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谎1酒心神探

圆谎1酒心神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4章 风雨欲来

当我和柴家人一起返回旅舍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了。

半个小时以前——

在村外,大家听从洛佩的指示分别展开行动。

张璇走到车厢后,准备将琴盒放回车里时,突然愣在了原地。

我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我朝琴盒里瞥了一眼,里面的设备还和之前一样,夹层里放着一把霰弹枪和一些电子装备,除了几枚霰弹刚刚被用掉了以外,之前放在这里面的那根缠着蓝色布袋的棍状物不见了踪迹。

“丢东西了?”

张璇迅速合上了琴盒,低声道:“没事。”

看来是秘密的事,我便不再多问了。

我向张璇提起了柴蔚墓地的事,她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低头沉思。

与此同时,喻妍突然从车上走了下来。她对柴浩说:“我先不回去了,我还有些别的事,你们先走吧。”

后来,张璇把我也塞进了车里:“你跟他们一起回去。”

“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寻问清楚,张璇便关上了车门,对柴浩说:“开车!”

就这样,我们和柴家一行人一起回到了旅舍。

我不明白为什么洛佩要将千鹤一起带走。现在喻妍也不在,虽说翟村长的伤并无大碍,但毕竟还处于昏迷当中,留个医务人员在身边总是好的。

天空不适时地响起了几声闷雷,随即,瓢泼大雨滚滚而来。

难怪今天这么闷热,原来是在酝酿一场大雨啊!

柴静透过窗户看着屋外的大雨,忧心道:“茜茜最怕打雷了。”

柴露安慰道:“大姐别担心,唐警官在家里会照顾好她的。”

柴浩叹了口气:“唉,下这么大雨,也不知道佳敏和小晟现在怎么样了?”

我问:“她们母子俩没有留下来吗?”

“唉,劝不住啊,但愿他们吉人天相吧。”

走廊上突然传来了厚重的脚步声,我出于好奇走出去看了看。只见曹大爷领着浑身湿透柴煜急匆匆地朝我这边走来,后者身上还背着似已经睡着的李管家。

柴煜走进我们的房间后,立刻将湿漉漉的李管家平放在床上,问道:“袁医生和喻小姐呢?还没有回来吗?”

躺在床上的李管家浑身是水,脸上和手上全是伤痕,左臂的袖子还被扯掉了一块。

柴露捂着嘴,惊恐道:“德安……这是怎么了?”

柴煜将自己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下来,一边拧水一边说:“我们碰上僵尸了。我本来想打电话,可手机进了水报废了。李管家跟僵尸打了起来,受伤了,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回来的!”说罢,他立刻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跑出了房间。

甚少露面的曹燕推着轮椅滑了进来。此时的她穿着一套旧式睡衣,发间正在滴水,似乎刚刚洗完澡。

她来到了李管家的床前,伸手为他搭脉,不一会儿便对我们说:“伤的不重,脉搏还算有力,不过要赶紧帮他换掉湿衣服,不然明天肯定得感冒。”

我立刻向曹大爷问道:“请问店里有干净的衣服吗?”

曹大爷端来了一盆热水帮李管家擦拭,柴露和柴浩则帮李管家退下了身上湿哒哒的衣物。

曹大爷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大喊道:“糟了!还没收衣服!”说完,便立刻跑了出去,曹燕也跟着离开了房间。

看着屋外的滂沱大雨,我心中产生了些许焦虑:“这可怎么办呀?”

这个时候,柴煜抱着张璇的琴盒跑了进来。

我拦住他,不悦地问道:“你干嘛拿我朋友的东西啊?”

柴煜蹲在地上打开琴盒:“借用一下,万一僵尸来了怎么办呢?”他把霰弹枪拿了出来,随后在琴盒中翻找着子弹。

我摇摇头,无奈地看着他:“你怎么那么傻!要是还有子弹的话,张璇怎么会不把枪带在身上呢?”

“啊?你们已经没有子弹了啊?”惊叫的人是柴浩,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不屑起来,“那我们还留在这里干嘛!”

柴露不满地看了一眼柴浩:“大哥,你什么意思啊?”

柴浩激动道:“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你听不出来吗?要是没有这把枪的话,我们跟着她还有什么用?”说完,柴浩便夺过柴煜手中的车钥匙朝屋外走去。

听柴浩的意思,张璇没有了霰弹枪,就根本保护不了他们了。

虽然是实话,但真的听进耳朵里还是觉得不太舒服。

柴露朝着他喊道:“现在回去太危险了!”

