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心语新修:职业伦理与心理取向

第3章 引言

在传播技术突飞猛进的21世纪,传媒行业正经历着深刻的变革,技术的升级与应用正在形塑着这个行业的基本业态,使得传统媒体的发展模式逐渐式微,而移动新媒体的蓬勃之势已成常态。传媒行业中的各个缺口正在形成,而媒体间的深度融合才是弥补缺口的基本手段和行业发展的不竭动力。但是,“融合”并不只是观念上的概念,它必须被有效地付诸实践,而在实现从“理念”到“实践”的跨越过程中,须臾不可分离的就是技术,这使得技术成了支撑媒体间深度融合的一支重要力量。然而,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技术才是实现传媒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这往往使得技术背后的“主宰力量”——人,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对于新闻行业的发展来讲,我们理应达成一种共识:技术只是行业发展的有效辅助手段,而唯有人(通常指的是相关新闻工作人员)才是行业发展的主导力量,是行业蓬勃发展和走向兴盛的不竭动力。有了此种共识之后,我们后文围绕新闻工作人员的一切讨论才有了意义。

由于新媒体传播技术的赋权,“观点的自由市场”正在形成,几乎每一个涉网的人,都能够通过不同的渠道发出自己的“原创声音”,以表明自己的观点和态度,甚至是打造网络空间交往中的完美人格,所以说我们正步入“秀我”的时代:哪里有平台,哪里就是展现自我的舞台,而无论是传统媒体,或者是新媒体,都热衷于给民众提供一个这样的平台。至此,涌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不断膨胀的“信息场”,其中穿插着各种各样、来源不同、形式丰富的信息流,让身处其中的人大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感:信息涌入越多,越是困惑;越丰富,越是焦虑。对于新媒介技术带来的无限便利,现代社会中的人从不吝啬对其的赞美之词,休闲、娱乐、求知、学习等丰富而多元的体验只需要轻轻动一动手指即可获得;我们与生俱来所追求的平等与民主似乎也已经实现了,因为信息传播的功能被无限地放大,人们越来越倾向于认为网络空间是一个众生平等的民主场,每个成员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情感、态度和认知进行不受限制的自我表达,从而实现个人的利益诉求,所以我们日益为高度自由和便利的网络空间鼓掌与欢呼。由此,现代社会的“信息化”特征,呈现出比以往更激进的态势。

早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著名政论家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就在其所著的《公众舆论》一书中,论及信息环境的问题,该问题也被称作“拟态环境”问题。所谓“拟态环境”,就是我们所说的由大众传播活动形成的信息环境,它并不是客观环境的镜子式再现,而是大众传播媒介通过对新闻与信息的选择、加工和报道,重新加以结构化后向人们展示的环境,而传播媒介大多具有特定的倾向性,因而“拟态环境”并不是客观环境的再现,而只是一种“象征性的环境”。大众传播形成的信息环境(“拟态环境”)不仅制约着人的认知和行为,而且通过制约人的认知和行为来对客观的现实环境产生影响。在现代社会,由于时间、精力、财力等因素的约束,人们不可能事必躬亲,绝大多数人只能通过媒介为其提供的信息去了解世界。在很多情况下,人的行为已经不再是对客观环境及其变化的反应,而是对新闻机构描述的画面——“拟态环境”——作出反应,产生脑海图景,并据此指导自己的行动。日本传播学者滕竹晓在李普曼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信息环境的环境化问题”,更深刻地表明了“信息环境”和“现实环境”的距离在日益缩小,人们越来越难以对两者进行区分。上述两位学者所生活的时代,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尚且处在萌芽阶段,他们对媒介所产生的社会影响的全部认识还只是取决于对报纸、广播、电视等为代表的大众传播媒介的研究。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传播媒介技术的高速发展对现代社会的影响无疑是颠覆性的。曼纽尔·卡斯特尔(Manuel Castells)在《网络社会的崛起》一书中认为:从最坏的到最好的,从最精英的到最流行的事物,在这个将沟通心灵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全都链接在巨大的非历史性超文本的数码式宇宙里,所有的文化表现都聚集在一起,如此一来,它们便构造出一个新象征环境,让我们的现实成为虚拟。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将这个“虚拟特征横行、信息爆炸”的传播氛围称为“仿真文化”,一种比真实还真实的文化。它消解了时间与空间的维度,让人不再有过去与将来的概念,永远活在“现在”之中。

