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章 猫咪灵感

揉揉眼睛,温久再次确认小郑的美梦形象是小猫咪,和上次的兔子天差地别,完全的两种生物。

美梦形象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之大的变化。

硬要解释,温久只能猜测每个人心里最纯粹的梦想会改变,听上去逻辑没问题,问题是小郑的美梦形象刚好一夜变化?

游戏界面,玩家暂时取消现形镜效果…过一会儿再次打开。

美梦形象依旧是小猫咪,说明和现形镜无关。

时间推移,小猫咪身上出现黑色丝线,兔子的惨剧重演。

看完新的变化过程,温久明白小郑的美梦形象其实没有变化,只是便了个表现形式。

兔子和猫仅仅是个符号,真正不变的是分解过程。

美梦形象和分解队伍…根本对不上号,甚至不应该对上号。

“等一下。”

温久觉察到异样。郑教授说过他们家曾经用于解剖的是实验室培养的小兔,偶尔家里厨房买的鸡鸭肉也会让小郑练练手。

而医学方面常见的小白鼠和青蛙用于个头太小,操作难度大,小郑没有上手过。

“厨房买回来的鸡鸭肉已经是处理过的肉块,小郑分解过的活物只有兔子。”

美梦形象里被分解的小猫咪是哪来的?

留意到第一个线索,温久继续保持观察,小猫咪遭殃时同样存在黑色丝线。

美梦形象变化、黑色调物质出现,这些都是未曾见过的元素。

可惜当前玩家美梦积分只有19,否则温久肯定要问问美梦神。

背包里还剩最后的新月之羽,绝对不能消耗掉。

遇上邪物,新月之羽能让温久从绝望环境中脱身,和烟雾球一样是保命的家伙,至少要留一个。

明天再来吧…

隔天下午,温久又一次出现在教师公寓,母亲同样带着小郑晒太阳。

而美梦形象从一只遭殃的小猫变为一窝,温久甚至不忍多看。

“怎么回事呀,真要数量变多,应该是试验品兔子数量变多才对。”

小郑见过许许多多的实验室兔子,见过的猫…不知道,没听说他们家养猫。

总不能是曾经养了宠物猫,被解剖掉了吧?

也不对,那叫心理阴影,怎么能体现在美梦形象里。

通过社交软件询问郑教授是否方便语音聊聊,对方没有回应。

回到出租屋,直到夜里洗完澡,手机亮起社交软件发来的语音申请。

“郑教授。”

“温先生,不好意思,今天学生们期末考,我忙得有点晚。”

郑教授知道温久连着两天都在观察他家儿子,非常感动。

再怎么去找心理医师,对方也不可能这样蹲点观察病人的生活。

“郑教授,我想问个问题,你们家有养猫吗?”

“怎么可能,小郑他…”

“不不不,是之前,他有心理阴影之前。”

“从来没有。”

因为要做解剖实验,实验室培养的兔子对生活环境要求很高,需要尽可能无菌。

猫咪行动轨迹无法判断,哪怕不直接伤到兔子,也可能把未知的病菌带入家庭实验室。

“那邻居家呢?小郑有没有玩得比较好的朋友家里养了猫?”

“没有吧…”

郑教授家庭条件不错,在常乐市中心区有个小洋楼,原本全家生活在那儿,后来小郑出了状况,干脆带回常乐大学。

希望温和的校园环境能让他变得开朗,郑教授也方便和孩子接触。

“温先生,为什么突然问起猫来?”

“我想到些突破口,暂时表达不清楚。”

“没事,小郑的情况严重,请温先生多费心,如果需要预支治疗费用,我可以提前支付。”

“不客气,事成之后再说。”

通话结束,温久没有提前要钱。

有身份有地位的教授不差那点给孩子看病钱,他们既然说会给治疗费,最后一定不会拖欠。

麻烦在于温久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有办法拿下小郑。

打开手机,连上无线网。

再次感谢杨柳风的免费网络支持。

搜索引擎输入框里,温久思索良久,输入关键词“nue待小动物”。

绝对不道义的内容,相关资料必定不能外放,搜索结果大体指向发生过类似恶性事件,而且传播开,干坏事的人遭到如何如何的处罚。

下边评论区清一色的谴责。

‘不尊敬生命的人,不配拥有生命。’

非常浅显的道理,浅显到温久在搜索之前已经大致想到网友的评论了。

却又在看到评论后僵住。

美梦形象!

那是美梦形象啊!

小郑纯粹的梦想不至于是极端负面的,更有可能是…生命!

翻开社交软件,找到郑教授的聊天窗,温久压制住发消息的冲动。

“明天再确认一次。”

新的一天下午,温久打扮得一反常态。

从杨柳风那儿借来墨镜和沙滩帽,两样东西戴上,面容被遮盖大半,仅有一面之缘的小郑肯定认不出来。

随后,温久在地摊上花10b买到仿真的小猫咪布偶,再次来到常乐大学。

天空阴沉,冷风呼呼,母亲依旧带着孩子在公寓楼下散步。

当行为固化到习惯,不照例逛逛总觉得浑身难受。

黯淡的天光下,头带沙滩帽和太阳镜的怪异男子从前方路过。

教授夫人觉得有些奇怪,明明是阴天…

想到常乐大学的环境和良好的安保力量,她没有太过惊慌,而且怪异男子只是从面前经过而已。

“啊——”

惊心动魄的叫声随冷风荡开,小郑跌坐在地,双手抱头,口中反复念叨着。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涕泗横流、痛苦万分…

温久跟着做出被吓一跳的动作,可忙坏教授夫人,她一边朝被惊吓到的路人道歉,一边安抚孩子。

继续演戏,温久缓缓靠近,“有需要帮忙的吗?”

“啊——”

教授夫人没来得及回应,小郑尖叫着向后缩,疯狂道歉。

“这位同学,麻烦你先把猫咪玩偶收起来,我孩子非常怕这些。”

“哦,不好意思。”

温久将玩偶放到石雕背后,隔绝小郑的视线,再次走上前帮忙。

“他见到布偶也害怕吗?”

“很少有如此夸张的表现,不知道今天怎么了…”

水产鲜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