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搞副业

第16章 棺中无人

颜玉端了一盘烤鸭走过去放在了小七面前对他说:“给你加个菜。”

可能是今日颜玉也不再是一身乞丐服,也可能是有了吃的,气色就不一样了,总之小七并没有认出颜玉来,但乞丐出身的小七对食物是来者不拒的,人可以不认识,吃的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小七拿起一块鸭肉就往嘴里送。吃完了,才斜了一眼颜玉问:“你谁呀?”

颜玉把脚放在小七坐的长凳上,手肘支在腿上看着说:“嘿嘿,这么快就不认识了,我是该叫你小七呢?还是江二少爷?”

“啊!”小七吓得跌在了地面上。

本来大家看到颜玉端着一盘菜去了别的桌子并没多想,现在看到来人的反应,才都停下手中的筷子。豆子第一个发现了异样,他嘴里还在嚼着,口齿不清地拉着宋元琮指着地上的人激动地说:“是小七,他是小七。”

宋元琮和宋元璘马上就围了上去,金宝一看两位少爷都走了,马上往嘴里塞了几口肉,就也跟了上去,只剩下豆子一个人还在不停地吃着,他可是饿坏了,这么好吃的菜这么多肉,不吃可惜了。

“你,你……”小七跌坐在地上,指着颜玉吓得说不出话来。

宋元璘走过去,一把拉起小七坐在长凳上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正想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小七嘴里那块肉再也咽不下去了,指着宋元璘惊恐地说:“你,你……我,我……”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老子是宋元璘,你不会忘了吧,老子腿上那一刀到现在还有疤呢,都是你小子害的,要不是你,我们两兄弟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你真是该死,该死。”宋元璘说着就在小七头上一顿猛打。

“行了。”宋元琮抓住元璘的手制止了他,虽然他也很生气,甚至是恨,但他知道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小七也不过只是别人的一颗小棋子,始作俑者不是他。

宋元琮在小七对面的长凳上坐了下来,对小七说:“你赶紧吃,吃完跟我们走。”

宋元琮温文尔雅的态度倒是安抚了小七的情绪,但是做了亏心事的小七心里怎么可能踏实,他哪儿还有心情吃东西,跟性命相比,饿肚子算不了什么。

小七试探着问:“让我跟你们去哪里呀?”

宋元璘又是一个巴掌打在小七头上说:“哪儿那么多话,让你吃就赶紧吃,不吃就跟我们走。”

看着眼前这几个人,小七是真的没有心思吃了,宋元琮也看出了小七的心思,说:“不吃了,咱们就走吧。”

宋元璘拉着小七起来,拽着往外走。

颜玉看到豆子还在不停地往嘴里塞,忍不住笑了,这孩子真是可爱。“豆子,快点,我们回去了。”颜玉看着豆子的样子都不忍心叫他,但是她理解宋元琮的想法,毕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些话还是要防着隔墙有耳。

“啊,这么快就走了,还有好多菜没吃呢。”豆子抓了一些能带走的拿在手里,一路小跑着跟在大家的后面。

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住的地方,小七又被大家围在了中间,他真有点害怕。

“说说吧,你怎么会在那儿?江玉昭就让你这么走了?”颜玉盘腿坐在小七斜对面的位置,眼睛一直盯着小七看,发现他比之前他们在小巷宅子里见到时气色好了不少,看来伤也好了不少。

“你最好老实点,不然就对你不客气。”宋元璘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说话的声音也很凶,小七吓得一哆嗦。

“哎呀,我哪儿还敢不老实啊,我……”小七开始装可怜。

金宝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砸在小七头上说:“快说。”

小七用手摸摸下巴,开始说起来:“那天自从你们闯入宅子以后真的吓到我了,我也想明白了,江玉昭已经利用完我了,我对他已经没有价值了,我只能等死。我不甘心,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当夜我就趁人不注意,偷偷地翻窗逃了出来,一直躲着不敢见人。晚上才偷偷地出来看大夫,这才活到现在,不然早就见了阎王了。我观察了几天,发现没有什么动静,今天才敢出来找点吃的。没想到还遇上了你们,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小七说着就干嚎起来,听得人浑身难受,宋元璘猛踢一脚制止了他。

“你后来有没有再见过江玉昭?”颜玉问小七。

“我躲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去见他。”小七说得肯定是实情,现在他既然已经明白了江玉昭的意图就是让自己自生自灭,怎么可能还会再主动送上门去。

