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谎1酒心神探

第45章 大战僵尸

我和张璇在前往极乐庄园的路上,收到了柴露用洛佩的手机打来的电话。柴露在电话里说,柴荣复活了。

不会那么巧吧……

我和张璇急忙赶回柴家祠堂,顺便拉上了悄悄跟在我们身后的柴煜。

柴煜尴尬道:“这么巧啊!”

张璇一边跑一边喊:“别废话!过来帮忙!”

柴煜一头雾水地跟在了我们后面。

天色蒙蒙黑之时,我们再次来到了柴家祠堂。

我们刚一走进去,就看到了一副惊人的画面:柴露拿着手机躲的远远的,洛佩、柴浩和柴静三个人一脸紧张地扒在棺材上,似乎铆足了吃奶的劲。

洛佩看到我们之后,手一松,棺材盖瞬间爆开!洛佩三人被弹开去数米远。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了我对牛顿和马克思的理解!

柴荣面色发黑,双手撑着棺材边缘,从棺材里慢慢站了起来!

“僵……僵尸……”我万分惊恐,嘴角抽搐道。

张璇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冷静点!别自己吓唬自己!”

我从恐惧当中挣脱出来,鼓起勇气跑到洛佩的身边将他扶起来。

柴荣从棺材里跳了出来,机械般地迈开脚步,慢慢地朝门口移动。

“真是见鬼了!”洛佩轻喘着,大喊道,“拦住他!别让他去外面!”

张璇飞快地从手臂上取下了匕首,摆开格斗姿态:“我倒要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

这个问题似乎问的不太明智——当然是柴荣啊!

柴荣没有说话,依旧机械般地朝门口移动。

——诈尸吗?

这是我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张璇一个箭步冲向柴荣,举起匕首朝他胸前猛刺了下去!

锋利的匕首刺进了柴荣的胸膛。

柴露失声尖叫。

柴荣没有作出任何反抗,甚至没有一丝疼痛的表情,依然视若无睹地前进。

张璇将匕首抽了出来,柴荣暗红的伤口处没有留出一滴血。

眼瞧着柴荣马上就要走出祠堂,张璇将匕首放回臂套中,与柴荣展开近身肉搏。

张璇往柴荣脸上用力挥了两拳,又往他的腹部猛踹了一脚,然后一个回旋踢在他的脖子上狠狠地磕了一下。一轮攻击结束之后,张璇吃痛地蹲在地上揉搓着手腕脚踝:“好硬啊!”

柴荣就像一个沙包,被张璇暴打一顿之后,只打了几个踉跄,看起来不痛不痒,出门的动作丝毫未变。

我去!打不扁踢不烂!真的是个死人啊!

柴煜从桌子旁抄起一条长凳往柴荣身上用力一砸。长凳碎裂,残片溅的到处都是。柴荣继续往前走。

眼看攻击无效,张璇立刻改变策略。她站到柴荣的面前,手上顶在他胸前,将他用力地向后推,并喊道:“来帮忙啊!”

柴浩和柴煜应声而上,他们跑到柴荣的身后抱着他的腰用力的往回拉。

在三人的合力之下,他们顺利地阻止了柴荣的前进,将其向后又拉回了十数米。虽然我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阻止柴荣走出这间祠堂是毋庸置疑的。一旦他离开这里,定会像陈进宝和吴二癞子一样袭击其他村民的。

眼看三人就要将柴荣送回棺材中时,意外发生了。

原本机械般行动的柴荣突然发难!

他举起拳头用地朝张璇背上打了下去!又趁张璇失去重心跌倒之际,往她腹部狠狠地踹了一脚,将她踢出去十数米远。

张璇的后背撞在了祠堂的门槛上,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

“张璇!”我尖叫着跑到张璇的身边,快速地将她扶了起来。

这个僵尸,居然还会主动进攻!

柴荣继续发难,一手抓起一个儿子,往左右一扔。

柴煜撞翻了一张桌子,而柴浩则撞进了摆放在右侧旧家具之中,木头碎裂声此起彼伏。

一直躲在家具堆之后的柴露和柴静失声尖叫。

将所有人都打开后,柴荣再次向我和张璇走来,准确来说,是朝着门口的方向走来,而且他这次的速度比刚才快上许多。

柴荣气势汹汹,我扶着张璇慢慢后退。

从张璇的受伤程度来看,她现在肯定不能再打一场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主动站在张璇面前,摆开花拳绣腿的攻击姿态,准备与面前的尸体一战。

“雨涵,躲开……”张璇站在我的身后喊、嘶喊道。

虽然我摆开了姿势,但其实浑身上下都在发抖。

来了!来了!他越来越近了!

此刻,恐惧正在侵蚀着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我的潜意识不断地在呐喊:跑!快跑!赶紧跑!

就在柴荣离我还剩一米左右的距离,我的信念马上就要崩溃之时,柴荣的脑袋上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绳圈!

绳圈套住了柴荣的脖子,在一股拉力的作用下迅速后退

当我定下神来之后才看清,原来是洛佩站在柴荣的身后,用力地拉着圈住了柴荣的绳子。

洛佩一边用力地将柴荣往后拉,一边喊道:“愣着干嘛,还不快跑!”

我回过神来,立刻转身扶着张璇往祠堂外面走去。柴家四兄妹也抓住了这个机会,相互搀扶着跑了出来。

逃到外面空地上之后,我将受伤的张璇交给柴露,然后转身朝祠堂内走去。

张璇立刻拉住我:“你要做什么?”

我焦急地喊道:“洛佩还在里面!”

“你们怎么了?”包凯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

只见包凯和秦主任快速地朝着我们这边跑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对母子。从孩子的长相来看,他们应该就是柴浩的妻子和儿子。

救星啊!

