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2021年4月下)

第3章 新传说

选小偷

■ 朱关良

有选村长、选劳模、选先进的,你听说过选小偷吗?

故事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一个叫“不大远儿”的生产队里。

这年秋天,王队长领着队员上山背豆子,地里豆子十捆为一码,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到了地方,有个队员眼尖,指着其中一码豆子喊道:“豆子丢了一捆!”

王队长狠狠剜了那个队员一眼:公社派来的工作组正在生产队里蹲点呢,就站在旁边,他这么一嚷嚷,不是给集体抹黑嘛!

没办法,查吧!

王队长带人把生产队翻了个底朝天,没发现啥线索,但工作组不依不饶地追着要结果。王队长一咬牙,换上200瓦的大灯泡,连夜把全队男女召集到队部——今天必须把案子破个明明白白!

王队长开门见山地说:“指望小偷自己站出来是不可能了。既然这样,咱大伙儿投票选举吧,看谁像小偷就投谁一票,谁得票最多谁就是小偷!”

队员们觉得队长这主意既新鲜又扯淡,在下面嘻嘻哈哈地议论起来。

王队长生气了,一拍桌子:“你们居然笑得出来?谁再笑,扣三天工分!”

这下大伙儿严肃起来,对着分到手的纸条冥思苦想,琢磨该写谁的名,谁的名该怎么写——好多人都不认字呢!

张小虎是个活跃分子,看到哪位乡亲犯难了,就主动凑上去,“叽叽喳喳”说两句,然后帮着人家写上名字。

很快,一百多张“选票”收齐了。民兵连长唱票,生产队会计往黑板上画正字。

民兵连长刚读了五张票,王队长就坐不住了:“怎么他娘的都写我的名!”他端过装选票的箱子,迅速把所有的票都看了一遍,气得脸上的肉都哆嗦了:“这是有人想把水搅浑哪!谁出主意写我的名字,谁就是小偷!”

大伙儿把目光“刷”的一下都投到了张小虎身上——刚才就是他撺掇的,队员们也觉得逗逗队长挺好玩儿,就都投了队长的票。现在听王队长这么一说,张小虎还真挺可疑。

王队长直勾勾地盯着张小虎:“不用选了,就是你偷了豆子,你承不承认?”

张小虎犹豫片刻,挺直了腰板道:“不就是一捆豆子嘛,我认了!”

张小虎哪里想到,厄运从此伴随而来:他先被生产队收拾一顿,接着又被工作组拉到四邻八村批斗,刚处半年的女友也立马和他划清了界限……张小虎从人人喜欢的好青年变成了臭狗屎,人人见了他都躲着走。

张小虎如过街老鼠般熬了五年,村里包产到户,他总算解放了,承包了一片没人要的山地,躲开人们的视线。他本身脑子就灵,又肯吃苦,没几年时间,成了村里第一个万元户。

家里有了钱,他爹老张头的腰板儿也硬起来了,第一时间张罗起小虎的婚事来——孩子被耽误这几年,在村里都成老光棍了。

老张头找上了媒婆邢婶。看着老张头手里的一篮子苹果,邢婶咽了口唾沫说道:“咱村拢共就那几个人,和小虎年龄相仿的姑娘,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不如我帮你问问赵寡妇?”

“去你的,这不是成心糟践人嘛!小虎再不济也不能娶个寡妇!”老张头气得把篮子往地上一摔,怒冲冲地走了。

邢婶被老张头喷了两句,心里不痛快,晚上纳凉时,忍不住就和老乡们嘚吧起来:“老张家挣了几个臭钱就嘚瑟上了,也不想想他儿子啥身份。小偷,大伙儿选出来的小偷!赵寡妇配他都白瞎了,还在那儿挑三拣四呢!”

邢婶嘴上痛快,不想却惹恼了旁边一个人。谁呀?刚刚当上村小学老师的林杏!

林杏“腾”地站了起来,不高兴地说:“邢婶,小偷可不是大伙儿选出来的,是王队长硬安上的!”

邢婶撇撇嘴:“这是五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你才多大,十五六岁吧?你知道个啥?”

林杏毫不退让:“十五六岁啥不知道?那时我爸还顶着右派的帽子呢,现在不是早就平反了吗?老黄历翻不得!”

邢婶被噎得一愣,悻悻地道:“我说不过你这个老师,有能耐你帮张小虎找个对象!”

林杏脸一红,半天没吱声。

邢婶得理不饶人:“要不是他比你大七八岁,我看倒是可以撮合撮合。”

林杏忽然一挺胸膛:“大七八岁咋了?你去撮合吧,撮合成了给你买猪头!”

乡亲们惊得下巴掉了一地,瞠目结舌地看着她。林杏吃不住劲,一跺脚,转身跑了。

邢婶回过神来,咂咂嘴说:“这丫头疯了吧?听说镇长儿子追她都没吐口,不会是真看上张小虎了吧?就她这条件,她爹也不能同意呀!”冷不防黑影里又站起个人来,在树上磕了磕烟袋:“我同意,你让老张头来提亲吧。”此人正是林杏的父亲,早坐那儿听半天了。

两头赚好的事儿谁不爱干呀,第二天邢婶就到老张家说媒去了。老张头喜笑颜开,张小虎却有些扭捏:“我一直拿她当个小孩儿,这事儿闹得……”

邢婶又去问林杏父亲有啥要求,老林摆摆手:“彩礼一分钱不要,就是婚礼得在老队部举办,由王队长当证婚人。”

很快到了正日子,全村老少都到齐了,王队长先在台上热了热场,忽然神情严肃起来,郑重地说:“在婚礼举行之前,我要先给张小虎同志平反,摘掉他小偷的帽子。当年是我冤枉了他。”

有人高声问道:“那小偷究竟是谁呀?”

