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第25章 病由心生

“温先生。”

林社长留意到温久略微错位的目光,眼前的年轻人果然与众不同。

“请不吝赐教,我按照去心理咨询时两倍的价码给你酬劳。”

两倍…

温久不知道林社长平时看心理医师怎么计费,但这个价格肯定远超之前所有的委托。

“行,我会尽心尽力缓解林社长的焦虑。”

一唱一和,委托达成,林社长身后的假面超人依旧是假面超人,差别在于它似乎意识到自己在温久的可视范围内,摆了个左顾右盼的姿势。

什么意思?

假面超人在找什么?

暂时没法破译美梦形象的肢体语言,温久单刀直入开场。

“林社长,我亲眼目睹过昨天你和何德的接触,加之先前的联络,可以判断你多半后悔走上贪婪的商途,心中还想着昔日的作品,假面超人。”

“温先生厉害。”林社长对自己的理想相当坦然,“我渴望回到年轻时纯粹的动画制作生涯,但是,回不去了。”

学生时期的林正义拉着死党、好友成立动画制作组,同时基于学生会身份投身环保事业,假面超人也在那时爆红。

巅峰过去,便是无尽的低谷。

环保事业属于长期投入,少有回报的行当,初出茅庐的林正义和同学们经过几次被骗,好不容易聚拢的资金链断裂,各奔东西。

林正义入手的枫叶出版社也不得已转型为商业服务,广告费成为大头,人也渐渐变得奸猾,在商海的尔虞我诈中麻木。

面对何德呵斥讥讽,反倒触碰了林正义的初心,怎奈何已经回不去了。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林正义,只是个唯利是图的林社长。”

有点头疼。温久的第一感觉如此。

相对于死鸭子嘴硬的类型,这种明明白白清楚本心,也明明白白知道客观条件回不去的情况更难破局。

何德是对自己创作的魔法少女失去信心,让他知道魔法少女真的感化了不良少年即可。

林社长丝毫不否认假面超人的伟大,同时承认在错误的路线走得太远,不可能转型回去。

讲道理,换个其他人,想回到青葱岁月的初心状态,都是天大的难题。

“林社长,你没想过要出假面超人的续集吗?”

“我想过要翻拍…”

妻子支持、儿子支持,但投资方不支持。

枫叶出版社不具备制作动画的条件,也没有当年那些用爱做动画、不求回报的死党。

物价、人力价格今非昔比的当代,不靠投资方,林社长想做动画纯属飞蛾扑火。

即便如此,有家人支持,林社长还是提交过募资的议案,惨遭各个合作伙伴拒绝。

他们清楚三四十年来,无数优秀的动漫IP诞生,简简单单科普环保知识的假面超人…这碗冷饭冷得有点过头,不具备翻炒价值。

投资方还质疑,枫叶出版社转为商业型,早已寒了当年粉丝的心,再来个重置版,顶多被视为圈钱卖情怀。

哪怕真能卖出情怀捞点钱,结果也不是“林正义”想要的。

“温先生,请教你有何高招解我心结。”

“我…”

温久听完前后情况,只觉得现在应该马上坐车回家,闷头睡大觉。

真当我是神仙啊,这怎么搞?

“林社长,你是怎么想的?且不谈别人支持与否,你是否有打算重启假面超人企划?”

“没,没有…”

明显感觉到林社长的语调有所迟疑,温久看向美梦形象。

假面超人依旧在左顾右盼,还比划着两边手臂摆动的姿势,像是身边有好朋友,正要和他们勾肩搭背。

当真看不懂假面超人的具体意思,但温久至少可以肯定林社长有想重启作品,也把现实束缚看得很清楚。

投资方不支持、作品时隔太多年,此时做动画无异于一场豪赌。

林社长年迈、有家庭,温久没法劝说他放手一搏。

认可对方的理性分析,也意味着承认心结打死,永远别想见到美梦形象。

只能试着抽丝剥茧了…

“林社长,不用隐瞒,你其实打心眼里一直想着续写假面超人的故事。”

抬高视角,温久看到假面超人竖起大拇指,表示赞扬。

这是迄今为止具象化程度最高的美梦形象,居然能和外人互动…

“真是瞒不过温先生。”林社长叹了口气,“我还找常乐大学的崔教授咨询过,他也看出我的真实想法,可惜在知道客观现实后,拿我没办法。”

又是崔教授。

警备署碰上棘手犯人也会请崔教授,看样子他真的是常乐市心理咨询界赫赫有名的存在。

“这样吧,林社长,你可以试试延续假面超人漫画,结合现有的枫叶出版社产品…不对。”

温久推翻说词,枫叶出版社现有的出版物都是广告,而且内容质量良莠不齐,把假面超人元素放进去,更像赤裸裸戏耍、收割粉丝情怀。

“这样,枫叶出版社新开个出版物,或者你在社交软件个人主业上连载新的假面超人漫画,试试热度。”

如果热度依旧,投资方自然也能看到商机。

“哎,不行…我这副满是铜臭味的身体已经画不出假面超人的灵魂了,更怕得到寥寥无几的冰冷回应。”

说了老半天客观原因、投资原因,其实问题核心还在林社长身上,他若是想动手,完全可以在试做小篇章或demo后再拿主意。

核心问题就在林社长心上。

他对自己的正义感抱持怀疑、他不相信自己、自我否定!

好样的!

温久眼中有了神彩,嘴角微微上扬。

问题核心如果像先前分析那样,来自资金危险、客观环境,温久还真束手无策。

现在知道,挡在面前的重重壁垒都是假的,阻隔林社长回归当年林正义的热血,不过是自己心中一道坎。

换个年轻的顾客,温久可以尝试揪着衣领子把他骂醒,但对方年过花甲,白发多于黑方,多了顾虑,少了冲劲,相当正常,

分析完情况,方案大致形成。

“林社长,我要给你准备治疗方案咯。”

“喔?”林社长表情诧异。

这一年来,他找过崔教授两次,聊到当前份上,崔教授表示无能为力,转而劝说客观条件如此,放宽心即可。

而眼前的年轻人,第一次正式交谈,全程不到一小时。

居然说可以给出心理治疗方案…

水产鲜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