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灯神有点痞

这个灯神有点痞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第一单生意

三个人一直无聊地坐在工作室里,一直守到中午十一点多,也不见有一个客户上门。

虽然生意还没开张,不过木友乾还是琢磨着中午要去附近的饭店好好地吃一顿,全当是庆祝工作室开业大吉了!

就在他低头在手机上查看附近的饭店哪家口碑比较好一些的时候,却听得一旁的张沁惊喜地说道:“欢迎光临圆梦工作室!”

咦,居然来顾客了!

木友乾精神一振,连忙放下手机抬头看去,随后就是一阵苦笑。

来的并不是什么顾客,而是他原来的房东柳沫。

记得昨天他搬家的时候,柳沫还说会来看一看的,当时木友乾以为她只是随便客套一下,根本没有在意,却没想到她今天还真来了!

木友乾连忙站起身,说:“柳姐,你怎么过来了?快请坐啊!”

柳沫今天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裙装,漆黑的长发梳得整整齐齐、在脑后扎了一条马尾辫,而且看样子还画了一些淡妆,手里还拎着一个小皮包,看起来青春靓丽,完全不像是接近三十岁的剩女的模样。

看样子房东大姐打扮一下,还是蛮漂亮的嘛!

木友乾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声,连忙热情地把柳沫请到沙发上坐下来,然后再找了一个一次性的纸杯为她倒了一杯茶水。

知道这人是木友乾的熟人后,张沁和高雪晴多少有些失望,随便说了几句客气话就自顾退到一边去了。

柳沫则是有些好奇地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啊!不过……看样子你们工作室的生意应该不算太好吧?”

木友乾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暂时没什么客人上门……不过这也是我们工作室刚开业,大家都还不了解的关系。没事……我们可以慢慢经营,等到我们做过几单生意,工作室的口碑上来,应该就会越来越好的!”

柳沫这时候自然是不能给他拨冷水,便连连点头说:“那肯定的,只要你们真的一心帮顾客实现愿望、解决困难,那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认可你们工作室的!”

木友乾“嘿嘿”一笑,说:“那就借柳姐的吉言了!哦……刚好到午饭的时间了,我们也正要出去吃饭,那柳姐咱们就一起去吧!”

“啊……不不不……”

柳沫看了一下高雪晴和张沁两个人,连忙摇头,说:“我等会儿还有事儿,就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不过……这次我过来可不仅仅是随便看看,而是有一个业务要委托你们工作室来做,你看……这个任务你们能接不?”

“嗯?柳姐你有任务要交给我们工作室?”

木友乾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不过随后想起上次柳沫让他帮忙的事情,就不由一阵心慌,连忙问道:“你不会是又让我帮你溜狗吧?”

柳沫翻了一个白眼,说:“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说到这里,柳沫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神情也变得有些低落起来,犹豫了一下后,才说道:“是这样的……我从小和我妈妈相依为命,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父亲!小的时候问起我妈妈,她就说我爸死得早,在我出生前他就得重病去逝了!”

“直到三年前……我妈妈临终前才跟我说了实话,原来……我父亲是港城来的一个商人,在这边投资的时候和我妈妈认识的,当时我妈被他一番花语巧语给欺骗了,还以为自己可以嫁给一个港商,成为富人家的太太!可是……”

“可是当他得知妈妈怀孕后就立刻变了脸,说是他在港城那边已经有妻子了,不可能给我妈妈任何名份,所以劝我妈妈把孩子打掉,然后他会给我妈妈一笔钱,以后也可以继续做他在大陆的妻子。”

“不过就是他不可能会和我妈妈结婚,也不能让我妈生孩子!因为他担心以后会产生财产的纠纷问题!如果我妈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那他也不会认的!”

“然后我妈妈勃然大怒,就和那个男人断了联系!而她执意要把我生下来,因此还和我的外公外婆也闹翻了!最后只能和我一起相依为命了……”

听到柳沫讲起她的这段身世,木友乾也不禁有些动容……不过他也知道,其实像这样的事情,在早些年国内刚刚开放的时候,其实是很常见的。

但这时候木友乾也不好表现出同情的样子,因为他知道,有的时候……同情给人的伤害会比冷漠更大。

于是他只好尽量保持着平静的语气,说道:“那你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呢?找到你的父亲吗?”

柳沫点了点头,说:“对……我希望你帮我找到他!不过我不是找他要补偿什么的,更不是想要他的财产!我只希望他能到我妈妈的坟前,亲口跟我妈说一句‘对不起’!”

“这样啊!”

木友乾闻言不禁微微皱起眉头。

这可以说是他们工作室开业后的第一单生意了,之前郭争鸣的那个不算!因此他自然是不好拒接这单生意!

不过这个生意还是很有难度的!

要说只是找到柳沫的亲生父亲这点倒是不难,毕竟听柳沫的意思,她的生父是个二十多年前来内地投资的港商,想来……应该还是一个有点名望的富商,只要柳沫能提供足够的资料,找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是要想说服那位港商去柳沫的母亲坟前说句“对不起”,这个怕就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当然,他并不是觉得柳沫的这个要求过份,其实就凭那家伙的所作所为,就算是柳沫提出再多的要求也是应该的。

可是柳沫的父亲毕竟是一个有钱的港商,并且当年的事情,对他来说很可能也只不过是一时的游戏而已,又哪里会真的放在心上。说不定……连柳沫母亲这个人他都已经不记得了呢!

所以,要想让他自己诚心地来这里给柳沫的母亲上坟、道歉,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到木友乾一脸为难的样子,柳沫轻轻叹息了一声,说:“是不是这个任务太难了?没关系的……如果你觉得这个委托没办法接受,那就不要勉强,反正我也只是……心血来潮而已。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柳沫站起身来,就准备离开。而木友乾却是跟着站起来,轻轻一按柳沫的肩膀,说:“不……这个任务,我们工作室接了!”

千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