王队长摆摆手:“就是一捆豆子的事儿,啥偷不偷的?都怪那时候太穷了……不说了,保密!”

不料林杏猛地上前几步:“要说!不能让小虎哥白白背这些年黑锅,当年那个小偷就是我!”她深吸一口气,说起当年那段往事来。

五年前,林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家里粮食不够吃,每天饿得头昏眼花。那天她到山上找野果子,路过豆子地时,忍不住剥了一把豆粒,跑到旁边的沟里用火烧着吃,结果非但没吃饱,反而把馋虫勾出来了。于是她抱起一捆豆子来到沟里,准备大吃一顿,结果听到有人来了,赶紧弄灭了火堆,躲在沟里不敢出声。没想到,一捆豆子居然引起了轩然大波,队长把全生产队的人集中起来选小偷,林杏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感觉天都要塌了。最终,张小虎被队长指认成小偷,林杏逃过一劫,心里庆幸不已。

然而,随着林杏一天天长大,看到张小虎受到的委屈,她的心里越来越内疚,每天脑中都是他的影子。那天邢婶说张小虎坏话,她忍不住站了出来,一激动说出了心里话,倒是促成了一段姻缘。

听到这里,王队长拍了拍张小虎的肩膀:“当时我站在前头,所有人的表情都在我眼里装着呢,能看不到小杏啥反应吗?我真为难呀!老林顶着个右派的帽子,要是孩子再被安上个小偷的罪名,还让这家人咋活呀!你撺掇大伙儿投票都写我的名,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也怪我肚量小,脑子一热,就把黑锅安到你头上了……”

王队长说着说着,眼里闪出了泪花,张小虎忙说:“这事儿早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吗?”

王队长抹了抹眼睛,转向大伙儿说:“事后我再一琢磨,就知道小虎也发现小杏不对劲了,搞这一出是在替她打掩护呢。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帮他平反,没想到他为了小杏,一直不让我说……今天趁着大喜的日子,我给小虎鞠个躬,道个歉!”

张小虎笑着伸手搀他:“别,今天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看到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张小虎,台下几个光棍不约而同地碰了碰杯:“这么好的黑锅,咱咋没捞着背呢!”

(发稿编辑:赵嫒佳)

钓飘龙

□ 何为

在大运河畔的北塘,流传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舞龙形式,称作“钓飘龙”,表演时舞龙头的人手持一根长长的钓竿,钓着龙头凌空挥舞,那龙头随着钓竿上下翻滚飞舞,让人拍案叫绝。

张阿松出生在钓飘龙世家,他的太爷爷张长水是一代高手。待祖上的绝活传到张阿松手里时,有些绝技已失传,但在北塘一带,他还是数一数二的钓飘龙高手,名正言顺地成为了这项非遗项目的传承人。

这天,张阿松看到电视新闻中正在播放东塘“荷花节”盛况,顿时就被吸引住了,只见千亩荷花丛中,一条布龙上下翻滚,忽然,布龙脱离钓竿迎风飞去,舞龙者捷步追赶,将手中的钓竿甩出,钓钩稳稳地钩住了龙头上的铁环……

天哪!张阿松顿时跳了起来,这可是他太爷爷的成名绝技“龙腾九州”呀!可惜到了他父亲手上就失传了。如今见这“龙腾九州”再现,张阿松坐不住了,他决定去东塘寻访这名艺人。

第二天,张阿松坐大巴车来到了东塘。一下车,便是一大片荷塘,荷花丛中有一艘小船,船上站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阿松看着看着,竟忘了留意脚下,一脚踏空,“扑通”掉进了池塘。池塘里的水并不深,但下面是淤泥,阿松怎么也爬不起来。船上的姑娘见状,连忙划船过来,伸出手去拉阿松。

阿松正在乱扑腾,见有人拉自己,就像见到了救命稻草,伸手用力一拉,完了,那姑娘也“扑通”一声被他拉进了池塘……

好不容易,俩人挣扎着上了岸,身上湿漉漉的,全是淤泥,狼狈透了。这姑娘是个热心肠,说:“你是来旅游的吧?我家就在前面,要不先去我家洗一下。”

阿松想想也好,就跟着姑娘去她家。一路闲聊,阿松知道这姑娘名叫严月珠,是土生土长的东塘人,那片荷花塘就是她家的。

到了月珠家,月珠指了指一楼的卫生间说:“你就在这里洗吧,你把脏衣服丢在门外面,我给你洗洗,等下我找套干净的衣裤放外面,你自己伸手拿一下。”

阿松一边道谢,一边进了卫生间。只见卫生间不是很大,一个窗户刚好对着外面的晒场,里面除了应有的设备外,墙角还放着一根可以伸缩的钓鱼竿,估计是家中有人喜欢钓鱼。阿松也没多想,将脱下的衣裤丢在卫生间门外,然后关上门,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

很快,阿松洗完澡,他将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见鬼了,这月珠也太粗心了,将自己的脏衣裤拿走了,可干净的还没送来。阿松在卫生间里左等右等,就是没听到月珠的动静。

正不知所措时,阿松透过窗户缝,发现晒场围墙边靠着个晾衣架,上面挂着男人穿的衣服裤子!可怎么才能弄到那晒着的衣裤呢?阿松绞尽脑汁想着办法,突然,他看到了墙角的钓鱼竿,哈哈!有了,用钓鱼竿将衣裤钓进来!

说干就干,阿松拿过钓鱼竿,从窗户缝中伸了出去,用力一甩,果然被他钓中了一件汗衫。哈哈,再钓条裤子就大功告成啰!

