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谎1酒心神探

圆谎1酒心神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2章 落下帷幕

“我有吗?”难道是我的记性变差了?

我们沿着公里,向岛内拐进了一片小树林。渐渐地,我越发觉得这条路有些眼熟。当我们走到精神病院门口时,我这才想起来,这里是我遇见苏睦的地方!

“盖尔·迪斯躲在这里?”

洛佩歪了歪头:“在通天别馆的时候,苏溱曾经提到过岛上的精神病院。无独有偶,苏睦来到东吉岛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访这家精神病院。嘶,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我们站在铁门外,向门卫出示了相关证件,做好相应的登记后,门卫大爷把我们放了进去。

来到病院前台,洛佩向值班医生询问盖尔·迪斯的情况,然而对方却回答:“没有这个人。”

就在我以为我们扑空了的时候,洛佩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块赤红色的令牌,从质地来看,似乎是由红宝石雕刻而成。

令牌上有两个深色的汉字——天祈。

值班医生两眼圆睁,盯着洛佩看了半天。少刻,他轻声道:“请跟我来。”

来了!终于找到了吗?

穿过一片监护室,沿着后院的围墙走,我们来到了一间凌乱的杂物室。这里堆满了各种陈旧的医疗用具,房门左侧还放着一个生锈的滚筒洗衣机。

值班医生走到洗衣机前,拉开桶盖,抱出里面的脏衣服,露出了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滚筒?

他将手伸进滚筒内,有规律地敲了敲筒壁,两长一短,不一会儿,滚筒内突然出现了一条通道!

“这地方谁弄得?绝了!”我不自觉的鼓了鼓掌。

洛佩翻了个白眼:“除了天诛那小子还能有谁?”

“是天诛把盖尔·迪斯藏起来的?”

“不然你以为呢!”

洛佩让我和值班医生留在外面,然后自己一个人钻进了滚筒的通道内。

五分钟过去了,通道内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又过去了五分钟,我担心地朝里面大喊:“阿洛!里面有什么?”

伴随着我的回声,洛佩的洪声从地道中传了出来:“一台电脑,一些零件,一堆书……还有一个人!”

人?盖尔·迪斯?

不一会儿,洛佩满面春风地从地道中钻了出来,手里还多了个木匣。

“这是……”

“一堆人梦寐以求的第三条线索,不过现在已经被我弄坏了!”

“啊?”

地道中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洛佩又将手伸了进去,从里面揪出来了一个十分凌乱男生:“磨磨蹭蹭干什么呢!便秘啊?”

这个男生双目无神,头发乱糟糟的,眼睛下方堆积着很厚的黑眼圈。他弓着背,穿着一件白T和一条基本已经完全褪色的浅色牛仔裤,没有穿袜子,踩着一双脏兮兮的帆布鞋。虽然看上去十分邋遢,但身上却没有一丝异味。

他就是盖尔·迪斯。

他的声音沙哑且低沉:“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拿呢……”

“反正你也搬不动,回头我找人帮你运出去!”洛佩直接把他从衣柜里拉了出来。

“你好!”我礼貌地朝他笑了笑。

他往洛佩身后缩了缩,似乎有些害怕我:“姑娘,请问你会伤害我吗?”

“当然不会啦!”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

我话音刚落,他立刻走到我的面前,握住了我的双手:“既然如此,那就请你牵着我的手带我出去吧!”

“哈?”我现在怀疑他真的有精神病。

洛佩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对我说:“你就当他六年没见过女人,体谅一下!”

一直跟在我们身边的值班医生问道:“天祈先生,你们要把盖尔·迪斯带走是吗?”

洛佩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会和天诛说清楚的。”

值班医生激动地挥了两拳:“太好了!我终于不用给他送饭和洗衣服了!”

“是……是吗?”我和洛佩露出两双豆豆眼。

就这样,我们带着盖尔·迪斯来到了前台办理离院手续。

说来也怪,我们和盖尔·迪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也没有任何能够将他带离精神病院的相关证明,但院方依旧批准让我们将他带走。

我问道:“阿洛,这家医院也是樱廷的分部吗?”

“应该不是,我们之间应该只是合作关系。我刚刚看了一下,盖尔在这里登记的信息都是假的,这也难怪罗铭找了六年都没能找到他。”

盖尔解释道:“天诛和这家精神病院的马院长是旧相识,当初他把我藏在这里的时候靠的是私人关系,所以樱廷并不知道。”

这个男生走路的时候总是驼着个背,明明可以俯视我的双眼现在却仰视着我。

突然,我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等一下,我们就这样回去吗?不做任何伪装,不怕有人拦截吗?”

话音刚落,外院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现在考虑这个问题未免太迟了吧!”

我心中暗叫不妙:来得这么快?

洛佩不慌不忙地走到了外面,我和盖尔·迪斯躲在门后警惕地向外张望。

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原本在前房值班的门卫大爷也以不见了踪影。

洛佩拄着刀伞,仰起头喊道:“既然来了就别躲躲藏藏的!丢不丢人啊?”