信息源与感知之间实现的这种“内爆”式联结,使信息消费者的“触媒”获得感已然呈现出如此的局面:一切不再新奇,伦理消解于变异的事实中。在媒介深度融合的当下,媒体从业人员,主要是传统媒体的从业人员普遍陷入了深深的职业伦理困惑当中,其职业使命感、职业自豪感、职业自信心等纷纷遭受严重的考验。罗伯特·克劳特(Robert Kraut)等人的研究结果表明,新闻工作者现在面临的这种“职业困惑”可能是作为“新手”在面对一项革命性的新技术时的不知所措造成的。在旧的新闻生产的思维模式还未被打破,新的传播技术还未“全副武装”起来的时候,难免会使人陷入悲观主义的情绪当中。基于此种传播生态给新闻工作者和非新闻工作者带来的双重负面影响,比尔·科瓦奇(Bill Kovach)和汤姆·罗森斯蒂尔(Tom Rosenstiel)对传媒行业的主体关照视角也进行了一定的转换,那就是从专业的新闻工作者那里游移到了普通的新闻消费者身上,他们把自己多年从事记者行业的一整套实践经验进行了归纳和总结,毫不吝啬地向作为信息消费者的普通人提供扫除“信息雾霾”,减轻信息焦虑的方法,意图为现代社会培养具有“高水平信息消费能力”的信息消费者,从而实现专业新闻工作者和非专业信息发布者的“双赢局面”。如果上述两位资深记者所构建的“蓝图”能够逐渐发挥实质性作用的话,那么具有专业水准的新闻工作者不仅不会被边缘化,反而更能发挥其信息传播的主导性作用。但对于新时期的新闻工作者来说,仅仅提高自己的专业技术水准,譬如将自己培养成掌握多媒体传播技术的“全能型”记者,是远远不能适应媒介素养日益提升的公众的需求的。未来的新闻工作者应当能够平衡各方议程,能够平衡最感兴趣、最愿意参与的公众和最不感兴趣、最不愿意参与的公众之间的关切。由此,职业伦理概念的引入,对于巩固记者的专业主义意识、责任意识、人文关怀意识等尤为重要。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教授陈力丹在论及现今的信息传播生态时,曾阐述道:“现在是新闻最多的时代,也是新闻最差的时代,我们似乎更容易看见‘真相’,但追究真相更难,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全民新闻的时代了,人人都可以发布新闻,但是事实的真相反而难以辨别了。”这是当今民众普遍面临的信息感知困惑。人们似乎拥有了前所未有的信息发布权和信息选择权,似乎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自由,但与此同时,民众也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不自由,因为他们被深深地卷入了信息漩涡之中,已经很难辨别前进的方向了,从而出现了情绪消费并不基于事实的“后真相”现象。面对如此矛盾的局面,民众自然会退守信息选择的安逸区,只关注自己能够轻松应对和能使自己愉悦的信息,因为长期注重单纯的感官刺激,人们理性的思考自然会消退。如果新闻消费者长期如此,“传播隔阂”不仅不会因为新技术的赋权而渐趋消失,而是会呈现扩大之势,然后横亘在信息之海和个人感知面前,在这个时候,专业的新闻工作者如果再不发挥自身应有的职业价值,那么新闻行业的负面效应便会持续恶化下去。