阿松将汗衫穿在身上,得意地又将鱼竿从窗户缝中伸了出去。可是,裤子的距离比汗衫远了几厘米,鱼竿够不着。阿松干脆将窗户推开了半扇,这下好了,阿松将鱼竿用力一甩,鱼线划出一条弧线飞了出去,刚好钓到了那条裤子……

说来也巧,一个中年人刚好路过,见一条裤子悬在半空飘来飘去,吼了一声:“你干啥?”

阿松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吓,手一哆嗦,裤子脱离了钩子掉了下去。阿松不愧是钓飘龙高手,说时迟那时快,他手腕一抖,鱼线极速下坠,再次稳稳地钩住了裤子。他收回鱼竿抓住裤子,探着头朝中年人说了声“不好意思”,便关了窗户,快速穿上了裤子。

阿松出了卫生间,意外地发现,那中年人竟站在客厅里,板着脸问他:“你是干啥的?为啥会在我家洗澡?”

阿松红着脸,将自己掉进池塘的事说了,然后说:“我没等到衣服裤子,估计是月珠姑娘忘了,所以只好用鱼竿钓衣服裤子。”

这时,月珠从旁边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朝中年人喊了一声“爸”,转头看见阿松已穿好了衣裤,说:“你钓衣服裤子的技术不错,我透过小房间的窗户看得清清楚楚。”

“啥?你透过窗户看我钓衣服裤子?”

“对呀!不然我怎么能确定你是钓飘龙的呢?”

这、这是咋回事?阿松彻底糊涂了。

月珠爸笑着说:“这裤子明明已经掉下去了,你手一抖又钩住了,这技术是从哪里学的呀?”

阿松说:“这技术叫‘翻江倒海’,是我家祖传的。”

月珠爸一听,眼睛瞪得滚圆,自言自语起来:“‘翻江倒海’……”突然,他又问阿松:“你也会钓飘龙?你是北塘张家的人?”

阿松点点头说:“对呀!你知道我们张家?”

月珠爸满脸惊喜地说:“我也是钓飘龙的,凡是会钓飘龙的,谁不知道北塘张长水大师?想当初,我父亲与长水大师同台竞技,还用一招‘翻江倒海’与他交换了一招‘龙腾九州’……”

阿松一听,当即兴奋得叫了起来:“你……你就是东塘荷花节上表演钓飘龙的人?”

月珠爸点点头。这可真是巧了!阿松当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师父,请受我一拜!我这次来,就是想向您请教‘龙腾九州’这项绝技的。”

月珠爸忙说:“小兄弟,可不能行这大礼,起来说话。”他扶起了阿松,又说:“真是造化弄人呀,想不到我严家失传的‘翻江倒海’却在你张家发扬光大,而你张家的‘龙腾九州’又扎根在了我们严家。哈哈,你别说向我学了,我还要向你学那手‘翻江倒海’呢!”

此时,一旁的月珠笑着对阿松说:“其实,前段时间北塘老街开园,我去游玩了,你在那里表演钓飘龙,我见过你一面。今天看到你,感觉有些面熟,本想问你是不是钓飘龙的,如果是,也可以和我老爸切磋一下。但你急着洗澡关了门,正巧我将钓鱼竿放在卫生间里面了,所以,我故意将干净的衣裤拿到外面晒着,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用钓鱼竿将衣服裤子钓进来。”

原来是这样!阿松对这个机灵的姑娘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时月珠又说:“真是太巧了,既然你们都有绝技,就互相拜师,互相学习吧。”说着,她调皮地指了指茶几上的茶杯:“你们相互敬个茶吧!”

两人笑着端起茶杯,同时说:“师父,请用茶!”

就这样,月珠爸叫来了那帮舞龙的伙伴,在门口的场地上舞了起来,一边舞,一边将“龙腾九州”的技术要领传授给了阿松。阿松也披挂上阵,将那手“翻江倒海”表演得炉火纯青,并将全部要领传授给了月珠爸。

临别时,月珠爸拍拍阿松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说:“阿松呀!过去的艺人因门户之见,一些绝技概不外传,致使不少招数都失传了。如今,我们既然传承了‘钓飘龙’这项技艺,就得互相交流,取长补短,千万别因为私心而使这门技艺缺胳膊少腿呀,否则,我们就对不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这个称号了……”

阿松郑重地点点头说:“严叔您说得对,我回去就把舞龙队拉来,我们好好交流。”

月珠调皮地说:“下次来,请带好替换衣裤,省得再用鱼竿钓了。”

一句话,说得三人都大笑起来……

(发稿编辑:朱虹)

自作聪明

□ 孙华友

瘦猴是个扒手,由于他胆大心细,犯案不少,失手却不多。这天,瘦猴蹲守在一家手机维修店门口,这时,一个姑娘从店里出来,手里握着一部崭新的手机。瘦猴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姑娘名叫秋雅,早上不小心把手机摔了一下,手机出现了一点问题。秋雅急忙把手机送到了维修店,幸好问题不大,维修师傅已经给她修好了。

秋雅取完手机后,挤上了一辆公交车,瘦猴也跟着挤了上去。公交车上人挤人,秋雅一手拎着包,一手拿着手机,车辆一启动,人开始摇摇晃晃站不稳。秋雅只好把手机塞进外衣兜里,腾出一只手来抓住了扶手。

可没过多久,秋雅就察觉到有异样,她赶紧伸手去掏口袋,心里猛然一惊,手机不见了!秋雅新婚不久,这部手机是丈夫送给她的结婚礼物,里面有很多重要而美好的东西,是万万丢不得的。秋雅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猛一回头,正好跟瘦猴来了个面对面。瘦猴手里拿着一部手机,秋雅一看,正是自己的那部。

秋雅一把夺过手机,怒斥瘦猴道:“我的手机怎么在你手上?!”秋雅一喊,全车人的目光都聚焦过来。谁知瘦猴一抬手,又把手机夺了回去。他眼一瞪,理直气壮地说:“什么你的手机?这明明是我的手机!”