被洛佩这么一激,对方果然就现身了。

不过,一共出来了三个人——

仇风、孙霆、孙可颐!

我的嘴角抽搐了起来:“三个……”

看这阵势,他们完全用不着在暗中对付我们。与仇风和孙可颐的对战历历在目,这回他们三个同时出马……

我已经紧张地说不出话了:“阿……阿洛……”

“你们不就是想要这个么?”洛佩冷笑了一声,将手里的木匣丢给了仇风:“拿着快滚!”

仇风接住木匣后,徒手将捏碎了它。

装在木匣里的东西是一块旧手表。

仇风冷笑道:“我怎么知道这个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然你想怎样?”

孙可颐冷冷地说:“我们要把盖尔·迪斯一块带走!”

洛佩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如果我不答应呢?”

孙霆提着酒葫芦摇摇晃晃地走上前来,毫无威胁力地说:“这恐怕由……由不得你了。”

就在这时,一个狐狸般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

“哎呀,这里挺热闹的嘛!”

我回过头一看,一身复古装打扮的苏睦扛着一把银色的雨伞慢慢走了出来:“几位,要不我们坐在一起赌一局吧,谁赢了谁拿走盖尔·迪斯,如何?”

我听到了来自对面某人的轻呼:“天诛……”

我诧异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一直在这里呀!”

苏睦出现后,仇风脸上的表情难看了许多:“哼,二廷廷主亲自出马吗?”

“不止呦——”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抬头一看,一个碧色的身影撑着一把青色的雨伞,轻飘飘地从天而落。

“肖莺!”

肖莺脚尖触地,在原地灵动地转了两圈后,优雅地收起了青伞。

“被我美到了吗?”肖莺朝我们这边抛了个媚眼。

“好像是肉色的,也有可能没穿……哎呀!”洛佩话还未完,肖莺就把伞扔在了他脸上!

活该!

此时,对面两人脸上的表情已经非常不好了。孙霆除外,他的眼睛一直处于半睁状态,脸上永远都是一副困倦的表情。

天祈,天诛,天音 VS 蒲牢,狻猊,螭伶!

我瞬间来了自信——这下我们未必会输了!

“那么,三位,”苏睦向前一步,“你们有什么新的想法吗?”

“哼,你以为人数对等就可以打赢我们了吗?”仇风冷笑一声。

说话间,第三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所以我们的人数才要比你们多呀!”

仇风等人纷纷回头。

只见张璇用匕首架着宣灵慢慢走了进来:“这是你们当中谁的从属护卫吗?”

“诶?”孙霆微微一愣。

“梦……梦霆大人……”在张璇的刀下,宣灵颤抖着声音。

张璇穿过三位九子,慢条斯理地走到了我们身边。

洛佩得意地笑道:“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宣灵只是一个无名无分的女仆,罗铭为什么会为了她取消儿子罗伊的财产继承权?于是我便推测:宣灵的背后有一个连八子负屃也惹不起的人物。”

孙霆将酒葫芦挂在腰后,从袖中抽出一支与金色暗影同款的紫色长枪:“看来,今天是免不了一战了!”

“且慢!”洛佩立刻说道,“做个交易吧?线索你们带走,人也可以完完整整地还给你们,条件是,你们以后,再也不能找盖尔·迪斯和林雨涵的麻烦!”

他们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似乎在考虑。

洛佩接着说:“六年前的穹山惨案,我们双方都遭到不小的冲击,那件事也是时候落下帷幕了。现在,天雨已死,负屃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樱廷决定既往不咎,不再就此事对你们穷追猛打了。不过,仅限于此事!”

仇风和孙可颐还在犹豫,但孙霆救人心切,直接点头应道:“好!”

由于孙霆是老四,仇风是老五,孙可颐是九妹,所以他点头后另外两个人也没有发出任何异议。

洛佩朝张璇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放开了宣灵。

就这样,三位九子带着线索和宣灵离开了精神病院。

洛佩叹了口气:“你们来的可真及时!”

苏睦耸了耸肩:“我都在这里住好几天了!”

肖莺笑着指了指自己:“我是真的刚到不久!”

张璇走到我身边,目光在那三人的身上来回转悠,表情略显尴尬。

我安慰道:“算了吧,璇儿,敌众你寡,伏羲琴就让给他们吧!”

张璇哭丧着一张脸:“我就是想抢,也得抢的过来呀!”

肖莺友好地对她说:“张璇同学,待会儿跟我们一起坐直升机回去吧!”

张璇傲娇:“我要坐头等舱……不!我要开直升机!”

肖莺目光灿烂:“好!随你高兴!”

苏睦委婉地说道:“我就不跟你们一起了,我还有事。”

我问:“是因为苏兮吗?”

“对,她奶奶中午过世了。”

“啊?”

“同时失去了两个亲人,从此她就真的变成一个人了,我得留下来帮她处理一些善后事宜。”

洛佩调侃道:“我看你是想拉她入伙吧?”

苏睦邪魅地笑了笑:“天祈,过慧易夭啊……”

蜻蛉居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