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她成了暴君的小娇包

第20章 暴君“小棉花大胆!”

慕锦锦迈出一只脚,故意踩在竹简上,发出“嘎吱”的声音,接着一脸无辜地仰视暴君。

一脸不知所措。

暴君被这张无辜的脸吸引,可可爱爱的,火气也被化散了一些。

他不想夜辰在这里影响他的心情。

阴沉地声音道:“夜辰,我和锦锦有话要讲,你先回去房间。”

夜辰起身,扑落一下衣衫,对暴君拘礼,转身向房间走去。

慕锦锦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一直追着夜辰看,她分明看见夜辰手掌中有血痕。

大概是被地上碎掉的竹简划伤的……

若可以的话,她想去给夜辰哥哥包扎伤口。

可是暴君的气势压制之下,慕锦锦只能望着夜辰走远,不敢动弹一下。

她的心头默默抖动,小心翼翼地看向暴君。

暴君心情依旧不好,不过看到慕锦锦,想起慕锦锦今天在武院优异的表现,稍有安慰。

他提起慕锦锦纤细的手臂,把慕锦锦抱起,抱去了书桌上。

轻轻把这个小棉花放下,摸摸小棉花的头,甚是喜欢。

“朕让你来本是为了给你封赏的,却发生了一件令朕不开心的事情,搅扰了朕的兴致。”

慕锦锦心里面清楚暴君为何不开心,洋装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是什么事情惹父皇不开心呐?说来给锦锦听听,锦锦来为父皇分忧!”

慕锦锦的模样乖巧懂事,一脸可爱,让暴君的火气又散去一些。

沉沉地说道:“锦锦还小,不懂得朕的烦忧,等锦锦再长大一些,锦锦才能替朕分忧。所以,锦锦要快些长大。”

慕锦锦一心想为夜辰摆平这件事,所以,她必须要暴君亲口说出这件事,她才能帮夜辰说话。

稚气的声音道:“锦锦已经不小了,锦锦什么都懂呢!就像今天在武院时,父皇还夸锦锦大气包容呢!”

回想起在武院时,慕锦锦说的一番话,一双阴沉眼眸瞬间一亮。

暴君当时听完慕锦锦的话,真的眼前一亮。

三岁半的孩子,能当众讲出那么一番话,心智非常高了。

这么一想,暴君倒是觉得可以和慕锦锦多讲一些话。

“锦锦你看到地上的竹简了吗?你认得上面的字吗?”

慕锦锦点头,“认得!未央州历史。”

暴君点一下头,“朕需要有人帮朕整理未央州的历史,这是一项非常繁琐辛劳的工作,首先要通读库房中的史书,按照一定的脉络把这些史书的内容重新编纂,形成一套可以把未央州历史讲得清楚的对后人有用的书籍。”

慕锦锦用力点头,“明白!”

暴君叹口气,“朕把这重任逶迤一位邻国朋友,他年纪虽小,但却有高于他年纪的心智和沉稳,朕信任他,重用他,他却欺骗朕!朕怎么可能不生气!”

慕锦锦沉下一口气,“锦锦想问一下那个人怎么欺骗父皇了?父皇打算怎么处置他?”

暴君一拍桌子,颤了三颤,震得慕锦锦打了几个寒颤。

沉沉的声音道:“杀无赦!”

慕锦锦从桌子上爬下,跪在暴君面前,“锦锦求父皇不要大开杀戒!”

嗯?!

阴沉眼眸落下,两道寒光落在慕锦锦脊背上,让慕锦锦身心寒冷。

慕锦锦坚持要帮夜辰求情,她不想看到夜辰再遭受暴君折磨。

“父皇今天夸赞女儿大气,父皇怎么就不能大气容人,容忍这些人的无心之过呢?”

这个小棉花好大胆子!居然敢直言不讳的指责一国之君不够大气,不能容人!

阴沉的声音,“慕锦锦!朕告诫你!不要把朕的善待当做纵容!朕怎么做事还不需要你一个三岁孩子来教!”

慕锦锦猛然抱住暴君的小腿,仰起一张小苹果脸,黑眸颤颤巍巍的透着楚楚可怜,可怜中还有几分倔强。

暴君一看这一双水汪汪的圆眼睛,心里就莫名被触动一下。

“锦锦!你到底要朕怎么样!”

慕锦锦抿紧嘴唇不说话,默默注视暴君,眼睛会说话,只要暴君答应她,不要大开杀戒,不要杀夜辰哥哥就好。

慕锦锦的眼神对暴君就像魔咒一样,让暴君不得不在乎慕锦锦的想法。

他这是第三次被慕锦锦的眼神触动到,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何会被一个三岁孩子的眼神控制住?

身为一国之君,他不可以有弱点,不可以对任何人妥协,更不可以轻易纵容谁。

可是对于慕锦锦,他似乎没有办法。

弯腰把慕锦锦抱起,又放回到桌子上,“朕可以考虑你的意见,但是,这件事只有你和朕知道,你不可以告诉第二个人这些话。”

慕锦锦有些惊喜,黑黑的眼眸弯下,竖起三根手指,“锦锦对天发誓,锦锦一定会保守秘密,不对任何人说起今天与父皇讲过的话!”

暴君沉下一口气,“行啦!朕答应你一个心愿了,就当朕惩罚你多管闲事,朕把给你的奖赏收回。”

慕锦锦嘟起小嘴,“父皇你真的有点扣呀!这就是找借口不给锦锦奖赏喽?!”

扣!

暴君按住慕锦锦的小鼻尖,“慕锦锦,你今天第二次指责朕了!你是真的很想惹朕发脾气吗?”

慕锦锦对暴君作揖求饶,“锦锦错了。”顽皮一笑。

说暴君扣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她并不是真的想要那些奖赏,与能帮助夜辰哥哥捡回一条命相比奖赏真的不算什么。

“父皇说话要算数呢!不能因为这件事杀人呢!”

说完就从桌子上爬下,调皮地跑出了书法,站在书法门口对暴君做了个鬼脸。

这个小棉花今天有点大胆,还有点活泼,让暴君认识了小棉花更多的样子。

再懂事也终归是个孩子,依旧活泼顽皮。

慕珩眸色沉下,蓦然想起慕锦锦的娘亲,锦贵妃。

同样有一双吸引人的双眸,水水灵灵的带着几分倔强,笑起来还有些顽皮。

时光一晃,他与锦贵妃三年多宛若陌生人,他终究辜负了当年那个可人的女子。

想到这里,慕珩吩咐六公公,“取些上好的金银玉饰,送去锦绣宫。”

传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