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箫记

紫箫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4章 远上寒山

林浪实在是太累了,尽管先前在漠东时,比现在要苦得多,但却从来没有过如此多日的风餐露宿和奔波。

终于回到古井驿站,在温暖舒适的大床上足足睡了三个时辰,林浪才缓缓醒来。

看看时间,已经接近未时。他从床上翻下来,刚刚穿上靴子,只听门吱呀一声响了。

推门进来的是翁琴缘。她看到林浪睡醒,面露喜色,回身关了门,走过来,把手上提着的食盒放在桌子上。

“琴姐,”林浪悄声问,“这些天还好?”

翁琴缘连连点头。“你……见到曹琚了吗?”

“早上刚刚见过,他从永安府的牢城营北上了。你见到三姐了没?”

“三姐前几天回来过一趟,又走了。”

“去哪里了?”

“不清楚……这是郑大哥吩咐厨房给你做的,你好好吃一顿,再歇会儿。”

“琴姐,辛苦你去找一副纸笔来,我写封信。”

“好。”翁琴缘提着空食盒,退出了客房。

“琴姐!”林浪突然叫住她。

翁琴缘转过身来,定定地问:“有什么事么?”

看到翁琴缘那略带着忧伤的俏美的脸庞,林浪感到一阵心痛,他实在不忍心把她父母和弟弟的事儿告诉翁琴缘,只有摇摇头:“没事,辛苦你了。”

翁琴缘粲然一笑,走了出去。

——

郑大送走前厅的最后一桌食客以后,迫不及待地离开大堂,来到林浪所在的客房。林浪正在窗前写信,见到郑大进来,他放下手中的笔,把信纸晾在窗口。

“这封信,辛苦派人送到京城,城南印书园,给汪澍。”他说。

郑大微微点头。

“三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林浪急切地问。

郑大略一忖思,答道:“二十四号晚上,过了一夜,天一亮就回蟠桃山了。”

“蟠桃山……”林浪皱着眉,掰着指头算了下日子,突然双眼瞪大了:“我得赶紧走了,不然三姐会有危险。”

“怎么?”郑大一惊。

“她要去救曹琚……她一个人……”

“要不要我同你一起去?”

林浪略一忖思,答道:“也好,就辛苦大哥一同走一遭。”说着,他揉揉眼眶:“不知为何,我这会儿右眼跳得厉害。”

“你想必是太累了。真不用再歇一会儿?”

“来不及了!”林浪说着,站起身来。

“那好,我这就去备马。”

——

岳思娴披着鲜红的斗篷,沿着蜿蜒的山路,只身走下蟠桃山。

被寒风和冷雨摇曳了一夜过后,蟠桃山两侧的枫树迅速被染红了,混杂着一地叫不上名字的野花,铺满了山林间的小路。

岳思娴脚下穿着红色的短靴,踩在落花和枫叶之间,步履匆匆,竟恍若神游于林间一般。

晴光之下,天空蓝得令她神清气爽,清风一阵接一阵吹拂着她浓云一般的黑发,如同天空下被吹得如流水一般的白云一般。

她在山路旁的一口水井边止步,撩开一层落叶,在井畔的青石板上坐下,揭开覆盖在井口的石板。她摇动辘轳,很快提了一桶井水上来,放在面前,双手掬水,喝了两口。初冬的井水甘冽异常,她的精神为之一振。

随后,她把井口的青石板掇过来,掬水清洗了石板,从腰间解下一把短剑,坐在井畔,徐徐磨起剑来。青灰色的剑芒在清水和石板间,迅速呈现出耀眼的白光。磨完宝剑,她又掏出一个小小的锦盒,从里面掏出五枚黑黢黢而散发着光芒的圆形物什。

“旋风镖啊,旋风镖,”岳思娴拈着旋风镖,像是在对一个老朋友说话,“上次被林浪那厮阻拦,没有让你发市,今天可就拜托你啦!”

说完,她把五枚旋风镖一字摆在青石板上,伸手舀水,轻轻地浇在旋风镖上。

而就在此时,在离她大概三丈开外的一株梧桐树干后面,两双眼睛,正紧紧盯着她,岳思娴却对此毫无察觉。

“那个就是邱三姐?”

说这话的人,面如锅底,双眼突出,脸庞精瘦,须发黑黄,相貌丑陋,眼神恐怖。

“是,麻大哥,那个林浪,最近就经常出没于此。”

回答他的人,正是鹞子山的头领李能。

“你能肯定,咱们这么做,能把林浪招来?”麻大哥问。

“确定,林浪那小厮,听说一直对这女子有心,只是这女子不知为啥,总是看不上他。”李能说着,冷笑了一下。“那小子也是眼瞎,这娘们儿比他大那么多……”

“林浪他在哪里?”麻大哥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

李能从麻大哥的声音里听出了逼问的意味,连忙答道:“前天晚上,我的人在永安府城的酒肆见过他,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古井驿站落脚了。”

“好,这个邱三姐就交给我对付。”麻大哥说着,换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不过,如果没能把林浪给招来,我就先拧掉邱三姐的头,再放火烧了你的山寨!”

