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61章 美梦重叠

“嗯?那是…房东太太?”

吃完面条,温久在走出店门时见到采购了不少食物和日用品的房东太太。

她是位心肠不错,嘴上有点刁的中年女士。

赵保健提到过,房东太太曾经算个小贵妇,丈夫买下地皮准备盖别墅的,哪想到被合作伙伴陷害,家道中落,绝望中离世。

好在房东太太自己有些积蓄,于是在地皮上盖起小户型楼房用于出租。

所以才有:江郎才尽大杂院。这样的名字。

前方街道的房东太太有些异样。

红绿灯位置有母亲牵着小孩,房东太太同样在等待绿灯,却因为孩子靠近而迅速左撤,明显的躲避和排斥。

单是这样其实没啥可深究的,有一部分人真的不喜欢小孩子。

况且房东太太遭遇过惨剧,可谓家破人亡,对幸福美满的家庭带有负面情绪,很正常…

真正值得注意的是,房东太太避退时,身后飘起一道白影,是个小女孩,亲热地扒在房东太太肩头。

美梦形象是孩子…

大致做出判断:房东太太最纯真的梦想是有个孩子,只可惜家庭…然后刻意回避自己喜欢孩子的事实,久而久之表现为排斥和嫌弃。

真是辛苦她咯。

温久没想过到处大发善心,不过,年前没啥业务,美梦积分卡在31,需要补给。

身上就一个新月之羽,肯定留着保命,尽可能再凑个19积分,兑换第二个新月之羽,否则撞上真正困难的业务只能放弃。

“房东太太。”

“嗯?温久。”

中年女子转过身,眉眼中还能看到丝丝残留的富贵人家气质,但和手中一提食物和一提日用品对照,气质荡然无存。

“我帮你拎吧。”

“别,不客气…”

没等房东太太说完,温久已经拎起较重的食材。

“没事的,恰好顺路,这些年受房东太太不少照顾。”

原主人在江郎才尽大杂院住了得有两三年,那房间脏得...开门都能闻到酸臭味,没被房东太太赶出去属实应该感谢。

绿灯亮起,房东太太走在前边,“温久,近期你的变化很大。”

“是呀,人总不能一直在往事中消沉。”

看似在说自己,其实温久已经着手开始业务,有意无意纠正房东太太错误的心态。

这点言词对执念根深蒂固的独身女士没多大用,顶多算个热身运动。

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温久时刻留意美梦形象。

小女孩趴在房东太太肩上,显得非常怕生,刻意隔着房东的长发阻挡视线。

谁能想到,说话难听、讨厌小孩的房东太太,梦想自己有一个可爱乖巧的小女儿。

等等…

温久突然意识到房东太太对于梦想的态度应该很直接,否则不会在未达成委托的情况下,美梦形象具象化。

可她先前的表现明显没有坦率面对自己的本心。

“房东太太,我最近工作的行当和心理治疗有关。”

“哦?我怎么听小超市那边的街坊邻居说...你是神算子。”

Cao(氧化钙)。

温久没想到名声传得那么开了...

“算近似的类型吧...不,不完全一样,让我给你看看?”

“大马路边?”

房东太太倒是没表现出抗拒,仅对当前场景提出疑惑。

“我可以边聊边调整你的心理状态。”

“行呀,你说说看吧。”

游戏界面,美梦神石雕微不可查地闪出一丝微光,委托达成。

白色雾状物质汇聚,成为一个幼小的婴孩。

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婴孩脐带未断,连接着房东太太,所以应该叫胎儿…

不对!

最特别的地方是,为什么有第二个美梦形象?!

胎儿紧闭双眼,完全是未出生的模样,她的双腿不断蹬踢,蹬踢着起初就出现的小女孩。

“温久?”

“诶?”

“你怎么直勾勾盯着我?”

“没事,没事…我只是比较诧异,房东太太平时不怎么和大家交流的。”

嘴上保持个稀松平常的心态,温久以最快速度打开游戏界面,心脏狂跳。

起初趴在房东太太身上的小女孩,可能是邪物!

温久不愿意往这个方向想,而且感受不到邪性灵能波动。

总归要防一手,作为美梦形象,胎儿的情况很正常,小女孩躲躲藏藏就很反常。

哪位好友在线的?!

向尾喵!

【园长,我吃饱了,想挠床垫。】

“那个以后再说”,温久通过意念和精灵交流,“跟我一起打个实战。”

【咪?】

“只能靠你了!”

向尾喵进入美梦休息室,入梦。

现在的向尾喵处于随时可以召唤的状态,相当于正常版本中呆玩家带在身上的精灵球里。

“房东太太,你觉得江郎才尽大杂院怎么样?要不要趁着过年大扫除什么的。”

这个话题有雷点,江郎才尽大杂院的地皮属于配偶遗产,不经意间的角落可能藏有伤心事,不太想搞大动作。

果然,房东太太的语调微冷,“破地方有什么好清扫的,你们做好个人卫生就行。”

触碰惨痛的记忆,房东太太眼中阴郁,温久意识到一条丝线状黑雾从她身上延伸处,融入小女孩方向。

丝线状黑雾曾经出现过,郑教授的儿子,小郑的美梦形象中,小动物被分解时便有类似痕迹。

关闭现形镜,污浊的黑雾消失…不是消失,只是看不见了。

说明那东西不在美梦形象范畴,需要现形镜可视。

美梦形象中的胎儿更躁动了,反复蹬腿踢着小女孩。

只有温久看得见胎儿,如果小女孩也属于美梦形象,应该会相互影响。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小女孩是个邪物。

单打独斗的话,温久不怕。

向尾喵13级,拖一回合开烟雾球即可。

麻烦在于邪物趴在房东太太另一侧肩头上,搂着脖子,温久视野受阻,看不清情况。

一旦打草惊蛇,和邪物紧紧贴着的房东太太八成要完,因此温久一直保持镇定自若的聊天。

距离江郎才尽大杂院不足5米,进入小巷后周围无人,方便进行一番操作。

近了,4米。

“房东太太,你平时种花吗?”

“阳台上种一些。”

继续闲谈,装作无知无觉。温久测试出聊到的话题正常或者让房东太太开心,便不会出现黑雾浊气。

她有负面情绪之时,丝丝黑雾被抽取,又生成更多的负面情绪。

邪物,以人和动物的负面情绪、恶念为食粮,并进一步唆使人心向恶,最后吞噬灵魂…

水产鲜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