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搞副业

第26章 再探曹府

土戎与乾朝争战已有几十年历史,边塞人民长期受到土戎的侵扰,生活苦不堪言,乾朝多次派兵回击,在数次战役中乾朝都没有占到优势,直到五年前,皇六子定王平州一战重挫土戎势气,又一鼓作气将土戎驱逐出境,元气大伤的土戎从此也无力再犯边,百姓才得以过上太平日子。

土戎以游牧为生,铁器全靠从乾朝掠夺或者通过商人走私购买,平州一役后,朝廷下令严禁任何人向塞外贩卖铁,将此罪定为死罪并株连九族,可以说几年来没有人敢以身试法。

颜玉看着沾在手上的铁粉,心中充满恐惧。想这铁粉从何而来?是昨晚曹府马车上所载之物吗?曹府将铁粉运往何处?曹府和土戎会有关系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都没有人可以回答颜玉,恐怕这些问题也没人敢回答她,人人都会谈之色变吧。

宋元琮看到颜玉心事重重的回来,还以为她在曹府受了欺负,但是转念一想有玉琪在,受欺负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你没事吧?看你脸色不太好。”宋元琮关切地问颜玉。

“我没事,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我认床。”颜玉随便找理由搪塞着宋元琮,反正她说什么他都会相信的。

接下来几日颜玉都在为成衣铺的生意忙碌,成衣铺的生意已经步入正轨,因为衣服非常受欢迎,颜玉招了几个裁缝教了她的设计,基本上现在从制衣到销售,都可以放手不管了,现在她和宋元琮真的可以说是老板了,只要把握成衣铺的大方向就可以了。

这天,颜玉和宋元琮坐在成衣铺里闲聊,颜玉一直在琢磨那天在曹府发生的事,她怎么想都没有一点头绪,索性不再想了。

“不打仗的日子真是好,老百姓总算过几天舒坦日子。你看这市集上热热闹闹的,这才有生活的气息。”颜玉看着门外来来往往的人感叹着。

“是啊,多亏了六殿下在平州一役中大败土戎,老百姓才能过上太平日子。”宋元琮对现在的生活也算是满意的,太平日子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幸福的事。

“土戎不会就这么算了吧,会不会卷土重来啊?那我们老百姓可就遭殃了。”颜玉皱着眉头,想想如果真要是碰上战争,自己肯定吓死了。

“这几年肯定不会,土戎现在没资格给咱们交战啊,他们没铁造武器,没有武器他们更加没有胜算,硬打只能是以卵击石。”说到这儿,宋元琮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自豪感。

“那如果他们偷偷地从这里买铁呢?”颜玉问宋元琮。

宋元琮先是一愣,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卖铁给土戎那就是通敌叛国的死罪,没有人会这么大胆,况且官府对此一直在严查。

“应该没这个可能吧,人人都知道这是杀头的大罪,谁会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宋元琮肯定地对颜玉说。

颜玉在思考宋元琮答案的真实性,她脑子里也一直在想曹府的铁到底是运往何处。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就在颜玉思考如何才能搞清楚曹府秘密的时候,曹府的客家曹安来了,他走路沉稳,虽然少言寡语,但颜玉总觉得他的眼神是慈善的,没有攻击性的。

曹安看到颜玉和宋元琮就径直向他们走了过来。

“颜姑娘,宋少爷。”曹安先向他们施礼。然后又对着颜玉说:“颜姑娘,我家小姐请你到府中一叙。”

“可知玉琪妹妹有何事?她怎么不自己来?”颜玉觉得玉琪一向都是爱往外跑的,她对成衣铺也非常熟悉,为何今日不是她自己来,而要让管家来请呢?

“这,老奴不知,只是听小姐的吩咐行事。”曹安说。

“好的,我知道了,烦请你回去告诉玉琪,我一会儿就到。”颜玉没有马上跟曹安出发,是想处理一下成衣铺的事,在曹安说了目的之后,颜玉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去,不管是真的玉琪邀请自己,还是曹延清在后面有什么动作,这一趟她都必须要去,只有去了才能有机会探知曹府的秘密。

宋元琮也是有些担心的,他觉得这不像是玉琪在请颜玉,而是曹延清在请颜玉,他怕曹延清会对颜玉不利。

“我陪你去吧。”宋元琮提议。

“不用,你和曹家现在的关系,你也不适合出现。”颜玉看得出来宋元琮是担心自己,但是她觉得没有必要,如果真的事,多去一个人就多了一份风险。

“你放心吧,有玉琪在,我不会有事的,你还不了解玉琪吗,如果真有什么事,她肯定会想办法保护我的。”看到宋元琮放心不下的样子,颜玉实在有些不忍心,于是再次安慰宋元琮。

