当一声,差点吓死温宁。

温宁注视着病房的房门,两眼发直,心里直打鼓。

当晚楚寒阳没来,温宁也睡不踏实,总想给楚寒阳打电话问问见温霆的事情,又怕惹怒了楚寒阳,不敢打。

一个晚上没睡好,温宁早上开始头疼。

她吃了一粒所谓的维他命总算是好了一点,躺下睡了两个小时,睡的迷迷沉沉就被吵醒了。

楚寒阳站在一边正打电话,看到温宁醒了,转身去了外面。

温宁起身去外面看楚寒阳,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温宁不敢打扰楚寒阳。

电话结束楚寒阳转身,温宁才说:“我想见见温霆,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楚寒阳没理她,径直去了病房里面,温宁急忙跟着进了门。

门关上温宁开始脱衣服!

舒舒本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