李能心中一凛,双手间顿时冒出了汗水。

——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岳思娴把旋风镖一件件地装回锦盒,倒掉残存的井水,把木桶挂在辘轳的钩子上,放入井中,盖上井盖,哼着小曲,像是乡间妇人一般,脚步轻盈地向山下走去。

耳畔传来雷鸣一般的行军声。岳思娴屏住气息,躲到一株柏树背后。

蟠桃山下,官道都是依山而修,因而狭窄崎岖,最窄的地方,仅能容两匹马并辔而行。岳思娴从兜里掏出一方红色丝帕,裹住脑后的一堆乌云,又用红色面纱遮住脸,趴在枫树林里,很难与密匝匝的枫林分开。

她全神贯注,望着不远处缓缓的行军,一只手摸出一枚旋风镖。

唉,如果林浪此时在这里就好了……岳思娴叹息道。

如果两人一起动手的话,她可以吸引官军注意,林浪则可以从这里冲下山,劫出曹琚,迅速冲入对面山谷中,以他的身手,这样绝对不成问题;然后他们可以一同在山谷里会合。

只是……唉,林浪啊,你为什么不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呢?

她不满地撇撇嘴,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纸。那纸上画着曹慎修夫妇、曹珌兄弟的画像,她仔细盯着曹琚的模样,力图把他的相貌完整地记下来。

此时,红色衣甲的行军已经过去,流军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岳思娴登时六神无主了,她压根儿没想到,流军是用长枷、锁链钉在一起的!天啊,这可怎么办?

只见流犯们五人一组,戴着长长的行枷,手脚用长串的铁链锁定……怎么会这样?

她又想起林浪责备她的话,行动太莽撞,搞不清对方底细……她素来不以为意,现在,她终于发现,林浪是对的!

怎么办?她悄声问自己。

她左手握着药弹,右手紧紧捏着旋风镖,手指间汗水溢出,光滑的旋风镖几乎要捏不住了。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流军已经走到了尾巴梢。

她愕然发现,曹琚就在流军的最后一张长枷上!

来不及了!可是如何是好?她看着曹琚吃力地踩着青石板缓缓前行,心下一团焦急。

正在此时,她听见耳后传来沙沙的响动,像是白花蛇在林间穿行。这个时节怎么会有蛇?她纳闷地想。突然,她心中一沉,顿感大事不妙,来不及回头,她就感到右颈传来一丝凉意。

侧过目光,她看到了一柄弧形的利刃,贴在自己脖子上。

她下意识地想向左打了个滚儿,想要摆脱那利刃;却不料,刚刚定下神来,左右颈部同时被利刃架住了。

她仰面望着来人,双眼充满了恐惧——一个高大、丑陋,面露凶光的人,手提两支三尺左右的长箭,目光狰狞地看着她;在他身旁,则是矮小猥琐的李能。李能背着绳子,笑嘻嘻地凑上前来……

——

林浪和郑大,一人牵着一匹马,从蟠桃山上下来,沿着崎岖的山路,小心而仔细地寻觅。

“她能去了哪里呢?”郑大满心疑惑地问。

林浪皱着眉头,摇摇头,没有答话。

日影正在西沉,林间的光明正一点点褪去。斜阳把两个人、两匹马的影子拉得很长,郑大凑近林浪,看到他额角冒出细密的汗珠。

“应该不会出这一片山林吧……”林浪喃喃自语道。

郑大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林浪吓了一跳:“大哥,你怎么了?”

郑大张口结舌地望着林浪,伸手指向前方的一株枫树。林浪放眼望去,只见一件红色的斗篷,挂在树上。

他心中一惊,把马缰塞给郑大,快步走过去。

那件斗篷在风中孤单地舞动,随风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林浪一把将它从树枝上拽下来,回过身;郑大已经跟了过来。

“是三姐的斗篷!”郑大惊慌失措,脱口而出。

“大哥,你怎么看?”

“八成是被鹞子山李能那厮拿去了!你知道他一直对三姐垂涎三尺……”

“我也这么想。大哥,你先回驿站,我走一趟鹞子山。咱们在驿站见面!”

“那……你一定要小心啊!”郑大情知自己此刻帮不上什么忙,只好让林浪只身涉险了。

林浪用力点点头,拽开步子,步履匆匆地向山下走去。

铅未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