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物语

流金物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4章 拍脑袋创想

明磊落坐在一个石凳上,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正在一边啃着,一边张望,那样子简直呆萌至极。

我带着“抓了个现行犯”的表情走过去,他老远就瞧见我一脸“兴师问罪”的表情,慢悠悠的走过来,不禁胆颤地站起来,将拿着苹果的右手稍稍往后腰的方向让了让,一副被家长抓到干了什么坏事的小学生模样,简直让我忍俊不禁。

我语气捎带质问:“苹果哪里来的?”

“就……阿姨给的呀。”他无处安放的小手,不知道该不该把苹果拿出来。

我大奇:“哪个阿姨?”

“你妈妈。”

“你见着她啦,她在哪儿呢?”我左右环顾,并没有见着。

“早就回家了。”

“哦。”我故意轻飘飘地拉长这一声,直“哦”得他心里发虚,忽然又嘴角弯弯。

明磊落见我对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不自觉地往旁边挪了挪。我将他按坐在石凳上,双手环住他的腰,不断的挠搔。

“欸嘿嘿,欸嘿嘿……”

“你干嘛,你干嘛?”明磊落一脸“活见了鬼”的神情瞧着我,受惊得手足无措,直问道,“想吃苹果啊,放开我,手别搂着我。你放开,我给你吃一口,你不放我不给你吃。”

我笑嘻嘻地道:“磊哥,麻烦你一件事啊?”

“有什么话你就说,别这样笑,我瘆得慌。”他扒拉我的手,我又将两手勾住了他的胳膊:“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你。”

明磊落通过这些天的相处,也知道我既然能露出这种笑容,那一定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警觉一些是自然反应。他瞧着我勾住他的手,又看着我,忽然有点腼腆。

“欸,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啊。”

我本来想直接问他关于戒指的事情,可见了他这羞答答的模样,忽然童心大起,问了一个之前在邱玉阿姨那里吃了瘪的问题。

“你……好色吗?”

“啊?”明磊落诧异的看着我,非常不理解又带有一点难为情地问,“你怎么问这个问题啊?”

“很难回答吗?”

“你直接这样问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应该……不好色吧?”

此时我想起了邱玉阿姨那个问题,男人不好色,那还是男人吗?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更想知道他对此怎么看,所以我盯着他的眼睛,故意质问:“你是男人吗?”

“这个可以肯定的回答你,是的。”他很有信心地回答。

“那你怎么会不好色呢?”

“是男人就得好色吗?”他颇感不可思议地歪了一下头,“也有不好色的吧。”

“那你喜欢女人吗?”

他看着我,有点无奈道:“你问的问题越来越离谱了,男人喜欢女人就是好色吗?那女人喜欢男人又叫什么呢?”

这话一点也没毛病,我之前怎么就不知道用这话来回击她呢。“哎呦!我就知道被她带沟里了。”

“你说什么?”明磊落哪里跟得上我这跳跃的脑回路。要不是脑子是自己的,我都跟不上。

“没、没什么。”我含糊地回应着,又摸了摸他的手背,撒娇地问道,“你、你把戒指给我戴着,好不好?”

明磊磊笑了笑,很干脆地将红钻除下来交给我。“你早说嘛!搞那么神秘,问那么奇怪地问题,我以为你要干嘛呢。”

我双手合十,一脸请求道:“蓝戒也给我好吗?”

他一愣,微微警觉地问道:“你要干嘛?”

“不干嘛。”

“那你同时要两枚戒指做什么?”

我就知道他会起疑心。这么直接跟他要,看来是不成的了。

“好啦好啦!我跟你闹着玩的。”此计不成,我只能开展B计划。

“那我想戴你那颗蓝钻可以吧,红钻给你带。”

“为什么?”

“尝尝鲜嘛!”

“可你们女生不都喜欢红色吗?”

我扁起嘴巴说道:“谁说的,你这是偏见。我就喜欢蓝色,蓝色代表忧郁,非常符合我的气质。”

明磊落听我说自己很忧郁,似乎听了一个寂寞,问道:“你还有这种气质的吗?”

