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物语

流金物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差辈的闺蜜

明磊落担心地望着我的侧颜,我则想不通地望着前面正在回家的妈妈的背影。

“馨茗,你没事吧?”

“没事。”我倔强道,“大喜能受,老天爷开的这点小玩笑怎么就不能受?”

“是么,可是你在哭。”明磊落很担心。

“我没哭!”我强忍着眼泪,我只是没想到爸爸的初恋居然不是妈妈。不是妈妈也就算了,居然是玉阿姨。

“有时候真实的历史就是那么出人意表。”明磊落淡淡地道。

我红着眼睛望着他,他的表情一瞬不变。我一抹眼角,啜而止泣,负气道:“这不是真相。”

“你亲眼看到的,还不是真相吗?”

“不是,这里面一定有别的隐情,是我不知道的。”

“历史的真相,往往不是你所希望看到的样子,可是它无论怎么离谱,却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那我就去改变它。”我说得相当坚定。

“你不能改变。”明磊落也回答得异常坚定。

我不解地望着他:“你要阻止我吗?”明磊落摇头道:“我只想说,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最好不要妄下论断。”

我急切道:“我已经不能等到那时候了,按照现在这个模式发展下去,以后可能都没有我什么事了。”

明磊落耐心解释道:“不会的。既然你诞生在这世界上,那你爸爸和妈妈最后就一定会在一起的,所以你现在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我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我还是不能说服我自己,烦躁道:“那我现在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呀。”

“那你想做什么?”

“阻止他们在一起,让历史回到它本来的轨道上去。”

“不对,恰恰相反,你在让它偏离它原来的轨道。”

此时此刻,明磊落一反常态,步步与我针锋相对。我瞧着眼前这个他,颇感不适应。可是越是这样,越激起我内心的激辩心性。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种可能,也许我爸爸妈妈的结合正是因为未来的这个我穿越到这个时空,硬把他们凑在一起的。要是我什么都不做,那才是改变了历史呢。”此时心烦意乱之下,我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也不在乎合不逻辑。

明磊落仍然是据理力争,语气却依旧平静如水:“你这是诡辩。他们不结合,怎么会有你,没有你,你又怎么会来这儿撮合他们?”他双手按住我的肩膀,柔声道,“也许,这就是真相呢。”

我红着眼睛瞪着他道:“不可能!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是原配,我妈是第三者?”

他叹了一口气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尊重事实。”

听他说出“事实”一词,我终于绷不住了,尖声撒泼道:“什么真相,什么事实,全是假的,你这什么破戒指,什么烂时空穿越,全是骗人的,全是假的。”我拨开他的手,背过身去,伤心地哭了起来。明磊落安静地站在我的身旁,轻轻地抚拍着我的背。

我哭了一会儿,转过身来,将额头抵在他的胸口,难过地啜泣了一会儿:“对不起,我又发神经了,原谅我。”

明磊落又轻轻抚摸我的头发,柔声道:“别傻了,我从来也没有怪过你。”

我的心里感觉舒服多了,也渐渐冷静下来了:“你说得对,是我杞人忧天了,我只是没料到,原来邱玉阿姨才是爸爸的初恋。”

“这种事,他们也不好告诉你吧。”

“我知道,我只是……”

“我知道你只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哭出来对你也许更好。”

欸,虽然他总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却永远都会站在我的立场为我想。我站离他身前,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下巴,道:“对不起,把你衣服弄湿了。”

他不在意地一笑,忽道:“你妈妈要走远了,你不追吗?”

妈妈走得很慢,我们很快就追上了。可是大老远就看见两个小青年模样的男人围着妈妈,又是拦着不让她前进,又是拉拉扯扯的好生无礼。

“欸,你们干嘛!”我撸起袖子就朝他们那边飞奔过去。那两个小青年见我们两个人疾驰而来,倒也愣了一下。

我一把把妈妈抱住,拦在身后,冲着两个家伙恶狠狠道:“你们想干嘛呀!”