“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宋元琮更关心的事抢店那天江玉昭的计划。

“这我不是跟你都说过了吗?”小七看着颜玉说,一脸的不耐烦,无赖就是无赖,什么情况下都难掩本色。

“再说一遍。”宋元璘一巴掌拍在小七的后脑勺上,小七吃痛地哎哟一声,用手揉起了头。

“说就说,别动手啊。”小七呲牙咧嘴地说。

看到宋元璘又瞪了自己一眼,小七赶紧老实地继续说道:“有一天我正在睡觉,江玉昭找到了我,承诺给我一大笔钱让我替他办事,我一听是要抢宋老爷家的店,我也不敢啊。但江玉昭说他有宋老爷的字据,只要我按他的要求做就行,他给我的钱真是太多了,我一听有那么多钱,觉得怎么着都值了,于是就听了他的。别的我可什么也不知道啊。”小七说完低着头偷偷地看了宋元璘一眼,生怕再挨了打。

宋元琮和颜玉对视了一眼,颜玉轻轻地点了点头,跟那天他说的基本一样。

“让你干你不干啊,你这个王八蛋……”宋元璘开始对小七拳打脚踢。

本来小七还在指望着宋元琮能制止他这个弟弟,但此刻宋元琮和颜玉已经起身来到了角落里,根本就顾不上管他,小七只能疼得大呼小叫。

“你说的对,找到小七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即便他肯站出来说出实情,也没有人会相信他。”宋元琮有些沮丧,他早该想到这些的,只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现在见到了小七,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对于夺回布行来说,没有一点用。

看到宋无琮沮丧的样子,颜玉心里也有一些难过,她想让宋元琮开心一点,于是笑着说:“怎么没有用啊,你想啊,江玉昭知道小七跑了,一定到处找他。现在知道了小七在我们这里,还不得急疯啊,那样一个坏人,让他急一下也是一种惩罚啊。”

听完颜玉的话,宋元琮果然笑了,心想颜玉的快乐真的是太简单了。

正如颜玉所料,自从小七不见之后,江玉昭一直在派人找他,只可惜小七躲了起来,让江玉昭找了多日也没有收获。正在他为此事不安的时候,管家江洪查出了小七的行踪。

“什么?小七和宋家兄弟在一起?”江玉昭显然很震惊。

“是,派出去的人亲眼所见。”江洪回答。

听了江洪的话,江玉昭沉吟半天没有说话。

“少爷,我们怎么办?”江洪低头站着,等待着江玉昭的吩咐。

“你去准备一下,明天给小七办丧事。”江玉昭站起来斩钉截铁地说。

“少爷,现在动手恐怕不容易。”江洪有些担心,毕竟现在小七和宋家兄弟在一起,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恐怕很难。

“呵呵呵……”江玉昭笑了起来,江洪一头雾水。

“你呀,转个弯想想,我们不能让小七消失,可以让江二少爷消失啊,江二少爷消失了,谁还会相信小七啊。”江玉昭这个主意真是绝了,人死灯灭,入土为安,那可真是死无对证,你说你就是江二少爷,我们江二少爷已经死了,谁还会听你的。

“是,少爷,我这就下去准备。”江洪说完退了出去,江玉昭摇着扇子,嘴角噙着一抹笑容。

果然第二天,江府大张旗鼓地办起了丧事。

众人不解,一问才知,是江家二少爷暴病而亡,江大少爷好不伤心,谢绝见客,就连江记布行都要停业几日以示哀思。

就在宋元琮和颜玉在为如何处理小七发愁的时候,金宝和豆子买早饭回来,带回了一个惊天的消息:江二少爷病亡了,今日出殡。

颜玉不得不感叹,江玉昭这一手是真的高啊。

颜玉张罗着大家吃早饭:“快吃,快吃,吃完我们去看小七出殡。”

坐在远处的小七听到颜玉的话,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什么,我出殡,我还好好的活着,你们要干嘛?”小七着急起来,后来想到宋元璘他们不会是要杀了自己吧,一时悲从中来哭了起来:“你们千万不要杀我啊,我也是财迷心窍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颜玉扔了一个馒头给小七说:“快吃吧,没有人杀你,是江玉昭让自己的弟弟江二少爷死了。”

本来听颜玉说没人杀他,小七正高兴地往嘴里塞馒头,没想到又听到了后半句话,馒头叼在嘴里也不敢吃了。

一行人来到市集,果然大老远就听到了敲敲打打的声音,不一会儿就看到有人抬着一口棺材从面前经过,颜玉看看站在身边的小七,再看看那口棺材。

一口空棺材就这样解决了江玉昭的难题,这江玉昭到底什么来路?对颜玉来说,这真是一个谜。

有花盛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