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她成了暴君的小娇包

第27章 夜辰哥哥,打死它们!

夜辰怔了一下,回想和慕锦锦上一次单独讲话,还是慕锦锦对他说了许多感激的话。

“大概过去小半月了,锦锦怎么忽然想起说这个了?”

慕锦锦刚想说自己担心夜辰,就听见了奇怪的声音。

“吱吱”“吱吱”“吱吱吱”……

这不是老鼠的声音吗?

慕锦锦最害怕老鼠了,听到老鼠的声音就会面色惨白,全身瘫软。

只是这不是普通老鼠的声音,从声音就能听出来比一般老鼠个头大。

“嗷嗷嗷……夜辰哥哥,有老鼠!”

慕锦锦眼泪都飚出来了。

夜辰也听闻老鼠的声音了,还不止一只,还不是普通老鼠的声音。

这就太奇怪了!

皇上的行宫会安排太监提前祛除鼠患,今晚绝对不会有老鼠,更不会有成群结队的老鼠。

夜辰淡定地把慕锦锦搂入怀里,低头看着正在飙泪的慕锦锦,命令道:“躲在哥哥身后,哥哥保护你!”

慕锦锦马上绕到夜辰身后,双手揪住夜辰的衣角,胆怯地探出头向前边张望。

夜辰缓步向前,点燃油灯,照亮屋子。

只见五、六只老鼠,每一只都有慕锦锦那么的个头,顺便还能听见铃铛的声音。

这铃铛声音慕锦锦熟悉。

慕嫣儿那天晚上操控肥猫的声音,用的就是类似这种的铃铛。

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邪乎的事情,就应该把小锦鲤带来了。

“都怪父皇没有让我带小锦鲤来,哼!”

慕锦锦顺便横了卧房一眼。

少年淡定地说道:“有我在,不用什么小锦鲤!”

夜辰一直掩饰本领,让芸国人以为他是个笨蛋,其实他的本领深藏不露。

在漫画书中也并没有完全交代清楚夜辰的本领,慕锦锦此时并不知道夜辰可以与五、六只大老鼠对抗。

她担心的拽了拽夜辰的衣角,“夜辰哥哥你小心点哦!”

夜辰歪勾唇角,“锦锦躲在桌子下面,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

一股强大的霸道气息从夜辰身上展示出来。

慕锦锦第一次觉得夜辰气场十足强大,不亚于自己的父皇。

她躲在桌子下面,张大圆圆的眼睛,向外面张望。

那五六只老鼠直奔她而来,吓得她捏紧桌子腿,不断颤抖。

为什么那些老鼠好似只奔着她来的样子呢?

“夜辰哥哥!打死它们!”

少年身姿矫健,顺手拾起一根木棍,腾空一跃,抡圆木棍打向五六只老鼠。

三下五除二就把五六只老鼠打翻在地。

只听又是一阵铃铛响,翻身在地的老鼠再次爬起,接着冲向慕锦锦。

慕锦锦捂住双眼,“夜辰哥哥,快打死它们!”

她太害怕了,眼泪狂飙,“呜呜,快打死它们!”

只听几声巨响,老鼠几声惨叫,再听不见声音了,她放下小手,视线从模糊到清晰,逐渐聚焦,见到老鼠都躺在了地上。

之后,忽然头发被人拽住,头皮一阵火辣辣的疼。

慕锦锦可受不得这么残暴的对待,转身抬腿就是一脚,使出了全身力气。

只听“嘎查”一声,是骨头断掉的声音。

慕锦锦居然把一个成年男人的小腿踹骨折了,她居然有这么大力气了!

她捏了捏拳头,眼睛里忽然冒出了星星。

夜辰见到一个大男人欺负慕锦锦,腾空跃来,一棍子从那人头顶劈下,鲜血打了出来。

那人晕倒在地。

夜辰转身看慕锦锦,见慕锦锦哭得可怜巴巴,小脸好似小花猫一样,头发也被人给爪乱了,心疼地搂住她。

身为哥哥,没有保护好妹妹,夜辰非常自责。

搂住慕锦锦心情酸楚,脸颊贴住慕锦锦的额头,双臂环住慕锦锦的肩膀。

“锦锦不要哭了,全怪哥哥不好,没有保护好锦锦。”

慕锦锦:“呜呜呜……”

她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天生最怕老鼠,而且从来没有人敢揪她的头发。

她前世家世显赫,又是学霸,又会武术,谁敢揪她头发呀!

这个躺在地上的人真可恶,她又对着那人狠狠踹去几脚,每踹一脚都能听到“嘎查”一声。

那人像死猪似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里握着铃铛。

又是铃铛!

夜辰也看见了铃铛。

“咔嚓”一声,房门被推开,慕珩和锦贵妃从卧房走了出来,见到满屋的死老鼠和一个躺在地上的黑衣男人。

慕珩问夜辰,“你干了什么?!”

向来都是这个态度,夜辰是质子,是慕珩的敌人的孩子,和敌人的孩子怎么可能好好讲话。

夜辰道:“我救了锦锦公主。”

慕锦锦见到慕珩对夜辰的态度,也见到夜辰冰冷的脸,心里不是滋味儿。

人家夜辰明明就是在救你的女儿,你不知道吗?仰起小苹果脸睁圆眼睛看着暴君。

“就是夜辰哥哥救了我呢!”

锦贵妃连忙抱起慕锦锦,把慕锦锦抱在怀里,才算踏实。

怎么总有人想要害她的女儿,究竟是谁呀?她看向慕珩,恳切地道:“臣妾恳求皇上,请尽快找到害锦锦的人,再这样下去,臣妾的心快要碎掉了。”

真的很害怕,锦贵妃气息断断续续,身子也在打抖。

慕珩心疼锦贵妃,知道锦贵妃这么多年为了慕锦锦操碎了心,身子骨已经很不好了。

“爱妃,你先抱着锦锦回房间休息,这里就交给朕。”

锦贵妃点点头,抱着慕锦锦转身进屋。

慕锦锦担心地望向夜辰,她今天多亏有夜辰救命,她已经被夜辰救了两次性命。

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她不想看见父皇刁难夜辰。

她挣扎地伸手指向夜辰,“今天就是夜辰哥哥救了我,是夜辰哥哥杀了那些要害锦锦的老鼠和那个欺负锦锦的男人!”

顺手抓住慕珩的衣袖,不让锦贵妃进屋。

“锦锦要和父皇说清楚,真的是夜辰哥哥救了锦锦,父皇在乎锦锦的话,应该答谢夜辰哥哥。”

慕珩冷眸横来,扒开慕锦锦握紧的小拳头,“松开朕的衣服。”又看向锦贵妃,“抱锦锦回屋休息。”

锦贵妃按住慕锦锦的手臂,把慕锦锦抱回到了卧房。

传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