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如此多娇

第196章 外祖父

一辆马车停在皇宫门口,一前一后两个身影从马车上下来,伫望着这高大巍峨的宫殿。

苏淮安身旁的老者鹤发童颜,精神抖擞,要不是那一头雪白的发丝,旁人绝对看不出来这是个接近耄耋之年的老者。

他突然发出一声感慨:“我上次来这的时候,你爹还活着呢。”

苏淮安咳嗽了一声,尴尬地看了眼旁边的侍卫,外祖父,你说的我爹,那可是先皇啊。

苏炳正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目光,袖子一挥:“走,让老头子我看看这偌大的皇宫,这么多年变样了没有。”

苏淮安带着苏炳正一路到了御书房,皇帝早就得到了消息在御书房等候,看到苏炳正从门外走进来,他连忙迎上去:“苏老!”

皇帝一脸热情,在苏炳正面前他一点架子都不能摆,毕竟当年他父亲在位时,都要让苏炳正三分。

苏淮安的母亲与先皇于先皇云游时相识,进宫后她荣获万千宠爱,她生下的苏淮安,便成了最后一个皇子,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先皇甚至同意苏淮安跟随母姓,他便是所有皇子中,唯一一个姓苏的。

先皇敬仰苏炳正,不仅因为他是苏贵妃的父亲,而且苏炳正医术高明,帮皇帝解决了不少疑难杂症。

只可惜先皇还是没撑住,和苏贵妃二人早早离去了。

苏炳正笑着看着皇帝,点了点头,当年他入宫的时候,当今皇帝还是个毛头小子,这么多年过去,身上也有了君王风范。

“最近烦心事挺多吧。”苏老拍了拍皇帝的肩膀:“脸色不太好啊。”

皇帝笑笑:“国事家事,都需要操劳,什么时候不烦心才叫奇怪了呢。”

苏炳正走到书桌前坐下:“不过这京都,倒是要比我十几年前来的时候繁荣许多,你这个皇帝当的,不错。”

陈总管端来宫里最好的茶水放在苏炳正面前,毕恭毕敬地退下去。

“苏老尝尝,这是新送来的普花茶,是一种反季茶叶,可生热暖腹,养人阳气。”

苏炳正抿了一口:“嗯,好茶。”

苏淮安在苏炳正身边坐下,默默地喝了口茶水,皇帝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京都这两日为何戒备如此森严?”苏炳正问道。

“南御国快要和金西国打仗了,那帮无耻之徒,派了一只刺客队伍来刺杀我朝大将军,虽然杀了几个,但是他们还有党羽在京都,一日不把他们抓出来,一日不能放松。”

苏炳正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这一路上走过来都没看到什么人呢,看来是没赶上好时候啊。”

“还是他们太卑鄙,竟然选在将军的大婚之日刺杀,连人家的婚宴都给毁了。”

苏炳正忧心忡忡,转头看向苏淮安:“淮安,皇上日理万机,你要帮你皇兄分担啊。”

苏淮安面上平静,默默地点了点头,皇帝冷哼一声:“朕不要求他帮朕分担什么政务,赶紧娶个姑娘回家就行。”

说到这,苏炳正突然哈哈大笑:“淮安来信说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我这个老头子放心得很。”

皇帝看了一眼苏淮安:“那心仪的姑娘,可是姓顾?”

苏炳正点点头,情绪高昂:“原来你们都知道啊。”

皇帝不说话了,他不打算在苏炳正面前告苏淮安的状,有些事,还是让他自己和老人家说吧。

苏炳正看了一眼两个人,约莫猜出来了点什么。

三个人又闲聊了一会,苏炳正便准备回去,临走前还给皇帝开了两幅调养的药材:“我这段时间都在京都,哪不舒服,找我就行。”

出了御书房,苏淮安脚下生风走的飞快,苏炳正故意放慢了步子落他半截,苏淮安发觉外祖父不见了,只能转身硬着头皮喊道:“师傅,外面冷,咱们快回去吧。”

苏炳正慢悠悠地走到苏淮安身边,盯着他的眼睛,不放过苏淮安的任何一个表情。

苏淮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爷子摆出这幅神情,小的时候他背不会药理,老爷子都是这样看着他的。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苏炳正开口。

苏淮安张了张嘴:“没......”

“还说没有?皇上刚才那是给你面子,不在我面前教训你,给你自我坦白的机会。”

苏淮安知道瞒不过,只好承认:“我心仪的那女子,是顾丞相的女儿。”

老爷子想了想,他对这顾丞相没什么印象,但是既然是丞相的女儿,应该差不到哪儿去。

他相信自己外孙的目光。

“还有呢?”

“她......她结过婚。”

“你抢别人家媳妇?!”老爷子一声惊呼,急了:“苏淮安,你怎么能干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老爷子声音太大,旁边的侍卫目光都瞟了过来,苏淮安赶紧拉着他往前走:“不是!她已经和离了,只不过先前和她成亲的那位,是二皇子。”

老爷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苏淮安:“二皇子?那可是你的侄子,娶你侄子的媳妇,你让其他人怎么看你?”

苏淮安心里烦躁,这其中原因太多,并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被外祖父质疑的滋味,并不好受。

“师傅,咱们先回去吧,我慢慢给你说。”

二人回了住处,苏淮安把从他离开神农谷,被师妹月筱汐种下情蛊,再到侵犯顾芊羽这其中的事都与外祖父讲述了一遍,苏炳正越听,脸色越难看。

“苏淮安,你从小识蛊,月筱汐给你种了情蛊,难道你还不知道?!”

“孙儿自然知道,只是这情蛊,只有原主可解,就连孙儿的金蝉蛊都没有办法。”

这些老爷子自然知道,他气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个死丫头,被她娘惯成什么样了,简直无法无天!”

“她从小固执,恐怕不会轻易给我解蛊的,孙儿现在都不敢回神农谷,怕她会更变本加厉。”

“回去我得好好罚她。”老爷子阴着脸,就因为月筱汐的一己私欲酿造了这么严重的后果,不罚不行!

“那顾家小姐可知道这孩子是你的?”

苏淮安摇头,表情痛楚:“不知道。”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她要是知道了,恐怕顾丞相第一个不放过你。”

发生这种事情,不管怎么解释都是在找借口。

“所以孙儿要照顾她一辈子,用这一辈子的时间,来弥补我的过错。”

苏炳正不忍:“原本你可以找个喜欢的姑娘过日子,现在因为这个孩子,这一辈子都被拖累了。”

晴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