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有喜

第112章 那你去报官呀

光张着嘴哀嚎着。

“大伯母,宫小金这光打雷不下雨的也太假了吧,你们做戏也做全一点吗。”宫喜嘲讽道。

李氏没回头,手却在背后狠狠的掐了宫小金一下。

嗯,这回是真哭了,宫喜满意的点点头。

跟当街买艺的一样,吆喝着凑了一圈的人。

一群人聚精会神的看着地上,宫喜直起身子一看,才发现地上有一块布,上面细数着她的恶行。

就是这血吧,看着挺吓人的,字也忒丑了些。

“诸位,宫家医馆的宫喜她抢了我们家的金子,还把我们家给洗劫一空,所有的东西都给砸了,诸位可以去我们秋水村,一看便知!”李氏声泪俱下的哭诉道。

关于宫喜的传闻,大家多多少少都是听说过的,这回算是看到正主了。

“这么小的孩子啊,现在都没有地方睡觉了,她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她今天早上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闯到我们家里,把院子给砸了,我们一再的忍让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呀。”

嘶,这台词明明应该是她的呀。

“她一个小姑娘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有人质疑。

李氏擦着泪水:“诸位可千万别被她骗了,她会武功呀!”

这么一说可信度倒是增加了不少。

可是众人都是窃窃私语的议论着,没人带头指着宫喜的鼻子骂她。

没达到李氏想要的效果,李氏推了宫江海一下,宫江海撸起自己的袖子,上面青一块红一块的伤痕累累。

众人哗然,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这些都是她打的,她武功高强,我是她亲大伯她都敢打,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呀。”

准备的这么齐全呢,下功夫了呀,宫喜看了一眼,发现那伤口不是假的,但她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肯定是赌场的人打的。

“好!”宫喜站了起来率先鼓起掌来,让众人疑惑,地上的三个人也很疑惑。

不明白宫喜是要干什么。

做作的擦了擦那莫须有的泪水:“大伯,大伯母是天生的唱戏的好料子,在这里真是埋没了呀。”

“宫喜,你还要蛮横不讲理到几时?今日这么多人在,你还想动手打我不成?”宫江海恶人先告状。

宫喜却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我做了这么多十恶不赦的事情,还砸了你们家,那你去报官呀。”

李氏转身对着路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诸位你们看看,她就是这样嚣张跋扈的,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那你去报官呀。”

“她把我们家值钱的东西都要给典当了,还四处欠债说是我欠的。”

“那你去报官呀。”

“诸位,你们可要替我们做主呀!”

“那你去报官呀,让县令大人替你做主呀。”

李氏嘴角抽搐狠狠的瞪着宫喜,目光像是淬了毒。

众人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反倒质问起李氏来:“那你们为何不去报官?”

“我们……我……”

宫喜扬声道:“空口白牙的一点证据都没有,你们三张嘴说什么便是什么吗?”

“若我真如你们所言做了这么多的恶事,你们不去报官却在这里坐着又有何用?我宫家医馆因为你们恶意散播的那些谣言已经好几日没有生意了,你们不去报官,我还准备去呢。”

她才是正儿八经的受害人。

“谁要报官呀。”

一个轿子停在了一旁,看模样是沈府的轿子,旁边跟着的丫鬟正是绿萝。

“是谁在这里喧哗,挡了路,又是谁要报官呀?”绿萝走近了问道。

沈府的轿子大家都是认识的。

“大伯,这是县令府上的人,你要报官的话可得抓紧了。”

宫喜撂下这么一句话,就坐着等着看笑话了,她是笃定了宫江海不敢报官的,要是敢,也不至于到他们家门口演上这么一出。

“是啊,这位是县令府的人,你有什么冤屈报官说清楚吧。”

“咱们沈县令铁面无私,你们要是真的受了委屈,一定会帮你们的。”

宫江海嘴角抽搐,就是因为铁面无私才更不能去的呀。

宫喜在旁边火上浇油的催促道:“大伯您怎么不说话了呀?是不是累了?要不要进来喝喝茶咱们再去官府呀?”

宫江海一家人是进退两难,李氏和宫江海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谁都没有个办法,宫小金这会子是真的急的哭了。

“绿萝,回来。”

沈秋水掀开了帘子一角:“怎么回事呀?”

她是以为宫家医馆出事了来看热闹的,绿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不过小姐,那大房一家人神情很是古怪,喊他们报官他们迟迟犹豫着,就是不肯报官。”

“许是乡下人,不敢吧?”绿萝猜测到。

“真是蠢货,报个官有什么不敢的,那个宫喜有什么可怕的。”

主仆二人说话间,那边人群又骚动起来,沈秋水打发绿萝接着盯着。

宫小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搂住自己的爹娘:“宫喜,你欺负我们一家弱小算什么本事!”

“你们一家四口欺负我一个就叫本事了?”宫喜没好气的反问道。

自己理亏怨不得旁人。

“这桩桩件件的爹娘不报官是不想伤了我们宫家的和气,毕竟血浓于水的亲情,你可倒好,竟然咄咄逼人。”宫小银比她爹妈要聪明的多了,这么快就找好了说辞,听着还似乎很有道理。

李氏见风使舵的跟着改口:“就是,我们顾念着都是姓宫的,对你多番忍让,你却不知足!”

“你们不报官是为了不伤和气,那如今这副模样是为了什么?”戏瘾上来了,过来飚一下演技。

宫小银并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扯出来另一件事情:“你勾引我的未婚夫,我忍你也就算了。”

“现在我二人都已经成亲了,你还纠缠他不放,这件事情难道要我报官吗?我找谁说理去?”

提到陈少鸿宫喜就没了好脸色。

宫小银得寸进尺的乖张道:“怎么?敢做不敢认了是吧?”

“你就是个狐狸精,下贱胚子,勾引有妇之夫,就应该浸猪笼沉塘淹死了才算对得起我们宫家门楣!”

蓝封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