其中一个戴蓝色帽子的道:“我们没想干嘛,我们就是想托她……”

“啊,流氓!你们别碰我们哦,不然报警。”

“谁流氓了,你报什么警啊报警!”另一个平头的家伙还想伸手过来,我立刻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啊,流氓调戏良家妇女啊,抓流氓啊!”

“你瞎喊什么你!”

蓝帽子的扯着平头的家伙的袖子,道:“大哥咱们走吧,这娘们喊的我心里直发虚。”

“走走走!”两人终于灰溜溜地跑掉了。

我长长地吁气,回头对妈妈说道:“遇到流氓就要敢于反抗,不能让他们这种坏蛋得逞。”

看见一旁的明磊落气喘吁吁地,我又得意地一拍他的胸脯,道:“哎,告诉你个历史小知识啊,流氓也是这个时代的集中产物。”

明磊落捡起地下的一张纸,道:“可他们不是流氓。”

“啊,你怎么知道?”我愣了一下。

身后的妈妈忽然开口解释:“他们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哈!那他们刚才调戏你?”

“他们不是调戏我,他们是劝我入他们社团的。”

明磊落将那张宣传单递给我看,我接过一看,瞬间脸红,冲着两个人逃跑的方向喊道:“那两位小哥,不好意思啊!”

妈妈掩嘴莞尔,望着我的眼睛问道:“欸,我们认识吗?我见你总是看着我呢。”

我表情激越,正探身向前,想立刻母女相认,忽觉手背虎口传来一丝触感。我一愣,低头一瞧,是明磊落的二指轻轻搭在上面,我看了他一眼,渐渐收心。

“哦……不、不认识,但是我仰慕你很久了。”

“仰……仰慕我?”妈妈受宠若惊地笑了笑。

“嗯,神仰已久。”我看不见,但我知道此刻我的眼睛一定在放光。

妈妈低头不好意思道:“谢谢,你是我们学院的吗?”

“不是。”

“那你……”

“啊呀,别管那么多了,正所谓'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我就是单纯的喜欢你,想和你做朋友,你不喜欢吗?”

“好啊!”妈妈也很高兴,“说来也怪,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觉得和你很亲切呢!”

我惊喜地双目圆睁:“是吗?太好了!我也是这样的感觉。”

妈妈轻轻一歪脑袋,不可思议地道:“看到你,就好像看到高中时代的自己。”

“那我们做好朋友吧!很亲密很要好的好朋友,好不好?就像闺密那样!”

“闺密?”

对了,妈妈这个年代,似乎还没有出现闺密这个词。呃,也不是没有出现,只是并不是当下的那种意思。

我解释道:“闺蜜就是闺中密友的意思啊!我就是你闺房中的密友,就是一种很亲密的关系了。”

“好啊!”

我欣喜若狂,一瞥眼间,看见一旁的明磊落一脸想不通的样子,我凑过去在他耳边含糊问道:“你想什么呢?”

明磊落也含糊回应道:“你们女同志总是三句话不到就能建立起这么深厚的阶级感情?”

“这叫莲雨荷遮,母女连心。”

“这叫莲雨荷遮,母女连心。”说话间隙,余眸捕捉到妈妈也正在打量我,于是我又回身上前拉起她的手,欣欣然道:“雨婷,我就这么叫你,好吗?”

妈妈表情微微一呆,随即又喜笑颜开:“好呀,朋友都这么叫我呢。”

我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想跟你提个要求,可能有点过分,但请你务必答应我!”

妈妈瞅了明磊落一眼,有点不安地问:“什么过分的要求啊?”

“我想,今晚去你家住。”

妈妈吃惊地望着我,奇怪地问:“你要来我家过夜?”

我嘻嘻笑道:“你看,我总不会像坏人吧。”

妈妈欲笑不笑地道:“在我家住一晚倒是没什么,我是说,你家里人不着急吗?你要不要先回家一趟?”