秋雅见状有些急眼,她再次伸手,想去夺瘦猴手里的手机。瘦猴高高举起手机,大声说道:“你说这部手机是你的,那你知道开机密码吗?”自己的手机,当然知道密码,秋雅想都没想,脱口说出一串数字。

瘦猴听了,环顾四周,说:“好!大家都看好了,就看这个密码,能不能打开这部手机。”

瘦猴说完,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按下一组数字,出乎秋雅意料的是,手机显示密码错误。瘦猴看着秋雅,得意扬扬地说:“你可要看好了,看我是怎么打开手机的。”瘦猴说完,又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按下了一串数字,手机一下就打开了。

众目睽睽之下,秋雅的脸“腾”地红到了脖颈。瘦猴还不罢休,他又打开手机相册,调出一张照片,然后举着给众人看了一番,说:“你们看看,这是我的自拍照,要是手机不是我的,怎么可能有我的照片?”

秋雅蒙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此时,开始有乘客替瘦猴说话了:“小伙子说得不错,姑娘,看来是你搞错了!”就在这时,公交车到站了。车门打开,瘦猴骂了秋雅一句:“神经病!”骂完,他急匆匆跳下了车,一溜烟跑了。

公交车再次启动,秋雅才反应过来,她又着急又委屈,忍不住哭了起来。公交车司机了解到情况后,高声说道:“你们谁先替这位姑娘报个警?车上有监控,要是有小偷,绝对跑不了。”

秋雅坐着公交车到了终点站,这时警察也来了。出警的是陈警官,他调取了监控,经过仔细辨认,发现瘦猴确实一直站在秋雅身边,但当时车上人满为患,瘦猴到底有没有偷秋雅的手机,仅凭监控画面并不能确定。

最后,陈警官对秋雅说:“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就是那个人偷了你的手机。你先回家吧,一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秋雅没办法,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家了。

秋雅的丈夫叫刚子,他见秋雅丢了手机就像丢了魂一样,当即跑了出去,又给她买了一部一模一样的手机,并给她补办了一张新卡。秋雅拿着新手机,仍旧气呼呼地说:“我就是想不明白,那部手机明明是我的,可为什么用我的密码打不开,而用那个人的一下就打开了呢?难道他是蒙对的?”

刚子摇摇头说:“一次输入就蒙对密码,那概率比中五百万大奖还低!再说了,那部手机里不是还有人家的照片吗?说不定确实是人家的,你的不知道丢哪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秋雅点点头,她打开新手机,开始玩了起来。

秋雅有个爱好,就是一有空就会打开相册,翻看这些年来自己拍的那些照片。这次也不例外,当秋雅一打开相册,一张最新存入的相片一下映入她的眼帘。秋雅大吃一惊,不由得惊叫道:“刚子,你快过来看啊!”

再说瘦猴,偷了秋雅的手机下车后,那叫一个心花怒放,他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出租屋,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手机关了。瘦猴翻来覆去把玩着秋雅的手机,越看越稀罕,以他对手机的了解,这部手机可不便宜。瘦猴想,等晚上出去找个手机维修店,然后骗维修师傅说手机是自己的,让对方把手机刷了,再转手一卖,说不定能搞几千块钱花花。

晚上,瘦猴揣着秋雅的手机,来到一家手机维修店门口,他四处望了望,没发现可疑情况,便若无其事地走进了维修店。可他刚掏出手机,一只大手就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瘦猴一惊,猛地抬头一看,心里暗呼“完了”,抓住他的正是陈警官。

审讯室内,陈警官讯问瘦猴:“还等什么?老实交代吧!”

瘦猴自以为这次做得天衣无缝,他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到底栽在了哪里。他眨眨眼,不甘心地对陈警官说:“我有个请求,在我招认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这么快就破案了的?”

陈警官冷笑一声,说:“好,那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其实很简单,手机失主注册了云相册,你自拍的那张照片,会自动上传到失主的云相册里。失主用新手机登录了她的云相册后,就看到了你的自拍照。凭借这张照片,就可以认定手机是你偷的!”

什么云相册?瘦猴闻所未闻,看来时代进步得太快了,人不学习就是不行啊!瘦猴感叹完,只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犯罪经过。

当时秋雅去修手机,维修师傅正忙着,就让秋雅先把手机放在那里,过几个小时再去拿。秋雅同意了,维修师傅问她要开机密码,以便开机修理。秋雅说了密码,维修师傅把密码写在一张纸上,贴在了手机背面,随手将手机放在了操作台上。

秋雅前脚出门,瘦猴后脚就进了店内,原来他刚偷了一部手机,想找借口让维修师傅给他刷机。见师傅正忙着,瘦猴就四下打量起来,一眼就看到了操作台上秋雅的手机。

恰在这时,维修师傅起身去里屋上卫生间了,看着这部崭新的高档手机,瘦猴的“职业病”一下就犯了,他一探身一伸手,隔着柜台就把秋雅的手机捞到了手。密码就贴在手机背面,瘦猴很顺利地打开了手机。但瘦猴知道,店内有监控,因此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一瞬间,一个计划突然在瘦猴的脑海里形成了。他打开了手机的相机功能,随手来了张自拍,这才恋恋不舍地把手机放回原处。刚刚秋雅出去的时候,瘦猴是看到了的,他决定蹲守在店门口,直到秋雅来取手机。再后来,就发生了公交车上的那一幕。

瘦猴说到这里,陈警官还有一点不明白,又问道:“当时失主在车上报的密码,为什么开不了机?”瘦猴眨了眨眼,说:“第一次输密码时,我故意输错了一个数字。当时失主已经心慌意乱,加上我输密码的手速极快,因此失主并没看出破绽。”