颜玉到达曹府的时候,才知道曹延清不在家,去了长宁府了,但是他怕曹玉琪又在外面惹出什么事来,所以给全府下了命令,禁足曹玉琪,不允许曹玉琪出府。已经两天了,曹玉琪实在是憋坏了,想了好多办法都没有逃出去,但是又实在不想一个人待着,这才想起来让颜玉去曹府的。

她是求了管家大半天,管家都不敢做主,最后是请示了曹夫人,夫人说老爷只是说不让小姐出门,没有说不让别人来府里啊。得到夫人的同意,管家这才敢出门替曹玉琪请颜玉进府。

这对颜玉来说可真的是天赐良机啊,曹府如果真的在私自贩铁,一定还会留下别的线索,现在曹延清又刚好不在,自己正好可以好好查查了。

当夜,颜玉居然陪曹夫人小酌了几杯,不胜酒力的颜玉照例留宿在了曹府,这次有了曹夫人的撑腰,自然没人敢反对。

曹玉琪扶着醉了的颜玉往房间走,每过一道门,颜玉都试图闯进去,害得曹玉琪一个个解释:“哎呀,颜玉姐姐这是娘的房间……这是哥哥的书房……这是爹的书房……你再坚持下,马上就到了。”颜玉细心地记着自己走过的路,每一个房间的位置。

当曹玉琪带着丫头走出房间,关上门的时候,颜玉马上坐了起来,她的目光坚定,毫无醉意。

她应该从哪里开始呢,上次的马车是在后院发现的……曹延清的书房就在拐角的位置……曹无伤会知道这些事吗……还是先从曹延清的书房查起吧……

颜玉偷偷进入曹延清的书房,打开火折子小心地翻找着,她总觉得曹延清这个人很神秘,即便没有铁粉的事也还会有其它秘密,只要细心翻看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曹无伤回到房间,突然想到曹延清要让自己明日去给魏老爷送账本,账本就放在曹延清的书房里,已经后半夜了,本来自己是想出去放松一下的,又想到爹交待的事情不做好,回来一定会挨骂,曹无伤不情愿地往曹延清的书房走去。

颜玉还在曹延清书房不停地翻找,书柜上没有发现什么,是一些常读的书罢了,桌子上有几个抽屉是锁着的,颜玉想着怎么样才能打得开呢。

曹无伤已经越走越近了……

颜玉正在想怎么打开抽屉上的锁时,有个人影闪了进来,说了声:“快走,曹无伤马上就来了。”颜玉还来不及说话,来人就拉着颜玉从窗户翻了出去,躲在窗外树木的暗影里。

果然,不一会儿,颜玉就看到曹无伤来到了书房前,推开了门,颜玉心里对身边的人感激不尽,幸好有他,不然现在自己已经被曹无伤逮个正着了。

她扭头看看和她一起躲着的人,他穿着夜行衣,带着面罩,无法看出是谁,颜玉想不管是谁,他都是在帮自己,只是他为何要帮助自己呢。

颜玉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等曹无伤终于走远了,颜玉才吐出一口气来,问旁边的人:“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那人拉下了脸上的面罩,在颜玉看到面罩下那张脸时,整个人都惊呆了,她不敢相信,那个人居然是曹府的管家曹安。

“怎么是你?”颜玉难掩惊讶。

“此事说来话长,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颜姑娘还是赶紧回房间,改日曹安自会向你说明。”曹安警觉地看看四周低声对颜玉说。

颜玉疑惑着点点头。

是夜,颜玉无法入眠,上次夜宿曹府的情形出现在自己眼前,现在想来,这并不是自己无意中的发现,而是有人故意在帮自己发现曹府的神秘。那夜正在熟睡中的自己也是被人用东西击打窗户而叫醒,并不是风吹断树枝碰巧打在窗户上的,现在看来这都是曹安做的,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曹府的管家,可以说是曹延清非常信任的人,为何会有如此举动。那铁粉呢?也是曹安故意让自己发现的吗,他的目的是什么呢,还是他认为我可以为他做些什么?

这些问题颜玉都无法想明白,曹安的出现太让她意外了。

这曹安到底是谁呢?

有花盛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