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女医妃她有签到系统

第34章 避疾讳医

乌小璐正疑惑它要怎么惩罚自己,忽然觉得脚下发飘,凭空一个屁股墩摔倒在地。

四脚悬天,差一点没把晚饭给摔出来。

而这一幕却正好被一个人看到。

刚刚醒过来的陈冷月吃惊的瞪大眼睛,虽然口唇干涩,还是嗤笑道:“哪里来的笨丫头,这样子都能摔倒?”

乌小璐这才仔细打量了陈月冷几眼,见他五官精致,面向柔和,笑起来温柔和熙。

“你醒了?”乌小璐又惊又喜,也顾不上尴尬,赶紧跳了起来。

“给本王倒点水吧。”陈冷月把乌小璐当成了伺候的丫头。

乌小璐也不介意,正要去倒水,却听一声银铃般声音响起:“你醒了啊表哥,谢天谢地。”

却是那位香香郡主,她也一直守在这里,只是刚才太困睡了过去。

她一把夺过乌小璐手中的茶碗,“我来我来。”

这位郡主的母亲是月国王的亲妹妹,父亲是开国功臣,也就是许天赐口中的乱臣贼子。

她自幼便钟情这位二表哥,曾经立下豪言壮志,非他不嫁。

所以陈冷月驻守潞城,她也不顾家人反对,冒死赶来陪伴,足足两年都不曾回过都城。

乌小璐也不曾上前,本想着第二天要告辞回去,却因为骏国围城,根本走不了,无奈之下只好暂时留了下来。

可是当天夜里,陈冷月又开始发烧,乌小璐给他测量体温,三九度五,高烧。

“今天二王子让人抬着前去慰问伤兵,也许是感冒了。”军医们和乌小璐探讨着。

乌小璐皱眉,“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出去邀买人心,也真是服了你。”

军医们可没想到,乌小璐竟然当着二王子的面说出这种话,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陈冷月微微皱眉,“丫头大胆。”他今天才知道是这丫头救了他一命。

“看在你救了本王的份上,宽恕你大不敬之罪。”

乌小璐暗中好笑,她最看不上这种装腔作势的迂腐。

他静静的看着她给自己检查伤口。

见她水眸微敛,面色沉静,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他的心也跟着上下起伏了几个回合。

“没有发现异常,先用军医们的药吧。”她可舍不得再用系统空间的药了。

“叮,恭喜乌小璐救治伤员,获得一经验值。”

乌小璐可是大喜过望了,“这样也能获得经验值?”

外边的伤员那么多,自己出去给他们看伤,岂不是能赚很多经验值?

“我发财了。”乌小璐忍不住直呼出声。

军医们目瞪口呆,陈冷月忽然发现,原来这丫头还喜欢自言自语,忽然发疯。

“赏白银千两,从我的月奉里扣除。”

“千……两?”乌小璐又是一阵惊呆。

“还不快谢过二王子殿下。”

“谢二王子,”这么多钱,可不能叫不够花师父知道。

见她一时间眉飞色舞,一会又拧眉偷笑,傻里傻气,却又对他这个王子不卑不亢,怼的他哑口无言,他觉得甚是有趣。

可是一连三天,陈冷月的高烧反反复复,就算用了巴比妥也只能临时降温。

“高烧四十度,用三十六度温水给他擦拭身体。”药物不管用,只好采用物理降温。

乌小璐十分奇怪,和军医们探讨着他的病情。

“按道理是不应该的,从表面症状来看也不像感冒,莫非还有什么隐情?”

军医们也是面色凝重,这种事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那位宫廷来的御医安静了两天,又开始阴阳怪气的,“你是神医,治不好二王子你要负责。”

香香郡主跳起来骂:“张庭贵,你这是什么话,你这是咒着二表哥,二表哥……。”下面的话很难听,她急得呜呜的哭。

“把郡主送回去,我不死都叫她哭死了。”陈冷月被烧的稀里糊涂,心情很烦躁。

香香郡主被上行送走,一步三回头:“我还会回来的。”

乌小璐却忍不住‘噗’的笑出了声,她想起了灰太狼。

“你有什么好笑的?”

“没没没……噗!”

看着乌小璐神色轻松,陈冷月紧绷的心也放松了不少。

随侍的太监王声悄悄的把乌小璐拉到外边,“二王子还有一处隐伤,也不知道他发烧会不会是哪里引起的。”

“隐伤?”

王声点头:“是的,二王子不让说,可是这两天我看着不太好,才偷偷告诉你。”

乌小璐急道:“快说,什么伤?”

王声踌躇了一下,放低声音道:“二王子的命.根.子……。”

“命……。”

王声用手悄悄的往他自己的下半身比划了一下。

乌小璐顿时明白,转身入内,二话不说一把掀开了陈冷月的被子,就去扯他的内裤。

陈冷月本能反应,一把薅住:“你要干什么?”

“听说你的阴……男人的那东西受伤了,我给你看看。”

陈冷月脸腾的一下子绯红,怒喝:“无耻。”

军医们低着头忍着笑,假装没听见,差点憋出内伤。

“女孩子怎么可以这样直接说,男人的……?应该叫命.根.子,最不济也说一个子孙*。”王声教她道。

陈冷月一个眼刀甩过去,王声吓得‘嗷’的一声跑了出去。

乌小璐却是义正辞严:“放开你的手,不给看,你死了事小,拖累了这么多人给你陪葬。”

用手一指地下这些军医,军医们战战兢兢跪倒在地:“请二王子医伤。”

陈冷月气结,命.根.子差点被许天赐砍掉,这话传出去以后他还要不要做人?

“来人,把他给我摁住。”

“我看你们谁敢!”

军医们胆胆怯怯不敢上去,恰巧刘蒙返回来汇报军情。

一声令下,侍卫们冲上来把陈冷月摁住。

老军医终究考虑到,二王子那个部位不能当众验伤,用银针给他穴道扎了几针,他就动弹不得了。

乌小璐毫不避讳,伸手解开他的裤带,分.开.双.腿,发现那里被斜斜一刀刮到,目测伤口一指深。

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又被便溺污染,已经泛白溃脓,整个红.肿的像个蛋糕卷。

气的她骂道:“避疾讳医,等你真的烂掉了,那才叫真的丢人。”

陈冷月双目充血,这个姿势可太丢人,如果能动,他只怕跳起来要杀人了。

乌小璐才不管他,在小六子的帮助下,清创,消炎。

又因为红.肿.的厉害,开口子放了一把浓才缝合。

看着她埋头在他两.腿.之间,飞针走线,脸不红心不跳,淡定自如。

“你还是不是女人?”她刚缝完最后一针,陈冷月就发出了灵魂拷问。

“叮,恭喜乌小璐完成高难度手术动作。”

“恭喜个屁。”乌小璐气的要吐血,鬼才希望做这种手术。

陈冷月再一次目瞪口呆,他可没说恭喜这句话啊。

“医者父母心。”乌小璐白了他一眼,又补充道。

国氏四妹

作家的话
我已经不介意签不签约,曾经的豪情壮志已经不复存在,好好码字。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