陈警官听了,撇撇嘴说:“我还以为你使了什么高科技手段呢,只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废话少说,接下来,你把你犯的其他案件全都交代了吧……”

(发稿编辑:朱虹)

治脱臼

□ 崔建华

早些年,有个叫杨大海的羊倌,三十出头,相貌堂堂,还有一手给脱臼的胳膊复位的绝活,但他性格孤傲,独来独往,颇有些世外高人的感觉。

这天一大早,杨大海刚把羊群赶出村口,就听到村主任在身后喊他,他回头一看,村主任身旁还站着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家伙,面相不善。那刀疤脸左手托着右胳膊,看上去像是脱臼了。

村主任对杨大海说:“这是邻村来的,他右胳膊脱了臼,你辛苦帮他治一下吧。”

杨大海瞅了刀疤脸一眼,站着没挪窝。村主任急了:“咋了?大海,还得给钱才给治啊?”

杨大海一脸严肃:“按说村主任领来的人,本不该收钱,可最近我手头有点紧,家里称盐打油的钱都没了。”

刀疤脸听了,冷笑一声道:“我兜里还有两块钱,有种你就自己来拿吧。知道我这胳膊是怎么脱臼的吗?我刚刚撂趴下仨!”杨大海笑了笑,径直走过去,伸手就要往刀疤脸口袋里掏钱。

刀疤脸身子一扭,眼一瞪:“你敢?!”

杨大海冷静地收回手,转身要走,村主任急了,一把拉住他:“大海,别走啊。”然后他转身对刀疤脸说:“钱是身外之物,先治好胳膊要紧。”说着,他试探着去刀疤脸兜里掏钱。刀疤脸许是胳膊疼得受不了了,咧了咧嘴,没有反抗。

杨大海接过钱,一点没客气就装进了兜里,接着一双手就搭上了刀疤脸的右胳膊,只听“咔吧”一声,刀疤脸叫了一下,右胳膊却瞬间能动了。

刀疤脸活动了下胳膊,作势就想对杨大海动粗,杨大海轻蔑地冷哼一声,说:“我既然能让你的胳膊复位,就能让它再掉下来,不信,你试试?”刀疤脸听了,放下胳膊,悻悻地走了。

村主任用手点了点杨大海:“大海你可真行。”他想再说点什么,却忍住没说,然后一路小跑着去追刀疤脸了。

中午,杨大海把羊群赶在一个山坡上吃草,自己吃了点自带的干粮,就躺在一棵树下,用草帽盖了脸睡觉。说是睡觉,杨大海所有的注意力都还在他那群羊身上呢。突然,杨大海听到羊群里一阵小小的骚动,若是不细心,或是睡着了,还真觉察不到。

杨大海从帽缝里偷偷朝羊群张望,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正在牵他的一头大肥羊。呵,来了个小偷羊贼!杨大海没吱声,继续看那孩子的举动。

那只羊正在吃草,突然被人牵了要走,自然不同意,就用力甩头,小男孩悄悄从怀里掏出一根缝衣针,不知用什么手法,快速穿过了羊鼻子,他拉着穿在针上的线,把那只肥羊牵出了吃草的羊群。

杨大海再也不能装聋作哑了,从身边轻轻摸起一块小石头,甩手扔了出去。他平时放羊,为了让羊按指定的路线走,没少扔石头,早练就了一手飞石绝活。现在,他扔出的石头不偏不倚、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那男孩牵羊的手背上。男孩疼得“哎哟”一声,抬头朝杨大海这边一看,吓得转身就跑。

杨大海大喊一声:“哪来的偷羊贼,给我站住!”那男孩一听,更是慌不择路,一头摔进了脚下的一条土沟。

杨大海没想到会这样,等他赶到沟旁,却发现村主任也在那儿,男孩没什么大事,只是胳膊擦破了点皮。村主任拧着男孩的胳膊,冲他喊:“大海,快来!这小子让我逮住了。我在这沟里方便,差点让这小子吓死。”

杨大海上下打量着那孩子,说:“小小年纪不学好,回去让你父母送两斤鸡蛋来,要不然,你就给我放两天羊!”

小男孩脖子一梗:“我、我……放就放!”

看来这孩子挺倔。杨大海笑着问:“那好,你叫啥名字?哪个村的?”

小男孩说:“我叫虎子。我不想告诉你我是哪个村的!”

杨大海更乐了:“那这样吧,虎子,你这两天留在我这儿。你不告诉我哪个村的也行,但你要告诉村主任,让他跟你父母说一声,别让他们担心。”

虎子同意了。晚饭时,杨大海煮了锅地瓜,虎子狼吞虎咽地吃了一顿。这时,村主任又上门了,这回他领来的竟是个俊俏姑娘。

姑娘自称是虎子的姐姐,叫小玉,就住在邻村。她说虎子最近老跟刀疤脸混在一起,这天竟一整天都不挨家,家里人都快找疯了,还好这儿的村主任上门说了情况。小玉白天找虎子时,因躲避一辆车,摔了一跤,胳膊脱了臼,听说杨大海会治脱臼,就跟村主任一起过来了。

这下,杨大海明白了,估计是他早上收了刀疤脸两块钱,刀疤脸怀恨在心,打发虎子来偷他的羊。一问之下,虎子果然承认了。

接下来,杨大海要给小玉的胳膊复位。可这次不知怎么了,杨大海的手一碰到小玉的胳膊,就微微发抖,更奇怪的是,他在小玉胳膊上捏了几下,就放手了:“你这脱臼我治不了,还是另请高明吧。”

“算你有两下子。”小玉笑着说,胳膊竟活动自如了,“听说你治脱臼还要收两块钱,我就想看看,我这没脱臼的,你是不是也要收两块钱?”

