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癫狂半生闲

第117章 若渊门!

不知过了多久。

戴天睁开眼睛。

首先看到的,竟是端木华。

戴天好生欣慰。他握住端木华的手,开心地道:“端木华,如今我们魂归混沌,竟还能在一起。我们永生永世,都不要分开了吧!”

端木华脸一红,低下头去。

倒是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响了起来:“戴天,你果然是个纸糊的。”

这个声音,好生熟悉。

戴天心中一动,挣扎着坐起来。

只见端木华身后,赫然站着凌若渊和玄郎。

“若渊,前辈?你们怎么也在此处?”戴天失声叫起来。

凌若渊翻了个白眼:“戴天,你不过是受了点伤,不会脑子也坏掉了吧?这里是玄郎的府邸。为啥我们不可以在这里?”

戴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若渊前辈,您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因为,我终于可以亲手,把真言宗还给您了!”

说罢,戴天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布囊。

打开布囊,竟是七本真言宗。

戴天将真言宗递给凌若渊,目光闪动。

凌若渊望着真言宗,却淡淡地道:“真言宗,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戴天不可置信:“若渊前辈!真言宗是您父亲的遗物,是天下至宝,是您的仇恨根源。怎么会毫无意义呢?”

凌若渊却摇摇头:“真言宗确实是父亲遗物。但真言宗,并不是逆天的武功秘籍。而且,真言宗,也不是父亲留给我的。”

戴天和端木华都惊疑非常。

端木华涩声道:“若渊前辈,八大门派为了这本真言宗,明争暗斗了四十年。难道,它真的不是武学秘籍?”

凌若渊点点头:“公孙玄将他那本真言宗给我之后,我才发现,真言宗的秘密。”

“什么秘密?”戴天脱口而出。

凌若渊拿出公孙玄的真言宗,缓声道:“这真言宗,与我从沧浪宫中带回的真言宗,已经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戴天大惊失色:“难道有人偷换了真言宗?”

“不是。”凌若渊的神色,变得有些哀伤:“这真言宗,我从沧浪宫带回来之后,便被我母亲,聂轻寒,抢了去。从那以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直到几天前,我翻看真言宗,才发现,这书上,被人做了很多记号。”

“做记号?”端木华沉吟道:“是谁人做了记号?”

“是我母亲聂轻寒。”凌若渊道:“真言宗是用吐谷浑文字所写。母亲是认得的。我却不认得。于是我将这些做了记号的字,拿去问了石重隆。”

“是什么内容?”玄郎也感兴趣了。

凌若渊缓缓道:

“莽原暮,

风如诉,

寒星数点,

箫声如故。

塞上顾云舞千年,

欲往何处?

花几度,

水难覆,

怆然一梦,

不识归路。

恨无?

悔无?

落落衷魂卿知我,

痴心不负。”

一言毕之,众人沉默。

端木华打破了沉默:“原来,万人枯骨的天下奇书,竟是慕容行,写给聂轻寒前辈的。其中款款深情,哀陈相思,令人动容。”

凌若渊哀声道:“难怪母亲,当年宁愿身死,也要保存真言宗。原来真言宗,是父亲留给母亲的肺腑之言。父亲被困沧浪宫,力竭而不可出。他便在最后时刻,将自己的相思,写在了真言宗里。”

戴天也颇为感动:“聂轻寒前辈,强行留下真言宗,早已抱着必死之心。但她怕连累九剑门和若渊前辈,所以才离开九剑门。”

凌若渊泪光闪动:“而师父曾澜,为了阻止我报仇,舍身赴死,设计让我冰封醉月崖。”

玄郎走过来,扶住凌若渊的肩膀,柔声道:“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世间真情,让人生死相许。你的母亲,当年一定是不后悔的。你的师父,不负好友所托,也一定是开心的。”

