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谎1酒心神探

第101章 死里逃生

为了帮同伴们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将损失降到最低,弋星辰毅然潜入了海里,向鲨鱼游去。

“不要!”黄婉伊差点也跟着跳进了海里,还好白小双及时拉住了她。

“弋星辰!”我站在伞船上朝鲨鱼的方向喊道。

“嘁!”白小双眉头紧锁,语气再次变得严厉起来:“大家加快速度!”

大伙儿铆足了劲儿,用最快的速度朝岸边游去。

此刻,浮木上的黄婉伊已经抱着小双失声痛苦了起来。

望着鲨鱼出没的方向,那一块区域的海面突然变得沸腾了起来!水面此起彼伏,似有海怪在海底兴风作浪!

不一会儿,海面上浮起了一大片血迹,分不清是鱼血还是人血!

看到这一幕,黄婉伊直接昏死了过去。

我紧握双拳,眼眶渐渐湿润,一股热流突然涌上大脑。

弋星辰,早上被我当成同伴,下午被我当成凶手,现在却为了我们英勇牺牲在了这片海中……

我真希望时间倒回到两天前,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们不知划了多久,才终于抵达了海岸边的浅水区。

我们各自拿着自己的东西,邵中天背着昏厥的黄婉伊,走过搁浅区,最终登上了陆地。

大家都累坏了,纷纷仰面躺在沙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团队领袖白小双朝海里走了几步,一脸担忧地望着弋星辰消失的方向。

我收起刀伞走到她的身边,一起看着船沉下去的方向。此刻,我也在担心洛佩的安全。

约莫过了两分钟,浅水区突然浮上一个人影,大家悬着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当他走到我们视线范围能看清的地方时,白小双惊讶地叫出声来:“星辰!”

弋星辰在水中一步一步地朝我们走来。他眉头紧锁,目光锋利,张口露牙喘着粗气,低垂的右手上拿着正在滴水的竹筒刀,背上还扛着一条脑袋几乎脱落的一米多长的鲨鱼!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不敢相信,弋星辰居然在海里击杀了一条鲨鱼!

我和小双立刻迎上前去扶住他,他将鲨鱼的尸体递给我们,喘着气说:“今天的晚餐有着落了!”

太好了!星辰还是原来那个星辰!大战鲨鱼,毫发无伤归来的王者!

岸上的几个男生也纷纷跑过来与他拥抱。不过,最美的一幕还是黄婉伊冲过去扑进他怀里的尽头。

弋星辰收起刀刃,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下一秒,黄婉伊拖着他的脑袋激动地吻住了他!

哇!吻戏诶!

我既好奇又害羞,目不转睛地看着夕阳下这幅美丽的画面。

身边的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别过脸去,抱着鲨鱼朝岸上走,讨论今晚怎么做来吃。他们似乎对这样的场面早已失去了新鲜感。

张璇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身边,拉着我往岸上走,故作正经地说:“小孩子不要看这种东西!”

“哦哦!”我机械般地回答了两声,然后和她一起上了岸。

到了岸上以后,我刚要回头,她又将我的脑袋掰了回来:“你就那么感兴趣啊?”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还没结束啊?”

张璇不以为然地挠了挠脸:“呃……现在的大学生肺活量都很好的!”

我清楚地点了点头:“嗯,看得出来,毕竟星辰能在水下待那么长时间。”

就在这时,邵中天突然叫道:“你们有谁看到誓子了吗?”

大家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确实没有看到林誓子的踪迹。

佐伊面露惊恐之色:“刚刚……她好像没有跟我们一起下船……”

此刻,扬帆号露在水面上的部分就只剩一个瞭望台了,大家突然又紧张地看向海面,再次陷入了惶恐当中。

不过,这种情绪在十秒钟之后就消失了。

海面上,两个人影渐渐地朝我们这边游过来,到达了浅水区之后,星辰和婉伊立刻跑上前去接应他们。

那是林誓子和洛佩!

林誓子背着在海里晕厥的洛佩游上了岸。

两男两女上岸后,林誓子将失去意识的洛佩平放在地上,跪在他身边,用非常标准的救护动作给他做人工呼吸。

张璇再次捂住了我的双眼:“喜欢胡思乱想的女孩子少看些这个。”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着急地拨开她挡在我眼前的手。

在林誓子的专业救护下,洛佩咳出了几口海水,慢慢睁开了双眼!

太好了!终于没事了!所有人都安全地登上了陆地!