“机器人写稿”已经被一些媒体投入常规使用了,无人机报道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虚拟现实技术风生水起,大数据蕴藏着丰富的可能……面对新技术的广泛运用,我们仍然要强调记者的重要性,不仅如此,还要将其放在重要位置。回溯20世纪的新闻传播行业,因为普通民众精力的有限和活动范围的局限,他们不可能亲身经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所以对于自身之外的了解通常是通过新闻报道来实现的,而这一满足人们信息需求的任务自然是由专门从事信息采集工作的新闻记者承担。由于信息传播渠道的有限性,那时的公众被动地接受来自专业新闻工作者报道的新闻,传受双方彼此相安无事,整个传播生态也呈现一种相对和谐的状态。那是大众传播的“黄金时代”,记者“执笔仗言”,本着新闻专业主义的原则,通过自己精心采写的新闻报道,影响议事进程,影响社会舆论,由此也使记者这一职业形成极大的社会影响力。“无冕之王”曾经是无数有抱负的青年投身新闻行业的最大动力,因为这一荣誉称号不仅象征着一种社会使命感和责任感,更象征着一种职业自豪感和职业荣誉感。如今,新闻行业步入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快车道,整个行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记者这一职业的称号已经由“无冕之王”渐渐演变成具有自嘲意味的“新闻民工”。新闻报道的门槛逐年降低,由于社交媒体的普及化,几乎每一个普通人都能参与到新闻报道中来,组织与组织、组织与个人、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传播”阻隔状态被打破,媒介组织、新闻记者的“传播中介”地位不复存在,“在这样的新环境里,新闻工作者像是在一个四周没有围墙的大门口站岗”,各式各样的信息纷至沓来,占据有限的注意力资源,浮躁的情绪开始在整个新闻行业里蔓延开来。在“信息传播速度越快,却越想快速发布信息”的传播怪圈里,传统的“新闻核实”理念似乎成了一种过时的概念,因为“更正式新闻”可以覆盖前面出错的新闻,但普通民众却越来越无法忍受为“媒体报道错误”买单,这已使新闻工作者处在一个十分窘迫的位置,即新闻工作者一方面绞尽脑汁取悦民众,另一方面民众却开始对新闻报道的真实性、媒体的专业性、记者的客观性表示怀疑。这不得不让如今的新闻工作者反思:

在媒介深度融合的今天,我是否紧跟时代,提升了自己的专业技能?

我有人文关怀意识吗?

我是否坚持了自己的职业职责?

我是否抛弃了传统的新闻精神,譬如认认真真地核实新闻和采写新闻?

我是否因过分迎合民众口味,而忘记了引导社会舆论、平衡社会意见与情绪的重担?

面对新时代的新闻业,作为记者的我是否真的准备好了?

这些问题只是新闻行业现在所面临问题的一个侧面缩影,民众真正要问的远远不止这些,但在社会对这个行业的负面情绪还没有触及警戒线之前,在媒体的公信力和权威还没有丧失殆尽之前,新闻工作者也要具备一定的危机意识,提早做好准备、转变观念,更好地担当好为民众服务的角色,更好地适应新时代新闻业的新变化。

由技术革新所带来的种种冲突和不适应似乎使新闻行业充满悲观情绪,现如今所谓的新媒体也渐渐失去了自己的“蓝海优势”,传统媒体的地位更是岌岌可危,但衰落的仅仅是行业中的渠道、平台、体制和技术等非主体性因素,行业中的主体性因素——人,是永远不会衰落的,从狭义上来说,记者永远是这个社会所不可缺少的。正如2015年12月从《南方人物周刊》主编岗位离职的徐列所说:“记者并没有衰落。现在是传统媒体衰落、新媒体兴盛的时代,而记者永远处在‘黄金时代’。”[1]人是具有独立思想的存在,更是实践活动的主体,对于新闻行业来说,记者是这个行业的主体,理应发挥主人翁的精神。面对如今新闻业所面临的问题,记者要转变自身观念,首先要做的就是怀有一种博大的胸怀,不仅自己要秉持专业主义的意识来从事新闻生产,更要用自己的专业主义精神来影响正在从事意义生产的绝大多数民众,使他们虽无限却杂乱的意义生产力量回归新闻传播的规律,并进一步反哺新闻业,如此,不仅新闻行业可获得广阔的发展前景,整个传播生态也必然焕然一新。所以,在此种良性设想面前,记者面临的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复杂,责任意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应该更加强烈。让我们回到上述反思的最后一个问题:面对新时代的新闻业,作为记者的我是否准备好了?那么,记者该为此做何准备?我们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论述。