凌若渊低着头,沉吟道:“世人都以为,真言宗是诡谲奇书,武功秘籍,得知而得天下。殊不知,我的武功,其实都是从母亲让我抄的那本佛经阿含经中学的。阿含经一定是父亲送给母亲。其中的文字,就如同小人跳舞。久而久之,那些舞蹈,便成了我的潜意识。”

戴天惊叹道:“阿含经可能只是沧浪宫中,神秘武学的一小部分。”

凌若渊点点头,含着泪:“母亲总是逼我抄阿含经,其实是想用这种方法,把父亲的神秘武学传承下去。”

玄郎突然一展颜,朗声道:“好了!这些真言宗,我们就拿去聂轻寒前辈墓前焚化,以告慰她在天之灵。而那些愁云惨雾的往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从此以后,凌若渊,我要让你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端木华却不合时宜地提醒:“那个……月牙儿前辈说,他在峨眉等着若渊前辈呢……”

玄郎脸色一变,酸溜溜地道:“去峨眉,可以。但是,必须我陪你一起去。”

……

.

.

太平兴国元年[78]。

无过崖。

松树长得奇形怪状。

松林一过,便是个大花圃。

花圃中,杂乱无章,种着极香的花。

花圃后面,是个菜园。

菜园里,不再寡淡,种满了南瓜,西红柿,土豆,白菜……

看得出,此处一定住着个喜欢吃菜的人。

而喜欢吃肉的人,也活得极滋润。

成群的鸡鸭,聒噪而无聊。

一个大大的庭院,亭台楼阁重重。

气派的大门上,挂着个金丝楠木的匾额。

匾额上三个大字:若渊门。

大门下,站着个俊朗的年轻人,一身白衣,气宇轩昂。

这个年轻人,年纪虽不大,但却极老成。

他板着脸,正在教训小弟子。

小弟子们,密密麻麻,排在若渊门门口,足有几百人。

年轻人一本正经地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我们若渊门如今是天下第一大派。你们的剑术,可要勤加练习,不能丢了若渊门的脸!”

小弟子们声音洪亮:“是!掌门!”

这个年轻的掌门满意地点点头。他挥挥手,示意弟子们散去。

这时,突然有人拍了拍年轻掌门的头,夸奖道:“小阿楠,你这个掌门,当得有模有样!”

阿楠一回头,脸红起来。他不满地抱怨道:“戴天长老,端木长老,您两位不要老是叫我小阿楠。我好歹也是若渊门的掌门。被弟子们看到,多丢脸啊!”

戴天轻笑道:“你师父,最讨厌看到你一本正经的样子了。”

阿楠的脸更红了:“师父现在才懒得管我呢。”

端木华奇道:“怎么不见你师父?”

阿楠想了想:“玄郎前几天回来了。我师父刚才还在后院的花玉桌子那里,同玄郎下棋呢。”

戴天摇摇头:“没有。我们刚去寻过她。”

阿楠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师父前几天说,玄郎终于放下了家国大事,将那些烦心事,丢给了他的弟弟。以后,玄郎便会长长久久的,住在无过崖了。这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她要同玄郎好好庆贺一下。他们二人,好像是筹谋要回鄯州去看一看。”

端木华点点头:“正是了。玄郎如今终于想到好办法,不再管天下事。以后,他们二人,便可以逍遥快活了。”

戴天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若渊前辈平时,不逍遥快活一样。”

端木华捂嘴轻笑:“正是呢,以后他们二人,可以更逍遥快活了!”

说罢,戴天和端木华挽着手,走远了。

剩下阿楠,撅着嘴,嘟囔道:“师父和玄郎是逍遥快活的。你们两个长老,不也不管事吗?啥事都推给我来管。还嫌弃我一本正经……”

无过崖的清风,徐徐而来。

环绕无过崖的云雾飘飘荡荡,层层荡漾开去……

.

.

[78]太平兴国元年:公元976年,赵匡胤卒,史留斧声烛影的悬案。作者认为,赵匡胤其实,是用金蝉脱壳之法,回到了无过崖。

.

.

全文终

彼得猫的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