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物语

第10章 无名的妒火

我怎么这么笨呀!只要用这个办法,皇上丢的夜明珠也能找回来呀!

这么一想,忽然就放松了。对,现在就找明磊落去。可是,我不知道他家住在哪里,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这可怎么找。他如果有朋友的话——他哪里有什么朋友,除了我现在和他算是朋友,还有谁搭理他?

明小惠!她会不会有他的联系方式呢?

啪!我忽然一拍脑袋,赵馨茗你脑筋又不会急转弯啦,你有明小惠的联系方式吗?

等等,胡敏好像和明小惠有点交情……

我立马拨通了胡敏的号码。

“明小惠的号码?”胡敏疑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你又不认识她。”

“有用,你别问了,就说有没有嘛!”

“你等一下,我找找!”

过了半晌,胡敏才道:“我把小学的通讯录都翻出来了。也就是你,我才费这劲的。”

“好敏敏,麻烦你了,到底有没有?”

胡敏道:“你运气好,还真有。你拿笔记一下。”

我立刻找了纸笔:“Say !”

胡敏念完号码,又道:“从来也没打过,不知道她有没有换过号码。祝你好运了!”

我又拨了明小惠的号码,希望能打通。还好没听到“您好,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之类的话。但那边嘟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我都快没有耐心了。

“喂,哪位?”那边终于接了。

我激动道:“你好,是明小惠吗?”

“我是。你是哪位?”

“Yes !”我兴奋的暗叫。“我是你隔壁班的赵馨茗。”

“哦,你有什么事啊?”

“请问,你和明磊落是朋友吗?”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我自忖:“难道我问得太鲁莽了?”

明小惠忽道:“算是吧!你找他吗?”

“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明小惠没有明说,却反问:“这么说,你确实是找他咯!”

“嗯,我找他有些事!”

“你等一下哦。”明小惠说着,忽然就听见她在电话那边高声呼唤:“磊落,你同学找你,快来接电话。”

我一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明磊落怎么会在明小惠家里,而且现在还是晚上。我甚至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和我开玩笑呢。

不多时,听见有个男生说话:“喂,我是明磊落。请问你是哪位?”

果真是明磊落!可是他怎么会在明小惠家里?我愣了一下,突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很是气苦,怒气值忽然飙升,大骂道:“没事,看看你死了没有!”

说完,啪得一下挂掉电话。我是怎么了,我为什么要为这个傻子感到生气呀,他在谁家关我什么事呢!

哎呦,我气昏头了,我是找他帮忙找外婆戒指的,怎么莫名其妙地把他骂了一顿,他现在一定恨死我了。这可怎么办!

一想到外婆,我立刻一脸坚毅之色。为了外婆,再拉不下来的脸也要拉下来。而且,这也是唯一有效的办法,反正早晚都要找他,早一刻晚一刻又有什么分别。于是又拨通了那边的号码。

不料只嘟了两声,那边就接了电话。

“喂。”是明磊落。难道自我挂掉电话后他一直守在电话旁吗?

“是我。”我深吸一口气道。

“嗯,你说。”他的语气还是像往常一样波澜不惊,就好像刚才的事根本没发生一般。我诧异了,他怎么连我为什么骂他都不问?这完全不合乎常理呀!

我开始为他的胸襟和深沉所折服。这一刹那,我理解了他,和我的婶婶算是同一种人。这样的人怎么会在和我第一次开口说话时,轻佻地向我表白?在我认为他傻愣愣的时候,又语惊四座地解开一道众人无从下手的物理题。说白了,我对他又有多了解呢,我们认识到现在才几天。

“那个,我刚才突然神经大调,你别介意啊!”我惭愧地说。

“不会。”他轻轻地说。

我有些感动,好想说声对不起。但是定了定神,又道:“我有事要跟你说。”

“你说,我在听。”他的语气还是那么温柔,似乎永远不会怪我,不管我怎样误会他。

我该怎样和他说呢!一时间,只觉得自己是一个任性却没有能力为自己所犯错误做任何补益的小女生。而他是我唯一的坚实的依靠。

“那枚外婆的红戒,我找不到。”我的语气像做错事的孩子。难道这不是在无声地怀疑他的那枚红戒就是外婆的那枚吗?我觉得自己真的有够自私。

明磊落沉默着,良久才道:“如果找不到的话,就拿走我这枚吧,反正是一模一样的。”

“不行!”我道,“我不能要你的东西。我只是想请你帮帮忙。”

“穿越时空?”明磊落点破。

谁说他傻,他可劲儿聪明着呢!