我拉着包凯的手叫道:“柴荣变成僵尸了!洛佩还在祠堂里……”

我话还没说完,柴荣便疯狂地从祠堂里跑了出来!绳圈依旧套在他脖子上,绳子的末端还拖着浑身是灰的洛佩。

洛佩一边抓着绳子不放,一边喊着“救命”。

“撒手啊!你个笨蛋!”我朝着洛佩喊道。

柴荣看到我们之后,立刻朝我们这便冲了过来。

他的这一举动把我们吓坏了,我们躲在包凯的身后纷纷后退。

只见洛佩在柴荣拖拽之下,手上绳子一松,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便摔进了草丛里。

包凯迅速掏出手枪,指着柴荣大声吼道:“给我站住!不然就开枪了!”

一个死人怎么可能会听他的话呢?柴荣依旧朝着我们这边扑过来,甚至加快了些速度。

在柴荣距离我们大概五米远处时,一声巨大的枪响贯彻了整个天空,周边树上的鸟雀全都扑腾而起。

包凯的枪口上冒着白烟,柴荣左胸的心脏处被打穿了一个洞,慢慢地倒了下去。

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呼出了一口气。

洛佩从草堆中爬了出来,走到了我们身边,看上去没受什么重伤。

包凯依旧举着枪,慢慢地朝着柴荣的尸体走去。

然而,事情往往并不像我们想象当中的那么顺利。

包凯踢了踢倒在地上的柴荣,刚准备把手枪收起来的时候,柴荣突然抬起右手,抓住包凯的脚腕用力一拉,包凯瞬间倒地,连手枪也甩出去十数米远!

突入而来的变故让在场的女眷再次尖叫起来。当然,除了我和张璇。

包凯摔倒之后本想迅速爬开,可却被柴荣死死地抓住了脚腕动弹不得。他抬起另一只脚朝柴荣的脸上狠狠地踹了几脚,可仍然无济于事!

“……这样都不会死?”张璇急的咬牙切齿。

这具尸体仿佛拥有不死之身,怎么打都不会彻底倒下!

我心中疑窦丛生:究竟是什么类型的僵尸,竟会拥有这样恐怖的战斗力?

柴荣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包凯猛踹他的另一只脚。从他的姿态来看,他下一刻就要扑倒包凯的身上将其大卸八块了。

我看了看身后的人群,张璇和柴氏兄弟负伤,很难再次投入战斗;柴氏姐妹就更指望不上了。现在唯一能应战的应该就只有村里的治保主任秦贺了。

“秦主任,你快去帮忙呀!”

秦贺虽五旬有余,但身体却很硬朗,手臂上还有几处刀口,那是他年轻时一腔热血的证明。

然而……

“两个人打一个,这太不公平了!”他颤抖地向后躲了躲。

我去他外婆家的香蕉皮!

贪生怕死的家伙!要不是看他年纪略大,我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没办法了!

我从地上捡起一块我力量范围内能举起的最大的石头,跑到柴荣身后,朝他的后脑勺用力地砸了下去!

石头碎了。

我的手……麻了。

可柴荣看起来依旧毫发无伤!

包凯一边挣扎一边喊道:“你过来干嘛!快躲开!”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枪声再次响起。

大伙循声望去,只见洛佩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拿着包凯刚刚掉落的手枪指向这边,枪口还在冒着烟。

着声枪响,洛佩瞄准的是柴荣的额头。

在这样近的距离之下,子弹威力巨大,柴荣的脑袋就像一个被挖掉了一块瓜瓤的西瓜一样,额头上出现了一个黑红的大洞,脑浆像面糊一样飞溅。

我抓住机会用力踢开柴荣的双手,包凯的双脚这才挣脱开来,他拉着我立刻跳开。

柴荣双手低垂,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

包凯将我拉到身后,从地面上捡起一根树枝,戳了戳柴荣的肩膀,想试试他是不是还能动。

不试还好,树枝刚一碰到柴荣,就被他硬生生地给扯了去!

柴荣从地面上一跃而起,径直朝秦贺扑了过去!

当包凯和张璇反应过来的时候,柴荣已经将一只手插进了秦贺的脖子里!

霎时间,鲜血四溢!

张璇顾不着受伤的身体,立刻冲上前去将柴荣一脚踢开。

在警方的面前杀人,对包凯来说是莫大的耻辱。他和张璇一并冲上前去,与柴荣决一死战。

论身手,柴荣根本就不是张璇和包凯的对手;但是论抗性,柴荣本来就是个死人,跟活力十足的两个人比起来,柴荣根本就是一个生命值为零的对手。

见洛佩没有再开枪,我立刻跑到他的身边向他求救。

“枪里没子弹了。”洛佩喘息声慢慢加重了,面容也焦虑了起来。

在轮番的战斗无果之下,大家都已经身心俱疲了。

“没办法,只能用下下之策了。”洛佩转身朝祠堂内走去。

我呼出一口气:只要还有办法就行,管他下下还是上上。

回看战局,场上战况焦灼。

包凯张璇联手对战柴荣,双方竟是不分上下。准确来说,包凯和张璇体力有限,我方已逐渐处于下风。

柴荣突然扯住了张璇的衣领,将她用力地朝包凯扔过去。

张璇像麻袋一样将包凯砸倒在地,然后又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而,在他们二人再次起身之前,柴荣就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他们面前。

强烈的责任感促使包凯下意识地用身体挡在张璇面前。

柴荣在包凯的身前立住,举起爪子用力刺了下去!

一只能够瞬间击穿人体喉咙的利手……我惊恐地捂住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了“咚”的一声,之后周围的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慢慢拿开了捂住眼睛的双手。

只见,一张打开的黑色金丝伞挡在了包凯和张璇的面前,硬生生地扛下了柴荣的致命一击!

恋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