但我准备给他来一个坦诚相待:“看我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

他认真地瞧着我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忽然来一句:“我看到……呃……你好像有点斗眼。”

“讨厌!”我嗔怪着轻轻地抡给他一记王八拳,又恢复了侠女本色,“这不叫斗眼,这叫交叉表达式注视。”

“开玩笑,开玩笑!”明磊落连连摆手傻笑以示弱。

“那你到底换不换?”我傲娇地斜眼一挑。

“好吧,遂你的愿。”他可谓对我毫无办法。我也知道他这样的男生最好哄。但是就在他除下蓝钻递来的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这样不就是在和他交换戒指吗?这么一想,手上的动作便迟钝了。”

“怎么了?”明磊落注意到我的神色变化。

“没怎么。”说这话的时候我特意瞟了一眼明磊落,发现他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还好他没反应过来。

咳!管它是不是在“交换戒指”呢,实践我的计划才是第一位的,老话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何必在这些婆婆妈妈的小事情上想太多呢。

得了,计划成功了一半。可是妈妈那一枚怎么办呢?直接去找她借,她肯不肯借呢,我又该用什么借口呢?

安顿了磊落,我一路走,一路思考着,应该怎么将妈妈那枚戒指骗到手里。

不多时,我已经走到了妈妈家大门外。

我仰起头来望着小楼第二层,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家做什么呢。

咳,我进去以后,就跟她扯一些闲话,然后再把话题再往戒指上带,让她把戒指拿出来。

嗯,就这么着。

我慢慢走近大门,却见门是虚掩着的。我心里犯疑,轻轻地推开一点缝隙,探头进去,桌上的防蝇罩里还剩着中午吃剩下的菜肴,堂屋里却空无一人。

难道家里没人?

我稍微大着一点胆子进了堂屋。轻手轻脚,左顾右盼,果然不见人。

怪了,家里没人,怎么也不把大门关紧?忒也疏忽了吧。

我见家里没人,立刻就放松了下来,见桌上有个苹果,拿起来嗅了嗅,正准备放下,忽听一声清亮的户枢转动的声音,接着就听见有人在我背后惊讶地问道:“小莲?”

“妈呀!”我被吓得苹果也扔了,整个人跳起来,一转身,原来是外婆站在我身后。

“你什么时候来的?”外婆一脸惊奇地瞧着我。

我心里吓得直突突,硬是挤出尴尬笑脸,解释道:“我找了一圈也没见人,以为家里没人呢。”

外婆道:“我刚在后院择菜呢。你是不是找雨婷呀?”

“是,我找她。”

“她没在家,你等会吧,她可能很快就会回来。”

“没在家?她在干嘛呢?”

“咳,谁知道呢。刚才接了个电话,就跑出去了。”

我不由得一愣,这是接了谁的电话了。欸,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对了!妈妈听从外婆的告诫,从来不把戒指戴出去,她现在人出去了,那么戒指一定不在她手上。

我正在想着这些事情,却听外婆忽然说道:“要不然,你就在她房间里等一会儿吧,我想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正合我意!

外婆总是给我打这么正的助攻,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就这样,我名正言顺地走进了妈妈的房间。

戒指不在妈妈手上,那么一定在她的房间里了。想到这里,我便回身悄悄地关紧房门。

再一转身,环顾了一下房间的陈设。

咳,在自己家,干嘛搞得像做贼似的?

我记得上次妈妈好像是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我一个“地堂滚”从床上滚过,来到柜子前。顺势拉开抽屉,伸出的手却在半空中停住。

真的要这样做吗,这样做好吗?

我这又不是盗窃,借用妈妈的东西,怎么是盗窃呢。

记得初中时上语文课见过一篇鲁迅的《孔乙己》节选: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孔乙己作为读书人连偷书都不能算偷,我赵馨茗偷妈妈的戒指,能算偷吗?

那当然不能算偷!简直连借都不能算。

再说,我作为女儿帮妈妈追回自己的男朋友,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为了让历史回到原来的轨迹,是正义的事业,无论是在道德还是在历史,都是站得住脚的,那就更不能算偷了!

自己帮自己去掉了心理负担和道德压力,我也就释然,轻轻松松的拉开了抽屉。

果然,那只和褐色的盒子就安安静静的躺在抽屉里。我兴奋的打开盒子,果然是一枚耀眼的红色钻戒。

哈,居然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将钻戒拿出来,望着妈妈这枚红钻和与明磊落交换而来的蓝钻,直发怔:这真的会有效吗?

这只是一个验证“假说”的实验嘛。假如不成功,我还是想办法去诓明磊落吧,反正他老被我诓,不差这一回了。

不管怎么样,妈妈和老赵这条红线,我一定要给他们牵上,我可是拿自己身家性命打包票的!

我带上两枚戒指,闭上眼睛,两手握拳,虚空画个圈,再收回到胸前,相对一碰,大喊一声“啾”!

明磊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