夕阳西下,手机手表进水没坏的人看了一下时间:下午六点整。

我们在距离海岸线大约十五米的地方扎了营。这里是沙地和丛林的交界处,离海又近,我们可进可退,而且这里视野开阔,一旦看到了往来的船只我们也便于求援。

女生在一棵树干上挂了几片棕榈叶,分开了男生和女生的界限。

陈米麟用防水打火机生了两堆火,用以烘烤身上的衣物。除此之外,他还用军刀劈了很多藤条和木片,分别当做绳索和引火物;他将吊床挂在树上稍事休息,用军用茶缸给自己加热了一壶水。

到这时我才彻底明白过来,原来陈米麟带上船的那些逃命物资,加起来就是一套野外求生装备!

黄婉伊隔着叶帘调侃道:“米麟,你是预言家吗?居然能够预测到我们会流落荒岛,专门带了这么多野营装备!”

陈米麟低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出门在外,多给自己留条退路总是好的。”

我、张璇、白小双和黄婉伊因为没有下水,身上的衣服基本是干的。誓子和冰羽晴稍微狼狈一点,她们基本是从船上游到岛上来的。好在张璇的背包里还有两身干燥的衣物,在她们烘干自己的衣服之前,可以先穿着避避寒。唯一不妥的是,林誓子的身材太高了,张璇的衣物穿在她身上基本都变成了超短裙和露脐装,于是我便将自己的外套当做围裙系在了誓子的腰上。

佐伊和邵中天用张璇的匕首将鲨鱼大卸八块,用树枝架好鱼肉放在火上烘烤,片刻后,鱼肉的香味便弥漫了整个沙滩。

七点左右,海面上就只剩下太阳的额头了,周围的一切渐渐变得暗沉了下来,气温陡然下降。

到丛林里探路的洛佩和弋星辰也回来了。用陈米麟的话说,野外求生者到达一处新的地点时,首要任务就是在体力流失之前摸清周围的地形。

洛佩对我们说:“天太暗了,我们不敢走得太远,怕迷路。不过感觉丛林挺深的,应该能够连接到大陆。”

陈米麟点了点头:“你们的决定是对的,天黑的时候不宜行动,躺在营地里养精蓄锐、补充体力才是正确的做法。”

夏夜拿着几串烤好的鱼肉走了过来:“既然不宜赶路,那大家就赶紧先来充体力吧!”

吧唧着没加任何作料的野生鱼肉,我感觉,味道比五星级酒店厨师做的鱼香肉丝还要好吃!

大家忙碌了一天,从船上演习装死到现在流落荒岛,几乎都没怎么吃过东西。尽管陈米麟对大家说在没有淡水的情况下应该少食多餐,但我们一行十三人还是一顿就将这条一米多长的鲨鱼啃的只剩骨头了。

陈米麟用随身携带的军用水缸装满海水,在火堆上做了一个蒸馏装置,通过高温加热形成水蒸气来生成淡水。尽管只是杯水车薪,但总比滴水未进要强得多。而且就算陈米麟不说,我们所有人也知道海水越喝越渴。

由于陈米麟具备相对专业的野外求生知识,连白小双也对他的能力表示认可,因此他被我们所有人推选为临时的“求生领导人”。

在陈米麟的指挥下,我们借着火光用几个自然容器制作了蓄水装置,只待一场大雨,我们就能获得充足的饮用水。

食物方面,我们今天晚上大食了一条鲨鱼,短时间内还不太需要进行能量补充,加之陈米麟携带的行李箱内还有大量的单兵口粮和杯面,我们的食物暂时不紧缺。至于九色鹿,岛上所有绿叶皆是它的食物。

睡觉方面,陈米麟将自己的吊床让给了白小双,然后将仅有的三块浮木放置在了横生的树干上。他告诉我们,晚上睡觉必须离地面,一方面是为了减少热量流失,另一方面可以防范蛇虫鼠蚁。在这样一座小岛上,夜晚是所有动物昆虫最活跃的时候。同时,陈米麟还将火堆放在了我们睡觉的浮木下方。这么做不仅可以增添温度,还可以燃烧一些石碳酸灌木,用产生的烟雾来驱赶蚊虫。

安全方面,两人一班,轮流站岗,一来照顾营火,不让其熄灭;二来不断地添加石碳酸灌木,这种东西周围到处都是;三来应对突发状况,一旦遇到危险立刻叫醒所有人;还有,看着九色鹿。

陈米麟的专业技巧令我们所有人叹为观止,他瞬间便成为了我们当中最具安全感的男生。

张璇将九色鹿绑在了离自己最近的树干上,在它旁边放置了许多鲜草和饮水,她还贴心地用棕榈叶为九色鹿铺好了一个睡觉的地方。

到了夜晚十点左右,大家裹着自己的衣物,垫着棕榈叶进入了梦乡。

恋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