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锦鲤福妻致富忙

重生八零,锦鲤福妻致富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0章 要钱

“那好吧,那我把剩下猪蹄给炖炖,弄只鸡。”

“行。”

俩人把工具收拾收拾就往家里走,韩平山牵着秀梅的手,一直在想自己这高考完如果考上了也得三四年,然后再工作,折腾折腾也得和五六年差不多了,不知道秀梅会不会嫌时间长,要是能早点儿挣钱让秀梅搁家里享福就好了。

给自己生个一儿半女的,大白胖的小子,那自己可不得开心死,这萍菊也有了方向,萍兰嘞学习也不用担心,就这么慢慢来吧,希望秀梅愿意等自己。

第二天天一亮,秀梅和韩平山就赶紧起床把家里收拾的亮亮堂堂的,然后又宰了只鸡在盆里腌着就等萍菊回来直接下锅。

这太阳慢慢的都升到了头顶,路口那里却还是没有萍菊的人影,好不容易看到个人,却是别人家里的小孩儿在乱逛。

“嫂子你说我姐啥时候到啊,这都大中午了。”

“把衣服穿好,快十二月了,别给自己冻着了,你姐再过会儿就回来了。”

萍兰用筷子敲敲桌子,她今天都不知道听了多少个再过会儿了。

秀梅往门外望着,时不时整理下自己的衣服,怕等会儿萍菊回来看自己穿的寒酸心里该不是味儿了。

“噔噔噔—”

一阵敲门声响起,秀梅赶紧站起来往外瞅,却看见昨天那些个老太婆又来了。

这下子老太婆可变精了,直接躺在秀梅的门中间,让秀梅不怕被别人说闲话就只管把门关上,自己要是出了什么毛病,秀梅可有的赔了。

“你这是干啥大娘,我妹子今天回来能不能别闹了。”

“你给我道歉,一人赔点钱我们就不闹了。”

韩平山听到声音也出来了。

“你让我媳妇儿赔啥钱?那东西又不是她搞坏的,再说了,整个灌溉器都是我们家自己出钱安的,坏了我们还没说是你们弄的,你咋还来挑我媳妇儿的事儿。”

老太婆可不管韩平山又没有理,她现在就是要钱,这韩秀梅开养殖场,昨天又抓了不少鱼,手的东西多着呢。

“那我不管反正昨天停水,我们这些个老骨头自己又抬水去浇,都差不多扭到了腰,你要是早点儿发现它坏了,我们也不会受这罪。”

“你们倒是道理多的很,其他人咋都没来找我媳妇儿事儿?我们还没向你收钱呢。”

秀梅看着韩平山越来越激动,赶紧拉着他,怕他再跟这些没脸的泼皮婆子喊起来。

“得了得了,不跟他们讲,今天萍菊回来,不要闹别的事儿,说吧要多少钱。”

“一个人十块。”

这老婆子一出口就不怕秀梅不给,她知道秀梅有这个钱,今天拿不到他们十多个人柳堵这了。反正每个人都拿了馍馍,大不了一直耗着。

“奶奶的,你们咋不去抢呢?当我的钱大风刮的?我看那开关就是你们自己搞坏的赖我头上的吧?”

老太婆一听马上换个姿势,抱着门开始大声嚷嚷起来。

“乡亲父老们啊,你们快来看看啊,这丫头欺负人不赔钱啊。”

这老婆子刚躺下没多久,其他几个也跟着不是坐在墙边儿,就是扒着门角。

“哎哟,疼啊,好疼啊,快赔钱啊。”

周围的人听到这么些个老太婆的声音也都赶过来看热闹。

“秀梅家这是咋了?”

“听说是给人家婆子撞倒了不赔钱。”

“你才刚出来你从哪听说的?这话真的是乱说,嘴那么碎,以后我看谁嫁给你。”

“哎哟,我知道错了嘛,那地上的老太婆她自己喊的,哪能怪我,你打我干啥,给我打坏了你哪有儿子给你去媳妇儿。”

旁边的人让母子俩不要说话,静静的看着就好,只见那老婆子在地上翻来翻去,肥胖的身体倒像个皮球,惹的大家都笑了起来。

秀梅看人越聚越多,心里烦躁的不行,这好不容易萍菊回来了,又出这档子事儿,要是萍菊看到了,快是得羞愧死了。

老婆子们的声音越来越大,秀梅怎么说她们都不肯走,弄到最后秀梅只好回屋取钱消灾。这钱还没拿出去就被一只手拦住。

秀梅抬起头看着手的主人,竟然是萍菊?她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褂,梳着马尾,自己一时没认出来。

“嫂子,我来,你在屋子里坐着就好。”

说着把包放到方博手里,然后对萍兰使了个眼色,萍兰一看马上就懂了,赶紧回屋里拿了两个棍子,上面还绑了一些扣子。

只见萍菊把外套脱掉,卷起袖子,拿着棍子就要往门口的老婆子身上打,这些老婆子不傻,看到棍子快落到自己脸上,马上捂着头爬了起来。

“你干啥萍菊,你咋能打大娘。”

“哎哟喂,我有你这大娘?我爹这一辈子是单传,我连大伯都没有,哪来的大娘?”

说着就要往老婆子身上再打一棍。

“你嫂子欺负我们,我们要钱怎么了?有错吗?”

萍菊一下子笑了出来,对萍兰使了个眼色,萍兰直接把刷锅水倒在老婆子身上。

“好闻吗?好闻我让我妹子再给你泼一次。”

“哎不敢闻,不敢闻,五块,就五块,我们不要十块了,给五块就行。”

“五块?你们也说的出口?要点儿脸吧,都这么老了还不给自己积点儿福吗?你不能你儿子长年不在家来欺负我嫂子吧,挣的你的钱了?”

老婆子第一次见萍菊这副模样,周围的这一下算听清了,和着这老婆子们就是来坑钱的啊。

“那,那你嫂子把那浇水的玩意儿给弄坏了,我们这些个老骨头只能自己抗水,闪着腰了我们去哪说理去?”

看热闹的人一听,全都开始说老婆子自作自受,人家秀梅自己出钱安的,就算停了也是人家的事儿,没安灌溉器之前谁家不是自己抗水浇地的,那时候倒没见他们闪着腰。

“没理你们都能说出个理来。”

萍菊把棍子往萍兰手上一放,然后从方博手里拿出了医疗箱,掀起老婆子的衣服就准备给她扎针。

“你要干啥?你是要弄死我吗?”

老婆子连连后退。

何以歌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