“嗯。”我道:“我现在去找你好吗?”

“现在?”

“这件事特别紧急,我不能让外婆发觉,所以越早越好。你现在是在明小惠家是吧!”

“你要过来吗?”

“我不知道她家在哪里。”

“那我们在学校门口见吧!”

“好,不见不散!”

我拿上外衣,推门而去。

寒风凛冽,我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缩着身子,来到学校门前。

明磊落就站在门前,双手呵气,微步跺脚。

这大冷天的把他叫出来,我也觉得对不起他。向他走过去的当时,我忽然想到,明磊落,明小惠,都姓明,啊呀,原来是这样,我怎么这么笨啊!

“什么笨?”明磊落忽然发问。

我一怔,才发现自己又不经意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连连遮掩道:“没……没什么啦!”心里竟有些小窃喜。我看着他的脸,忽然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很棒的男孩子,认真地对他道:“你以后上历史课不要开那种玩笑,知道吗?”

明磊落稍稍迟钝了一下,问道:“哪种玩笑?”

“你问那样傻乎乎的问题,气得老师大翘胡子。同学们笑笑就算了,但是都把你当傻子看呢,可是你明明那么聪明。”

“是吗?”他尴尬地笑笑。

“历史课上装傻充愣,然后物理课上脑洞清奇,你这自我介绍的方式还真别致!”

他只是颇感无奈地笑一笑,随即正色道:“好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找东西吧。”

“嗯。”

“你要回到哪一天?具体什么时间和地点,你可想好了。”

“哎,对呀,我该穿越到哪一天去找呢?”我犯起愁来。

明磊落道:“你想一想,最后看到那枚红钻是在什么时间?”

“3月9号下午放学的时候,我从家里把它拿出来放在自己口袋里的。”

“你为什么要把它拿出来?”

“我……我不记得了。”

“总之先去3月9号的下午吧,地点,学校。”

我点点头道:“嗯,说的是!管他为什么呢,先找到再说。”

没想到明磊落忽然认真道:“不,你只能去看看那枚红钻究竟遗落到哪里去了,然后再回来当下去找。”

“为什么?”我一凛,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明磊落解释道:“你想,你穿越过去把那枚戒指拿走了,那么那个时空的你不就又找不到戒指了吗?”

“说得有理呢。”话虽这样说,可我心里却在想:“管她呢,那个家伙的烦恼,就不是我能烦神的了。”

明磊落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忽然道:“你不要抱着一种无所谓的心态哦。说不定这次戒指的丢失,就是未来某个时空的你呀,把戒指弄丢了,所以穿越到这个时空拿走的呢!”

我直听得呆了半晌:“还……还有这种骚操作?这算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明磊落对我斜目道:“如果这个时空的你会有这种想法,那么怎么保证未来时空的你就不会迸发出这种想法并这样去落实呢?”

他这么说倒也像我的作风,我可不就是经常差东补西的嘛!

“哎呀知道了,我坑爹有富裕,坑自己是不可能的。”不管到时候怎么办,先把他糊弄过去再说。

“嗯,你去吧。”明磊落听我这么说,终于放心了些。听他这样说,我忍不住抽动嘴角:“怎么,你不去吗?”

明磊落笑笑:“我就不去了。”我急道:“那怎么行,没有你陪同,我要是回不来怎么办?”

“不会的。这个操作这么简单,即使有误差,也能修正回来。我这么笨蛋都会用,难道你还不会吗?”

我一叉腰,不忿道:“你说谁不会用呢?”明磊落微微一笑:“那不就得了。你那么自信的人,不会把这个小把戏放在眼里吧?”

我听她这么说,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架子上的鸭子。“行吧,你有事先忙吧。这么晚把你叫出来我也很过意不去。”

“嗯,我看你蛮过意得去的。”明磊落难得跟我开个玩笑。

“呵呵,好啦,我出发啦!”我觉得我们越来越有默契了。

“且慢,记住现在这个时间。理论上,你从这个时空消失,时空旅行结束后还是回到这个时间,那么就等于你从来没有离开过。”他把两枚戒指都交到我手上,又叮嘱道,“时刻戴在手上,千万别弄丢了,否则真的回不来了。”

“知道了!”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在备忘录里记下3月10号晚上19点35分,带上两枚戒指,两手握拳,对着他微微一笑,说道:“明天见!”

虚空画个圈,再收回到胸前,相对一碰,大喊一声:“啾啊!”

明磊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