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锦鲤福妻致富忙

第244章 宴席(二)

“咱们去二楼的大厅热闹吧,各位!”

张之前大手一挥,扯下了旁边的红绸布,只见众人大呼,原来这别墅二楼里面还有一个更宽敞的大厅。

“张老板还是张老板,总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来人对张之前使了个眼色便进了大厅。

“大家也跟着进去吧,里面请了法国最好的厨师给大家现场制作美食。”

“张老板真大方,下次继续合作哈。”

“肯定啊,徐总。”

“哈哈,那我进去了啊,咱俩今天不醉不归。”

“一定一定。”

把人差不多招呼完了之后,张之前才走到孙秋丽身边请她入场。

“算你还有点儿颜色。”

孙秋丽把扇子一挥,径直的走进了大厅。

“那可不,毕竟我能买下这栋楼还是拖孙老板的关系嘛,上好的翠石已经送到你家里了,回去就能看着。”

“那我的红珊瑚呢?”

她停下脚步用扇子遮住脸转头问道。

“珊瑚还得一会儿,人家打捞上来我得修整修整才能给您送过去是不是?”

“我那然后让要是少一颗珠子就拿你是问。”

“好嘞好嘞孙老板快进去吧。”

几十个人坐在大厅中长式餐桌上,里面都是市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喝着香槟美女相伴,女人们更是争奇斗艳,生怕被别人比了下去,而姚冬雪和孙秋丽则挨着秀梅坐在了右边,尽管秀眉淡妆朴素,也没有被身旁带着首饰的姚冬雪两人比下去。

“韩小姐,这位子坐的真是巧啊。”

说话的正是张之前。

“哎呀,姚夫人你手上是怎么了?”

孙秋丽指着姚冬雪的手腕,全是红点。

“不会是生病了吧,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不不不,不用了,我这是不小心蹭到了不碍事。”

只见姚冬雪慌慌张张的遮起手腕,谢绝了孙老板的好意,然后便转过身来,咒骂了她一句。

服务员推着餐车进了大厅,张之前走到餐车旁,割了一块儿牛心肉送到了姚夫人面前。

“这是给姚夫人的,要不是她我这破烂的别墅也请不到韩小姐这种大人物,得她尝了鲜,我才放心,大家说是不是。”

“对啊,这第一口得姚夫人来尝尝。”

“尝尝姚夫人。”

众人在一旁喊着,攒促着姚冬雪赶紧尝尝,看到大家这么热情,姚冬雪便也不推辞的尝了一口,这肉入口顺滑,像豆沙般绵密。

“张老板厨师的手艺真好,我尝完了,大家也尝尝吧。”

说着站起来把盘子放回餐车上,厨师,把盘子分发到每个人面前,然后在肉上削了几片黑松露,又放了几颗白杏仁。

“这是我研究出来的最新吃法,大家尝尝。”张之前站在一旁说道。

众人拿起刀叉,开始品尝由张老板提供的美味。

“恩不错,这花了钱的厨师就是比自家厨子做的好。”

“谢谢张老板了啊!”

“不客气不客气大家吃得开心才行后面还有十多道菜呢。”

众人坐在桌边交谈,讨论以后经济的发展趋势,想着做什么生意能更挣钱,而秀梅坐在这些人中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喝着水,吃着餐食。

“韩小姐怎么不说话呀?”

“对呀韩小姐也跟我们一块讨论吧,既然还想在家室那么好肯定对未来发展也有独特的见解。”

秀梅听旁人这么说便停下了手中的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巴。

“我们家向来不是我款式平常我也不研究这些东西。到和各位也说不上什么,不过以往来看做慈善事业比做生意要好得多。”

“这话怎么说?”

一位老板赶紧追问。

“人生在世得多积点福,不然再有钱也花不出去,你说对不对?”

说晚安绣眉颇有深意的看了看周围,尤其是姚夫人的地方,不过姚冬雪自己并没有注意到秀梅看了她,只是旁人瞧了便些似懂非懂。

“明白了我懂了韩小姐的意思。”

“我这孤陋寡闻也只能讲这些了。”

“韩小姐说的才是真理,咱们这些做生意的,最怕哪天运气不顺了?一下子破产那不就玩完了。”

这话里有话,姚冬雪半天了才反应过来,不过是秀梅开的口她便觉得并不是在说自己,可旁人早就明白了秀梅的意思。

今天赴宴的人里面有一大半都和张老板是朋友,另一小半基本都被姚冬雪挖苦辱骂过,不管是他们还是他们的家人,对姚冬雪都恨之入骨。

要不是听到能看到姚冬雪的笑话,他们也不会开车这么远来吃一顿随处可见的饭菜,有钱人的圈子不是姚冬雪能硬融进来的。

“姚夫人,我听说有人看见你去珠宝店买钻表了?你不是说上次的钻表是朋友送的吗?”

“钻表?姚夫人那么有钱的吗?”

“不是说姚夫人向来以节俭自居吗?咋可能去买钻表呢,一定是你看错了。”

男人赶紧摆手,说自己就是看见,不知咋的姚夫人出来的时候里面的柜员还哭了。

姚冬雪赶紧反驳说自己只把朋友给的表送过去修理,不是宴会上她带的那只,没想到两天了他们摁了没处理好,自己一气之下便发了脾气,并不是故意的。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

“啊是是。”

可话刚一出,姚冬雪突然闭上了嘴她转身看向秀梅。

“钻表?”秀梅心里揣着明白装糊涂,脸上写着委屈。

“姚夫人为什么不跟大家说钻表是我借给你的呢?”

“我这。”

姚冬雪刚准备解释,只见秀梅突然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不是妹妹,不是你想的那样,送过去修理的那只表不是你借我的那只。”

“借的?”

大家也跟着疑惑起来,这姚冬雪前面不是说这表是人送的吗?怎么又成借的了?

“我后面去看了,那只表就是姚夫人在宴会上戴的那只。”

“这你借了别人的表怎么还能说是自己的呢?”

“对啊对啊”

“我这。”

姚冬雪看着桌子上痛哭的秀梅,又看着众人指责的眼睛,她本来想让秀梅过来替自己撑腰的怎么会成这样。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

“那还能是怎么样!!”

何以歌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