“我就是因为家太远了,懒得跑,所以才要去你家借宿一宿的,嘿嘿,顺便和新朋友好好亲近亲近,熟络一下感情。”

“大晚上的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在外面过夜,叔叔阿姨不会责备你吗?”妈妈十分不解。

“我妈是个大好人,不会责备我的,我爸……怕老婆,所以没事。”咳,撒谎这项技术活,都是七分假里掺着三分真。对于此道,我可是老手了。

“那好吧!”妈妈见我兴致勃勃,也不好推却。我心里乐开了花,转念想到了明磊落。

我只得将他带到一边,悄声说道:“我想和妈妈回家里看看,你就不要去了,不方便。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

明磊落一呆:“你要我回哪里?”

“2012年啊,到时候你再来接我,不就得了,不然今晚你在哪儿睡呀。”

“嗯。”明磊落点点头。

我见他似乎有点失望,摸摸他的头道:“啊呀,好了好了,别呕气,我难得见到妈妈,当然想和她好好地待在一起,你一个男生,我总不好叫妈妈带你回家过夜吧,所以你就理解一下咯。”

“我能理解。”

我将红钻脱下来交到他手里,娇声道:“磊哥哥,你人真好!来,抱一下。”说着调皮地将脸侧贴在他的胸前,象征性地环腰抱了他一下。

“啊!”明磊落被我的举动吓得微微后退,微窘地瞧着妈妈。

妈妈掩口微笑。

告别了磊落,我跟着妈妈回家。乘上那个时代的老式公交车,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

妈妈说道:“我觉得我们真的很有缘分呢。”

我喜出望外道:“你也这么认为啊。”

“嗯,连戴得戒指都一样呢。”

我被她说得有点懵,不自觉地看向自己的手:“你也有这样一枚戒指,哪里来的?”

“是我妈妈交给我的。”

“哦。”我这才想起来,妈妈的妈妈不就是我的外婆嘛!对了,这个时候,外婆的那枚红钻戒还在。原来在传给我之前,外婆还传给了妈妈戴过。

可我见她现在手上并没有红钻戒指,不禁奇怪道:“怎么没见你戴呀?”

“我妈妈不让我戴着上学,说是太招摇,很容易惹麻烦。”

“也对!”

咳,可不是太招摇嘛!不然怎么会给我弄丢了!

妈妈瞧着我的手,忽然问道:“欸,你手上的戒指呢?我刚才还见你戴着呢。”

我刚才偷偷把戒指撸下来交给明磊落,妈妈也没瞧见。这会儿她忽然问起,我只能说:“和你妈妈一样,我妈妈也说戴在手上太招摇了,所以我也不了。”

约莫坐了七八站公交,我们终于下了车。妈妈在前走着,我约莫后一个身位。瞧着她晃荡晃荡的手,我想起了小时候去哪里都紧紧攥着妈妈的两根手指,心里顿时产生亲近感。

“我可以牵你的手吗?”我问得十分冒昧,可我自己却半点不觉得。

“干嘛?”妈妈越来越不理解我的行为了。

“我想牵嘛。”我撒娇地牵起妈妈的两根手指,左右摇晃。

妈妈拗不过我,只得笑道:“好吧。”

我欣喜地和她五指相扣,感受妈妈手掌的温软,多么熟悉的感觉呀!

“欸,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这么喜欢你。”

“为什么呢?”

“嗯,不知道,就是感觉很自然,很亲近。”

我实在憋不住要咧开嘴唇笑出声来。这就对了,因为我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呀。我心里这么想着。但这次头脑还算清醒,没有顺嘴说出来。

妈妈瞧着我笑,也忍不住笑起来。忽然又问道:“欸,我刚才就想问你的,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啊?”我一凛,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么回事,立刻傻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妈妈迷惑道:“我记得我还没有向你作过自我介绍呢。”说着这话,不由得凝视我的眼睛。

明磊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