树立强烈的服务意识。在我国的新闻传播环境下,这样的思考角度尤为重要,具体原因如下。一则大局意识、服务意识一向是政府执政要义中的重要一环,作为党和政府喉舌的新闻传播行业,必须秉持这一意识;二则新闻传播行业本身属于第三产业,因而其服务的本质理应被加以强调。对于记者来说,这种服务意识必须从每一条被报道的新闻做起:我(记者)能够保证这条新闻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吗?这条新闻报道到底能够给民众带来什么?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如果记者认为报道新闻只需要做到客观叙事就足够了的话,那么很遗憾,记者的服务意识还远远没有体现出来。因为公众所需要的信息远远不止这些,在新闻报道不再是他们获取信息的唯一来源的当下,他们更希望专业的新闻机构能够提供一些新的知识、新的技能、看待世界的方法等一系列与新闻事实同等重要的东西。由此,理想的新闻组织还应该是一个积累和综合社会知识的地方,一个思维和方法碰撞的场所。例如,在科学知识的普及方面,公众完全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获得远比媒体报道更详细、更全面、更丰富的科学真知。因为相关方面的科学权威可以绕过新闻媒体,直接与公众对话,但这是不是意味着在科学知识的传播方面,记者就可以无所作为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只是记者要做的事情远比传播科学真知复杂,他们提供给公众的是寻找真正科学权威的渠道,以及鉴别真伪科学知识的方法。记者的服务意识就体现在这些方面。

做理智的信息过滤者。面对杂乱无章的网络传播环境,公众急需摆脱纷纷扰扰的信息噪音,减轻“信息冗余”带来的心理负担,回归更加清净的信息环境。如果记者能够发挥其应有的专业价值,进行科学的“信息过滤”,减少令人应接不暇的“信息选择”,那么公众的信息焦虑也会因此减轻许多。相比社会上其他个人或者组织团体,新闻媒体的传统价值和权威性还是被绝大部分公众所认可的,因而依托专业新闻媒体的记者可以而且应该承担起“信息过滤”的责任,凭借浸润多年的专业主义意识,对鱼龙混杂的信息进行“去粗取精”,从而为公众“减负”。与此同时,新闻行业在公众心目中原本有限的价值和权威也会因此得到加强。

坚守传统媒体的核心新闻价值观。在现今新型的传播业态下,首先必须恪守“真实性”的新闻铁律,“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这句话永远不会因为新闻行业的快速发展而失去其应有的价值。围绕“真实性”这一话题展开,新闻核实的优良传统不应当被当代新闻工作者所忽略;信源的引用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谨慎,记者不仅要做到反复确认新闻来源的可靠性,更应该让公众看到其核实和确认的诚意。

“在20世纪,新闻是由新闻工作者决定的,今天在决定何谓新闻的过程当中,公众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下一代新闻业必须欢迎并且为更具参与性的公民服务。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新闻不再是讲授,它更多的是一种内容更加丰富的对话。”[2]记者要做的就是提供便捷丰富的对话平台,在这个话语平台上去展现这个行业应有的伦理取向。因此把伦理问题与心理问题并列开展探讨,就成为这本《记者心语新修》思考与写作的逻辑起点。

注释

[1]陈敏,张晓纯.告别“黄金时代”——对52位传统媒体人离职告白的内容分析[J].新闻记者,2016,(2):16-28.

[2]科瓦奇,罗森斯蒂尔.真相:信息超载时代我们如何知道该相信什么[M].陆佳怡,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江作苏 黄雪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