村主任生气了:“这不是瞎胡闹吗?”

杨大海却说:“没事,只要胳膊没事就好。别人怎么看我,那是他们的事,我无所谓。”说着,他找出一贴膏药,让小玉晚上睡觉时贴在胳膊上:“你那胳膊虽然没脱臼,但肿得挺厉害,贴上这膏药有点用。”

虎子不乐意了:“我怎么没有膏药?”

杨大海朝他一瞪眼,说:“你用不着。”吓得虎子一伸舌头,没敢再吱声。

等小玉领着虎子离开了,村主任问杨大海,刀疤脸那样的凶汉他敢要两块钱,虎子这样的也让他父母来送两斤鸡蛋,怎么到了小玉这儿,她拿没脱臼的胳膊试探杨大海,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倒贴了一贴膏药呢?

杨大海说,收刀疤脸两块钱,是让他长点记性,少打架斗殴给社会添乱;虎子这孩子本质不坏,让他父母送两斤鸡蛋来,是让他家人以后多多管束他;至于小玉,她一个姑娘家,为了找弟弟到处跑,还伤了胳膊,不容易,怎么能借治脱臼收她钱呢?她虽然没脱臼,但胳膊肿了,自己正好有对症的膏药,哪有不拿出来的理?

村主任一听,笑着“吧嗒吧嗒”抽了口烟,没说啥。

第二天,小玉又找上门来了,她在村主任的陪同下,给杨大海拎来了两斤鸡蛋:“喏,你要的鸡蛋!”说着话,她的脸竟羞红了,不等杨大海回话,一扭身跑了。

村主任笑呵呵地说:“我看小玉这姑娘,对你有点意思。刚才我可问了个详细,小玉还没找婆家呢,你要是相中了,就找个媒人上门提亲去。”

杨大海竟也破天荒地不好意思起来:“人家能相中我吗?”

村主任意味深长地说:“试试吧,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杨大海和小玉结婚时,杨大海杀了羊招待大家,前来贺喜的乡亲们满满当当坐了十几桌。他这才发现,小玉和虎子姐弟俩叫村主任“姨夫”,刀疤脸竟然也来了,他原来是小玉和虎子的大哥。

晚上,客人都散了,杨大海问小玉:“当初你们仨前前后后来找我,都是安排好的吧?”

“你说呢?”小玉一脸娇羞地反问。

(发稿编辑:王琦)

开直播

□ 查老三

罗小宝迷恋上了玩直播,因为没什么才艺,根本吸引不到粉丝。这天,他突发奇想,让父亲老罗带他到山上玩围猎做直播。老罗早年间是个出色的猎手,他听了儿子的话,忙说:“国家早已禁猎,围猎可是犯法的事儿,做不得。”罗小宝说他只是拿围猎做噱头吸引粉丝,开完直播就会把猎物放掉。

老罗四十岁才有了罗小宝这么一个儿子,把他娇惯得要星星不敢给他摘月亮。老罗叹了口气,只好从库房里找出积满灰尘的围猎大网,喊上村里一帮青壮年帮忙,浩浩荡荡地进了山。

这围猎和打猎不同,主要是在山上选好一个山窝,一帮人在山顶分散开,然后一起连喊带叫地向山窝靠拢,缩小包围圈,把吓得惊慌失措的猎物驱赶进设好的大网中。

围猎开始后,罗小宝一边兴奋地做直播讲解,一边随着众人来到山窝中心,看到老罗在此设下的大网里已经捉到了一公一母两只狍子。那只母狍子额头上有一簇白毛,乍一看,像戴了朵小白花,罗小宝就随口叫它“小花”。“小花”和它的配偶在大网里惊慌失措,呆萌的样子吸引了直播间的粉丝,不大会儿,直播间的粉丝数像潮水般猛涨,礼物刷个不停,罗小宝乐得嘴丫子都咧到耳朵根了。等到玩够了,他才意犹未尽地把两只狍子放了。

初战告捷,罗小宝回家后,给每个帮忙围猎的人都发了大红包,打算休息一天再上山继续玩,没想到森林公安局的警察突然找上门来,说有人举报他非法围猎。虽然有参与围猎的人和直播录像证明,罗小宝已经放生了捕到的狍子,但他还是受到了警察的严厉批评,警察勒令他今后不许再玩这种危害野生动物的游戏,还把老罗那张大网也给没收了。

这下子,罗小宝再想玩围猎直播肯定不行了,为了能继续吸引粉丝,罗小宝决定自己到山里跟踪动物。他打定主意,第二天一大早便偷偷进了山。因为天气太冷,他不想再往山里走,就爬上一个没有积雪的朝阳山坡,想在这里寻找动物。忽然他发现离自己不远的上方,一头狼正死死地盯着他。还没等罗小宝转身,狼竟向他发起了攻击,吓得他双腿一软,摔倒在地,身体像根原木似的往山坡下滚去。

就在快要被狼追上时,罗小宝的身体正好滚到一处两米多高的崖壁边缘,罗小宝不想就这么喂狼,把身体一拧,滚下崖壁。他着地的瞬间,只见一只大狍子受到了惊吓,一跃而起。狍子跳出去后,自然吸引了狼的注意,狼便转身去追狍子了,罗小宝就这样脱离了狼口。可他还是摔断了一条腿,疼得龇牙咧嘴,他试了试手机,竟然有信号,就赶紧给父亲老罗打了电话。

打完电话,罗小宝觉得身后有点热乎乎的,扭头一看,原来他身边还趴着一只一动不动的母狍子。罗小宝伸手一摸,发现母狍子的身体热得滚烫,心想:怪不得这东西一动不动,看来病得不轻呀!这么冷,正好可以抱着它取暖!

