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子实在太高调了

圣子实在太高调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7章 你愿意做我徒弟吗?

火堆旁边,白小菲正在烤蘑菇。

对于这种事情,她驾轻就熟。

在来自在门的路上,这些蘑菇是她主要的食物之一,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不知道哪些有毒哪些没毒,吃了不少苦头。

也亏她命大,这才能活着来到自在门。

看着蘑菇烤得差不多,白小菲迫不及待的抓起一串就啃了起来。

突然,她面前有人缓缓走来。

是秦长歌。

白小菲看了看秦长歌,再看了看手里的蘑菇后,拿起一串递过去,“表哥,你要吗?”

“多谢。”

秦长歌接过一串蘑菇。

吃了一口,什么调料都没有,一股土腥味。

他堂堂圣子,每天不说大鱼大肉,但想吃点东西的时候,也都是美味佳肴。

这味道不禁让他皱了皱眉头,不好吃。

白小菲一直在注意秦长歌,看到对待皱眉头后内心不禁咯噔一声,糟糕。

“你在这稍等。”秦长歌淡淡道。

他起身离开。

他要去给白小菲弄点吃的,不过这大晚上上的,自在门的食堂早已经关了。

而且作为修仙者,众人平日里餐风饮露,对于食物的要求也不高。

食堂更多时候,就是一个摆设罢了。

辟谷丹不香嘛?

好吧,的确不香。

不久后,在原地有些忐忑的白小菲便看到秦长歌手里提着一只山鸡回来了。

放血,拔毛……

一顿操作后,一只烤鸡就做好了。

虽然没有任何调味料,但比起白小菲自己弄的烤蘑菇不知好多少倍。

而且这山鸡生长在自在门的地界,受灵气滋养,肉质软嫩多汁。

白小菲看着直咽口水。

“吃吧。”

秦长歌将一整只烤鸡递过去。

白小菲拿着烤鸡,撕下一只大鸡腿,“表哥你也吃吧。”

“我不饿。”秦长淡淡道。

白小菲迟疑了一会,最终受不了这烤鸡的诱惑,大口的啃起来,被烫得龇牙咧嘴。

“自在门有食堂,你以后饿了可以去那。”

“食堂太远,我怕表哥醒了找不到我。”

她不想给秦长歌添麻烦。

“那我改日给你准备几瓶辟谷丹吧。”

第二天。

洞府内。

白小菲盘膝而坐,企图引天地灵气入体,但不管她怎么做,都没有作用。

灵根被挖走的她,根本无法引气入体。

白小菲的小脸皱得跟包子一样。

无法引气入体,就意味着她没有办法踏入修仙路,没有办法救出自己的父母。

“娘亲……”

白小菲有些无助的呢喃道。

秦长歌走进洞府,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像只无助小兽一样蜷缩在角落里白小菲。

“她的身上有灵气残留的痕迹,她在尝试引气入体?”秦长歌第一眼就做出判断。

看那模样,应该是失败了。

没了灵根,怎么可能引气入体?

咦……

不对。

没有灵根,连引起灵气反应都做不到,可是灵气对她,却还有反应。

秦长歌好奇的走了上去,伸手摸着对方的小脑袋,灵识进入对方体内查看。

“表哥……”

白小菲只感觉自己头上传来一阵暖意。

她看着摸着自己头的秦长歌,心中突然涌出一阵暖意,表哥这是在安慰自己?

真好。

还有昨夜的烤鸡。

表哥看起来冷淡,但实际上却是外冷内热,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

她忍不住走到秦长歌面前,抱住了他。

真温暖。

就好像娘亲的怀抱一样。

“我好想你……”

“娘亲。”

正查看白小菲体内情况的秦长歌愣住了。

什么情况?

我把你当表妹,你把我当你妈?

还有我是男的啊!

看着眼睛泛红的白小菲,秦长歌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有推开,任由对方抱着。

罢了。

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今天当你妈一回吧。

同时,他也将白小菲体内的情况摸索得差不多了,对方的灵根的确被挖走了。

但挖得不干净。

那灵根,还有一点点残留。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点残留,白小菲才能引起灵气反应,可要修仙,基本是不可能了。

白小菲抱着秦长歌好一会,眼泪不知不觉的把他的衣服都给弄湿了一片。

这也就是她长得可爱,这要换做其他人,秦长歌估计早就把对方拎起来扔出洞府了。

当白小菲反应过来的时候,惊呼一声,连忙说道:“表哥,对不起对不起。”

她内心暗恨自己。

不是说好不添麻烦的吗?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若是因为这样,表哥赶自己走了怎么办?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身之所,难道又要离开这里,回到那漂泊不定的日子了吗?

她越想越惶恐。

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来。

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小女孩。

白小菲一边帮秦长歌擦着衣服,一边小声抽泣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后者怎么欺负她了。

“无需在意。”

秦长歌淡淡道。

“对不起对不起。”

白小菲还在不断道歉,眼泪也流个不停。

内心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终于在今天一股脑爆发了,被挖走灵根,父母被关押,来投奔自在门时一路上遇到的各种磨难……

遇到这些事,她都没哭,一直都压在她的心里,弄湿秦长歌衣服这件事不过一个契机,让她将这些日子里受的委屈一股脑爆发了。

“唉。”

看着眼前哭得稀里哗啦的白小菲,秦长歌将对方抱起,塞进怀里。

哭吧。

哭完这一场后,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半个时辰后。

白小菲的哭声渐渐变小,最后沉沉的睡了过去,而秦长歌的胸口的衣服已经全湿了。

果然,女人都是水做的。

秦长歌看了一眼白小菲那红肿的眼睛,有些感慨,真能哭。

将白小菲抱回床上,秦长歌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

不一会,白小菲醒了过来,看着坐在不远处的秦长歌,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有些别扭。

自己居然在表哥怀里哭成那样子?

怎么能这样……

白小菲满脸通红。

秦长歌看她醒了后,神色难得有些凝重的说道:“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听到这,白小菲内心咯噔一下。

不会是要赶自己走吧。

也是,自己表现得这么糟糕,又哭又闹,就算对方赶自己离开,也很正常吧?

想到这,她忍着眼泪,笑着道:“表哥,有什么事,你说吧。”

说吧,不就是离开这里吗?我受得住。

“你,愿意当我的徒弟吗?”

白小菲眼中露出迷茫之色。

表哥刚才说什么了?

徒弟??

不是要赶自己走嘛?

流风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