柴浩回过头来喊道:“你懂个屁!家里起码还有一面通电的铁墙可以把僵尸拦在外面,这家破旅舍连风都挡不住!老二,老三,背上德安,我们一起回去!”随后,他又对柴露冷冷地说:“要留你就自己留下来吧。”

到底不是同一个妈生的,他对柴露并没有像对柴煜、柴静那样关心。

最后,柴露还是低着头,跟着柴浩他们一起走了出去。

他们执意要走,我也拦不住他们。

走之前,我把张璇的霰弹枪从柴煜手里抢了回来:“这是我朋友的东西!”

不过这把枪是真的重,张璇能够拿着它到处跑简直就是个奇迹。

顺带一提,他们走出旅舍的时候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在旅舍的门口,柴浩不小心和从外面回来的孙可颐撞了一下,他很不客气地骂道:“走路没长眼啊?”

孙可颐身上湿哒哒的,头发散乱,手里还抱着一个木匣子。她的手臂似乎被划破了,伤口处还在渗血。

她的心情看起来似乎也不大好,被柴浩骂了一句之后,抬起右手用力地抓住了柴浩的手腕。

柴浩吃痛地跪在了地上,嘴里依旧再骂:“放手!放手!你个臭婊子!”

柴家另外的三个人本想上去帮忙,却都被孙可颐一眼给瞪怂了。

孙可颐用力地捏着柴浩的手腕,几乎要把他的整个身体给对折过来。

十几秒钟之后,直到柴浩用哭腔向对方求饶,孙可颐才将手松开。

用一只手就能放倒一个胖子,这个姑娘可真厉害。

柴浩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带着家人灰溜溜地开车走了。

孙可颐回到房间之后,换了一身衣服,拿着自己的背包又走了出来。她路过柜台的时候对曹大爷喊了一声“退房”,便开着她的白色捷达车离开了村庄。

交了房钱又不住,天快黑了还要冒雨离开,真是个怪人。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里只剩下我和昏迷不醒的翟村长。现在,旅舍里还有曹大爷和曹燕,外面还下着大雨,僵尸们应该暂时不会发动攻击。

我现在更担心的是还在外面游荡的洛佩和张璇等人,他们就算碰不到僵尸也大概率会被淋成落汤鸡。

我将张璇的霰弹枪擦拭干净,把它平整地放回到琴盒当中。我看了看屋子里的东西,他们几个人的背包都放在这里,应该都带了可以换的衣服。

无情地大雨洗刷着盛葵村,我坐在桌旁静静地候着洛佩他们的归来。

椅子上放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我隐约记得好像是昨晚披在我身上的那一件,而且还是张璇的老板给我盖上的。

于是,我又开始胡思乱想——

嗯,张璇的老板也到这里来了……那他住在哪儿啊?盛葵村就只有这一家旅舍,但房客却只有我们几个人。难道,张璇的老板是住在村民家里?亦或是露宿野外啊?嗯……衣服上面的气味……是个男人的味道。张璇的老板是个男人!可是大老板又怎么会亲自到这种穷乡僻壤里来呢,要办事的话有张璇就够了啊?难道,大老板来这里是为了别的事情?嘶,我记得,当时张璇受了很重的伤,老板只在她身边站了十几秒,她身上的伤就全好了……天呐!她老板是神医吗?居然有如此灵丹妙药!嗯?等等等等……她老板如此关心她,还特意赶来为她疗伤,莫非……哦,我明白了!一定是张璇的老板对张璇有意思!对!一定是这样!我真是个天才,这么复杂的逻辑关系都被想出来了!我林雨涵的女性直觉终于在十八岁这年发挥了作用!慢着慢着!如果老板对张璇有意思的话,又为什么要给我盖衣服呢?同时关心两个女生,这可不是好男人的行事作风。他该不会是个花心大萝卜吧?欺骗张璇的同时又去勾搭其他的女孩子……

我那狗屁不通的幻想在一阵断断续续地敲门声中结束了。

啊!一定是洛佩他们回来了!

当我走到门边正要开门的时候,突然愣住了。

不对!这个敲门声……怎么感觉怪怪的?每次敲击的时间间隔很长,而且声音很沉闷,敲门的人好像没什么力气。再有,如果是洛佩他们的话,回来怎么会敲门呢?

敲门声还在继续,我吓得后退了两步,左顾右盼,看看有什么可以用来防身的东西。

霰弹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就算有,估计我也拿不起来。能用来防身的,就只有洛佩交给我的黑色金丝伞的伞布了。

我将伞布打开放在身前当盾牌用,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门边。

我颤抖地将手搭在了门把手上,轻轻地按了下去。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洛佩的身体从门口倒了进来。

他身受重伤,头破血流,浑身是血!

蜻蛉居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