突然,罗小宝发现母狍子的额头上有一簇白毛,他意识到这只母狍子曾被自己围猎过。这么想来,刚刚跃出崖壁的肯定就是那只公狍子了。罗小宝本来还担心狼捉不到那只公狍子会回来吃他,现在有了这只病狍子,他的心一下踏实多了:万一狼回来了,我就把这只狍子推出去。老罗带人赶来后,把罗小宝放在担架上,又把那只病狍子放在罗小宝身旁给他取暖。

经过检查,罗小宝只是摔断了一条腿,做完接骨手术,便回到家里养伤。老罗夫妇每天要打理家里的牛羊,怕罗小宝无聊,就把那只生病的狍子放到他的炕上,给他做伴儿。罗小宝也没闲着,每天抱着母狍子“小花”做直播。当罗小宝能拄着拐下地行走时,“小花”的病也养好了,它竟然和罗小宝在一起待出了感情,每天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后面。

几个月后,罗小宝终于完全康复。在动物保护部门的一再催促下,罗小宝不得不把“小花”放归大山。这天,他领着“小花”,一路做着直播,来到一个山坡上。“小花”兴奋地不停哼叫着,又蹦又跳地撒着欢,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树林中。

就在罗小宝准备回家时,树林里突然传来奔跑的声音,罗小宝循声望去,只见“小花”飞快地跑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一只大公狍子。罗小宝一眼就认出,它正是围猎时被捉住过,后来又惊慌失措地从崖壁下跳出,无意中救了自己一命的那只公狍子!

“小花”跑回来后,用头不停地蹭着罗小宝的腿亲昵;那只公狍子则瞪着惊异的大眼睛,远远地看着罗小宝。罗小宝想走过去抚摸它一下,它却转身跑掉了。后来,罗小宝每过几天都会到山上,把“小花”唤来一起直播,公狍子渐渐地对罗小宝不那么抵触了,还时不时地出现在直播中。

这天,罗小宝起床后,看到老罗正在院子里用细绳子做大网。原来,前几天有个大款找到老罗,说出价二十万,让他弄两颗纯野生的狍子心治病用。老罗怂恿罗小宝把“小花”和那只公狍子一起捉住,挖出心脏发笔大财。在二十万的诱惑下,罗小宝终于心动了。后来,他们很顺利地捉住了狍子。就在罗小宝掏出刀子要杀狍子时,发现它们都在不停地流泪。最后他心软了,放走了它们。

几天后,罗小宝再次进山,想把“小花”唤来做直播,但“小花”只远远地站在高岗上看了他一眼,就和公狍子转身跑走了。正在罗小宝怅然若失之际,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是后悔那天没狠下心杀它们,还是后悔压根就不该伤害它们?”

罗小宝回头见是父亲,气不打一处来:“都怪你,‘小花’才不听我的话了!”

老罗说:“自从你腿好了之后,我就劝你不要再进山做啥直播,踏踏实实帮家里种种庄稼、养养牛羊。可你就是不听,我怕你在山里再遇到危险,才谎称有人出二十万要买两颗野生狍子心治病,目的只是想把狍子吓得离你远远的,好让你死了进山开直播的心。其实那天就算你真的要杀它们,我也不会让你那么干的。”

罗小宝听后气愤地说:“哼,就算这样,我还是要搞直播!我就不信了,没有狍子,我在山里找不到别的动物开直播!反正我就要靠直播出名!”

老罗叹了口气,说:“自从你伤好后,每次进山玩直播,我都悄悄跟在后面,就是为了保护你!可我毕竟快七十岁了,真怕突然就走不动了,你这么钻牛角尖,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呀!”说到这儿,老罗已是老泪纵横,转身踉踉跄跄地向山下走去。

望着父亲弯成弓形的脊背,罗小宝的心里翻江倒海,非常不是滋味。他握着手机,突然想起自己看过的其他直播,心里透进了一道亮光:与其玩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直播,自己还不如学学那些靠直播养猪养牛做农活,一样红遍大江南北的正能量网红们,让老父亲过上踏实的日子!想到这儿,他快步向父亲追去。

(发稿编辑:田芳)

谁是好人

□ 顾敬堂

胡杨市发起了“胡杨好人”评选活动,全市共有十人入选,市委宣传部在网上发起了投票活动,最终根据票数排名,再选出一个好人,参加全省的评选。

十个人参评,金山公司就占了俩名额:赵大年和刘宣传。这是刚开春发生的事儿,质检员赵大年被派到邻县抽检合作户上缴的药材,宣传科科长刘宣传主动提出一同前往,拍摄点宣传素材。

刘宣传是公司的红人,他做了宣传科科长之后,公司频频在媒体露脸,企业形象和知名度都大大提升,“刘宣传”的名号也由此而来;而赵大年却是个闷葫芦,只知道埋头工作,不会搞人际关系,原地踏步多少年也没有被提拔。

刘宣传开着公司的车,拉着赵大年来到了邻县,很快完成了任务。这时天色已晚了,刘宣传和赵大年商量:路上有薄冰,晚上开车不安全,干脆在这儿住一晚,明天再赶回去。

赵大年没啥意见,他表妹家住在这儿,正好可以去串个门。刘宣传就把车停在滨江旅馆门口,说去找朋友喝点酒。

旅馆旁边就是大江,俩人的目的地都在江对岸。于是,赵大年提议:打车到对岸,要绕半个城过桥,现在江面还没解冻,不如直接踩着冰过去,五分钟就到了,又省钱又省时。刘宣传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天刚麻麻黑,俩人顺着行人在江面上踩出的脚印往对岸走,刚走到一半,忽然听到有人大喊:“快来人呀,有个小孩掉冰窟窿里去了!”

