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的元素法师

霍格沃茨的元素法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5章 校长室里的魂器

邓布利多的守护神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变成一团白雾消散开了,夏尔匆匆的吃了两口饭之后,就告知赫敏不用等他了。

随后急匆匆的就去往八楼的校长室,下午可是洛哈特的课,要是没记错的话,洛哈特的第一次课可是闹出了大问题,那些可恶的小精灵再怎么说也是食肉的,夏尔可不希望赫敏收到什么莫名其妙的伤害。

什么?你说哈利和罗恩?那俩大老爷们,伤就伤了,伤疤是男人的浪漫!所以自求多福吧!

快步来到了校长室门口的守门石首面前,夏尔才想起来,自家老师就是叫自己过来,但是没给口令呀!

“这不坑徒吗?”夏尔有点生气的踹了一下墙壁,这个时候石兽却看了一眼夏尔,默默的移开了身子,一瞬间一种叫做尴尬的情绪,在一人一雕像之间蔓延开。

“所以,我有没有口令都无所谓是吗?”夏尔有些尴尬的问道,可惜石兽并没有搭理夏尔,就是看都没有在看一眼,要不是夏尔知道这货会动,绝对以为这就是一个麻瓜世界的普通石头雕塑。

尴尬加倍的夏尔,无奈的耸耸肩,就快步走进邓布利多的校长室里,这个尴尬之地夏尔是一秒都不想多留。

刚推开大门,邓布利多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夏尔,我还以为你开学会来找我。”

夏尔听到邓布利多的话,直接回怼了一句,“没事我来找你干什么。”然后很自来熟的爬到自家老师对面的椅子上。

刚刚坐好就看见了邓布利多办公桌旁边的那个银色的冕冠,顿时夏尔就紧张起来了。“回答我的一些问题吧,老师。”

夏尔的小动作在邓布利多眼中漏洞百出,但是他依旧很欣慰的看着夏尔,“请提问吧,夏尔同学。”

“第一,我的魔杖是谁做的,第二,我暑假去了哪里,第三,我的母亲叫什么名字,第一次见面对您做了什么?”夏尔面容严肃,手里死死的握着自己的魔杖,只要邓布利多回答错误,夏尔发誓直接就是一发火焰魔法糊上去。

邓布利多依旧很开心,身子拍了拍手很开心的看着夏尔,“很棒的警惕性夏尔,看样子格林德沃交给你不少呀,让我想想这些问题,年龄大了有些事记得不是那么牢了。”

“哦对,你的魔杖是你父母收养你的时候就在身边的,奥利凡德完成的,第二个问题我想刚刚我已经回答了,至于第三个问题。”

说到这里邓布利多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有些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是的,你的母亲,丽萨,第一次见面用枪指着我,声称要逮捕我这个老骗子。”

邓布利多说完的一瞬间,夏尔就放松下来,看着邓布利多无奈的吐槽。“老师,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邓布利多却收敛了笑容看着夏尔,“看样子你也知道这是什么,夏尔,你应该在谨慎一点,不得不说你转移魂器的做法很鲁莽。”

夏尔听到邓布利多的话,脸色有些发红,一年级自己确实夜郎自大的高出了不少如今看来绝对是黑历史的事情。但是邓布利多关心的话语还是让夏尔觉得很暖心,在老人的关怀的眼神里,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不是什么危言耸听夏尔,亡灵是和元素并行的两个分支,伏地魔可以说是当代唯一的一个亡灵法师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玩弄灵魂的好手,阴险狡诈是他们的标签,对付他们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邓布利多语重心长的教育着夏尔,夏尔也是一副虚心学习的态度,上辈子夏尔就知道来自长辈的关怀是多么难能可贵,所以夏尔听的很认真。

看着夏尔的样子,邓布利多也是很开心的摸摸胡子,聪明听话的学生无论在哪里都是老师喜爱的对象。

夏尔看到邓布利多似乎是教训完了自己,伸手指着桌上的冕冠,“老师,你处理完了吗?”夏尔其实也很好奇冕冠的效果,要是老邓处理完了,夏尔肯定是要借来把玩一下子的。

“很遗憾,并没有,我只是单纯的给这个魂器加上了一个封印,让他难以再影响周围的人而已。”邓布利多笑咪咪的回答了夏尔。

夏尔听到这个话有些失望,还以为可以给自己加个橙装呢,结果还是个封印状态的。但是想到魂器是和伏地魔有联系的,随即就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知道在电影里,随着哈利摧毁的魂器越多,伏地魔的行事就越发疯狂,七分之一的灵魂能做出什么事情夏尔想想都觉得可怕。

“看样子你好像和我想的差不多”,邓布利多有些欣慰的看着夏尔,随即变得很严肃,“夏尔,你知道吗,我在开学典礼上感受到了和冕冠相同的魔法气息。”

夏尔也是惊讶了一下,没错,伏地魔确实有一件魂器在学校,就在金妮手里。想了一下,学习密室里的大蛇,夏尔做出了一个决定。

“是的老师,你没感受错,确实还有一个魂器就在学校里,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夏尔把书店的一切以及马尔福塞给金妮魂器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甚至就连这学期将要发生的事情都给邓布利多一一说明了一下。

邓布利多刚开始还想打断夏尔的剧透,可是当夏尔说的越多,邓布利多也发现了二年级的一些问题,就在夏尔想要继续三年级的事情,让小天狼星提前出狱的时候,邓布利多打断了他。

“夏尔,我知道了,明年的事情明年再安排,今年看样子你要有很多任务了。涉及到斯莱特林的传承以及那条蛇怪的死活,甚至还有海格的清白,这件事情很复杂,我需要你的帮助。”邓布利多打断了夏尔,揉着眉头看着夏尔。

“至于与你接触的马尔福那面的纯血一派先放放吧,现在的你接触他们还太早了。”邓布利多揉着眉头对着夏尔说道。

夏尔两手一摊表示自己本来就没想接触纯血,至于帮助老师,不说也得上,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最后一个受害者可是赫敏!

很困的郭三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