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如此多娇

第3章 陷害

沈欣瑶虽然是庶女,毕竟也是沈家二小姐,素来也被称赞端庄娴雅品貌大方,又有京城第一才女之名。不然也不会成功将自视甚高的南庭越揽于裙下。这会儿却被一个丫鬟挑剔礼数,要是传出去,脸可真丢大了。

沈欣瑶藏在袖袍之中的手,险些将帕子捏碎,却只能不动声色重新跪了回去。

待顾芊羽醒来,早已余霞成绮。

“呀,瑶姐姐,你怎么跪在地上啊?”睡眼惺忪的顾芊羽忙将沈欣瑶搀扶起来。

跪了大半个晌午的沈欣瑶,面上血色退了大半,膝下颤栗个不行,随着她起身的动作,一阵阵针扎般刺痛感险些让她当场哭出来。

“瑶姐姐,你莫听那些下人说的,什么名不正言不顺的,姐姐终归是姐姐。”顾芊羽率先开口,“桃香,把越哥哥送来的那些奇珍异宝统统拿出来,让瑶姐姐选一选。”

她率先开口,直接将沈欣瑶的各种后路都堵死了。

桃香应声,却是瞧见沈欣瑶那脸都白的都能唱大戏了。

“我瞧着王妃你身子不适,姐姐也不便多叨扰,你暂且先休息吧。”沈欣瑶顾不得等顾芊羽的回应,几乎是逃一般离开这。

大门被关上,顾芊羽再度瘫回到摇椅上。

“小姐,您就这么放过她了?”桃香不解。

“瞧着心烦。”

原以为,南庭越会为了沈欣瑶找她算账,但顾芊羽久久等不到,便回屋歇下了。

夜深人静,顾芊羽躺在床上瞧着屋顶入神。

想着那日在丞相府的见闻,她心中腾起一抹疑惑,那禹王究竟是何许人?

忽的,一缕淡淡的香味飘进了顾芊羽的鼻腔之中,她猛然起身,借着月色清楚的看到袅袅烟雾从香炉之中飘出。

“这是……沈欣瑶?雕虫小技!”顾芊羽不屑一顾。

忽而,窗外又有一人影闪过,顾芊羽急忙闭眼装睡。

只见那人倒掉了炉中的香灰,而后摩挲着往自己枕头底下放了些什么。

迷糊中闻到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这是他?

待他离开,顾芊羽摸出一瞧,香囊之上绣工精巧,细细问去,还有淡淡安神的香气。

正是安胎药!

“这禹王究竟在搞些什么?”顾芊羽望着禹王一跃消失在屋顶的身影而喃呢着。

始终想不明白,她便作罢了。

窗外的皎洁月光照进了屋内,映着屏风上透出丝丝银光,恰好将顾芊羽眸底的狡黠而掩饰。

兴许是那个香囊发挥的作用,顾芊羽一夜到是睡得很安稳,待日上三竿才醒来。

“小姐,您醒啦。”桃香伺候着她洗漱。

顾芊羽却是陷在沈欣瑶给自己下药的思绪中,“桃香,昨儿咱们院里可有何异常?”

桃香被问的一懵,突然,她脑光一亮。

“昨日我意外瞧见沈夫人的贴身丫鬟在咱们院子附近鬼鬼祟祟,她说是找手帕,后来我仔细的检查了小姐的所有陈列,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便没在意。”

“那就对了,她定是昨日趁我不在府中便下了药。”

“下药?”桃香错愕满脸,却瞧见顾芊羽比出了嘘声的手势,而后对她耳语一番。

桃香眸光一亮,很是兴奋的点了头。

“沈欣瑶,”顾芊羽眸光一亮,满是玩味。

“不好了,王妃、王妃她……”

桃香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整个人都是慌慌张张的,一把抓过一边的小厮,让他去找大夫。

顾芊羽虽然傻,但是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金贵的主!

一时间,王府上下,人人的心,都是悬着的,匆忙的去请来大夫,而沈欣瑶也像是装了风火轮似的,快速的从她的瑶香苑赶了过来。

彼时的顾芊羽,正是疼的满地打滚,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水,瞧见沈欣瑶出现,更是难过到极致。

“瑶姐姐,芊儿肚子好疼啊,你快救救芊儿啊。”

沈欣瑶一个箭步上前,握住了顾芊羽的手,察觉她浑身都在颤抖。

“好妹妹,你且忍忍,大夫这不是在吗?”

桃香站在一旁睨了文竹一眼,只见她迅速地低下了头。

“芊儿……”门外南庭越的声音传来。

顾芊羽将手抽出伸向了南庭越,“越哥哥,你快来,芊儿好疼啊。”

南庭越一个箭步上前,顾芊羽毫不犹豫的抱住了他,整个人瑟缩在他的怀里。

“刚刚妾身和文竹正在府中行走,便听见芊儿妹妹这边哀嚎声,便急忙赶来查看。”沈欣瑶唯恐惹祸上身,急忙将自己撇干净。

“越哥哥,我肚子疼,你快救救咱们的孩子吧!”顾芊羽哭的梨花带雨。

“芊儿乖!”南庭越当下也着急了几分,这孩子虽然并未南庭越亲生,却是他拴住丞相的利器,暂时不能丢!

一旁的沈欣瑶见状,目光充满了怨毒。

“大夫,如何?”南庭越顾不上这些,焦急地看着大夫问。

“孩子虽无大碍,吃下几服药调剂调剂就好,但是王妃此病来得蹊跷,敢问王妃最近饮食可否有异?”大夫的脸色并不好看。

“饮食都是经过严格的审查的,断然不会有误!”桃香说得坚定,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噗通就跪下了,“王爷,昨日奴婢曾亲眼见到文竹往王妃的香炉之中放了些什么,但奴婢眼拙认不出是何物,还请大夫检验。”

如今不曾亲眼见文竹放也得这么说了。

大夫捻起炉灰闻闻,脸色骤变:“王爷,这可是麝香啊!”

南庭越闻言眉峰一蹙,眸光锁定在沈欣瑶的身上,几分动摇。

“王爷,妾身这些天来,一直在自己的瑶香苑老实本分,是断然不会做这些下作的事情的啊!”沈欣瑶急忙跪在地,以示清白。

“王妃可是丞相唯一的掌上明珠,若是王妃有个三张两短,丞相定会动怒,王爷,还请您替王妃做主。”桃香俯首,很是痛心。

听闻丞相两字,南庭越眸底的寒意一闪而过,“来人,去搜。”

沈欣瑶瞧着南庭越的视线多了几分委屈,“越王可是在质疑妾身?”

南庭越缄默着。

“越哥哥,是瑶姐姐要害咱们的孩子吗?”顾芊羽傻里傻气地发问。

她满含热泪嘟着嘴,一脸绯红。

“瑶姐姐,你为什么要害我?是因为我不让你嫁给越哥哥吗?”顾芊羽又是一记发问。

不等沈欣瑶回答,门外传来了侍卫的脚步声,手中捧着一黄色的包袱,“王爷,此物是从沈小姐的瑶香苑中搜来的。”

晴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