赵大年和刘宣传立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只见有个年轻女孩正焦急地跺着脚,不远处,冰面塌陷下去,隐约能看到一个小孩儿正在水中扑腾。

刘宣传嘴里念叨:“这可咋办,我不会水呀!”他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却听“扑通”一声,赵大年已经跳进水中,奋力向小孩儿游去。

等接近了孩子,赵大年用单手夹住他,另一只手拼命划水,朝冰面这边游过来。眼见赵大年越游越慢,渐渐没了力气,刘宣传连忙蹲下,刚将孩子拉上岸,却脚下一滑,自己掉到了江里。

幸好刘宣传反应快,立刻攀住了冰面,双腿打水浮了起来,旁边那个女孩儿一伸手就把他拖了上来。刘宣传冻得直哆嗦,回头见赵大年也爬上来了,就对他说道:“你去宾馆换衣服,我先把孩子送医院!”

说完,他抱起孩子,飞快地返身跑去。下了江坝,刘宣传打开车门,将孩子放到后座,立刻拨打了110,说明情况后风驰电掣地向医院开去。很快,一辆警车赶过来,鸣着警笛在前面开道,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医院。

等赵大年换完衣服来到医院,却发现好几个记者正围着刘宣传采访呢。看到赵大年过来,刘宣传立刻介绍道:“这是我同事,救孩子时他也参与了。”

刘宣传的衣服湿透了,脚下淌了一摊水;赵大年却浑身干爽,自然沦为了配角。赵大年听着刘宣传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如何勇救落水儿童,心里觉得特别憋屈。

幸好,刚才呼救的那个女孩儿也来到了医院,指出俩人都跳下去救孩子了,这才让赵大年分享了一点荣耀。

等孩子的家属赶来的时候,赵大年心里的那点不快彻底消失了,拱手把救人的主角让给了刘宣传……

回头再说评选“胡杨好人”的事儿。公司老总对这件事特别重视,特意召开了会议,说:“一下出了俩好人,这是我们公司的荣誉。咱们是个大公司,只要大家不遗余力,发动亲朋好友为他们投票,相信第一一定是我们公司的!不管谁得第一,公司都奖励两万块钱,并且在职务上予以提拔!”

俩人就这样较上了劲儿。赵大年虽然不善言谈,但平日为人厚道,同事们都对他印象不错,况且之前,赵大年和关系好的同事提过一嘴,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救孩子时,赵大年才是主力,却被刘宣传摘了桃子,所以赵大年的票数比刘宣传高一些,俩人一路领跑,在十个好人里占据了第一和第二名。

可很快,刘宣传采取了行动,他在公司里说出了一个真相:落水的是赵大年表妹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外甥!舅舅救外甥天经地义,有什么可说的?

消息一出,刘宣传的票数立刻压倒了赵大年,眼看投票截止日期就要到了,冠军宝座非他莫属。

赵大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当时天色昏暗,自己根本不知道落水的是谁,救人完全出于本能。直到在医院里见到表妹,他才知道救的是外甥……不管怎样,毕竟自家外甥获救了,赵大年心里也没啥不平衡的,票数的事儿就随他去吧。

可表妹对这事儿非常上心,时刻关注着票数的变化。她打电话鼓励表哥:孩子欠你一条命,我就算天天到街上拉票,也要让你得第一!

这头虽然用尽了洪荒之力,但人家刘宣传也没闲着,赵大年的票数始终低人家一头,他表妹急得直哭,感觉对不起表哥。

这时候,外甥忽然打来电话,信心满满地说道:“舅舅,这事儿交给我了,我保证让你胜出!”

赵大年嘴上应着,心里却不觉得一个刚读初中的小屁孩儿能有啥本事,所以根本没当回事儿。

到了晚上,还有一个小时投票就要结束了,他拿出手机一看,发现对方比自己高出了三百票,赵大年苦笑一声,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

过了十分钟,他忍不住又看了眼手机,吃惊地发现,刘宣传的票数居然迅速增长,已经高出自己一千票!这还没完,刘宣传的票数如同坐了火箭般继续“噌噌”往上涨,一千五、两千、两千五……在投票结束的时候,居然高出了自己三千票!

赵大年长叹了一口气,彻底死心了。

本以为就这样了,事情却忽然发生了逆转。第二天,老总把赵大年和刘宣传都叫到办公室,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刘宣传半天,然后换了副笑脸,对赵大年说道:“恭喜你,老赵,你在全市好人评比中获得了第一名,为公司赢得了荣誉。我之前的承诺立刻兑现。”

刘宣传傻眼了:“总经理,您搞错了吧?我的票数才是第一呀!”

老总的脸色冷了下来:“你这个第一怎么来的,心里没点数吗?举办方在后台监测到你有三千票来自同一个IP地址,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吧?”

刘宣传两眼茫然地看着老总,老总愤怒地吐出两个字:“刷票!”

刘宣传拼命地摆着双手:“没有!我真的没有!”

老总猛地一挥手:“别狡辩了,宣传部已经将你从候选人名单上划掉了,弄虚作假,还谈什么好人?”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赵大年喜出望外,下班后,他带老婆孩子到酒店大吃了一顿。

一家人正开心呢,外甥忽然打来了电话,询问评选结果。赵大年开心地把事情和外甥说了一遍。

外甥得意地笑了:“舅舅,你得感谢我!投票规则上写得明明白白,发现选手刷票,立刻取消参选资格。所以我找了个刷票的人,买了三千票让他刷给那个姓刘的,特意用了同一个IP地址,果然把他干掉了!”

赵大年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哑着嗓子说道:“孩子,你很聪明,但我希望你的聪明能用在阳光的地方。用阴谋来获得好人的荣誉,舅舅怎么有脸接受?”

挂断电话,赵大年拨通了老总的手机。无论结果怎样,他都觉得问心无愧。

(发稿编辑:赵嫒佳)

故事会编辑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