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在你梦中亲吻你

第34章 友好磋商

南京路是天桥区比较繁华的一条路。仅仅在这条路上,就有一所重点小学,一所重点中学,一个警察局,几栋写字楼,一栋很高的居民楼和一座商场。

一个小学生随在妈妈身后,走在繁华热闹的街道边,热闹的汽笛声在他身边依次响起。小孩手里捉着一只羽毛,不知是从哪里捡来的。

“哎呦,快把它扔了。脏不脏啊,上面都是病菌!”

在几句抗争没有效果后,小孩子愤怒地将羽毛丢在地上,拖着步子走远了。

过了一会儿,羽毛突然立了起来。

它不蘸墨水,就这么刷刷在地上写道:“所以你占卜到了什么?”

汽笛声迅速遥远了起来,空气都变得沉默了。一个声音在周围的每一寸空间响起,带着微微的疑惑:“不是你引导我占卜的吗?”

羽毛笔继续写道:

“我只是隐约感觉到这是对我有利的方向。”

“我还没有完全收回全知的权柄,肯定不及‘占卜家’出身的你。”

空气再次沉默。半晌,祂说道:“你想说什么最好尽快,这样的状态我维持不了太久。”

羽毛笔晃了晃,写道:“我不是来找你合作的。”

“我知道你一定会犹豫,不愿意将矛头对准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但又希望我们尽快决出一位支柱。”

“我为你想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我打算找你的‘正义’小姐合作。”

“你的塔罗会应该比较松散,允许成员发展自己的势力。我说的没错吧?”

空气中立刻传来了回应,带着非常强烈的戒备:“你想让她做什么?”

羽毛笔继续写道:“你不用担心,合作肯定是让双方获利。你甚至可以旁观全部的过程,不用担心我有什么暗藏的陷阱。”

空气沉默了一下。随后,祂说道:“既然这样,你又何必来找我。”

羽毛笔写道:“没有你点头,她是不会答应的。”

空气静默了下来。羽毛笔也一动不动,就这么立在那里。半晌,空气中再次传来祂的声音:

“这很虚伪。”

“呵,但是很有效。”

“我不会干涉她的决定,你们自己说服她。”

羽毛笔不再写字。它直接倒回了地上。

……

周明瑞早早起床,匆匆洗了个澡,着装妥当准备上班。

他心中是很忐忑的。

不知道黄总会给我安排什么工作……希望他不要介意我受到了公安局的关注……嗯,还得试探他介不介意我在派出所兼职。应该不会的吧,我们公司还和派出所有不少合作呢……

在他的身边,奥黛丽默默隐身跟着他,神情难掩疲惫。

为了尽快掌握这个梦境,她在周明瑞睡觉之后,就开始不停地对梦境中的人进行读心,了解他们的性格、背景和经历。虽说梦境的人物肯定比不上现实中的复杂,但这个城市人口实在过于密集,仅仅是可能和周明瑞发生交集的人,例如邻居、同学、同一座写字楼中的员工等,她也才读完一半。

已经很快了,等到明天早晨,我就能对“世界”先生在梦境中的生活有了基本的掌控能力。我现在已经开始觉得,这个梦境对我来说不一样了。在“世界”先生身边发生的各种事,对我来说都不再突然。我可以迅速和其他的我知晓的细节联系起来,推断出可能的发展,甚至提前做好准备。

这就是“洞察者”的感觉吗……可是我连“织梦人”的魔药都还没消化完呢……

不过洞察了一切之后,“织梦”肯定容易了许多。也许这就是空想的本质。只有了解得足够多,才能让自己的空想得以具现……

奥黛丽迷迷糊糊地思索着自己的扮演经历,突然身形一顿。

远方传来的信息让她瞬间清醒。她眨了眨眼,拿出了自己的愚者笔记本。

没过几秒,靠着公交扶手看手机的周明瑞收到了一条微信。

他迅速点开。

是霍黛丽发来的。她语气充满惊叹地说道:

“‘世界’先生!!!”

“你知道吗?那支羽毛笔真的自己回来了!!!”

我去,还能这样……怎么这个世界到了“正义”同学身边就变得友善了起来,连诡异失踪的羽毛笔都变得像淘气与乖巧兼备的宠物狗……

不,仔细想想还是挺诡异的。如果这支羽毛笔能够悄无声息地出门又回来,谁知道它在外面做了什么。如果不是“正义”同学恰好在那一天受到了正统的神秘学教导,大致知道“封印物”这种东西的存在,我们又恰好有莎伦小姐指导,那简直连怎么对付它都不知道。

他迅速回复道:“那你知道它有什么非凡效果了吗?”

霍黛丽回了一句:“我还在尝试和它沟通”

尝试沟通……不会是小女生那样的撒娇吧……周明瑞想象了一下,摇了摇头,发送道:“如果没有办法解决,我可以帮你占卜。”

霍黛丽迅速回复了一个表情包,是一个肉嘟嘟的小熊鞠躬致谢的表情。

年轻的小姑娘就是可爱啊……不像我身边的那些,都已经被生活抹去了纯真……呃,“正义”同学的财富大概允许她纯真一辈子。嗯,真好……周明瑞含笑摇了摇头,退出了微信界面。

在他的身边,奥黛丽纠结良久,最终还是合上了她的愚者笔记本,没写一个字。

还是不要打扰“愚者”先生了……不管祂和阿蒙哥哥合作与否,都不是我能管的事。而“愚者”先生如果有事让我做,肯定会主动联系我的……

离开公交车后,奥黛丽一眼看见了盘旋的乌鸦。就在这么抬头看了一眼的功夫,乌鸦直接俯冲下来,悬停在了奥黛丽的对面。

又有什么事……奥黛丽提起裙摆,行了一礼道:“阿蒙先生,早上好。”

“早上好。”阿蒙看起来心情非常不错,“我找到了一个说服你背叛你的‘愚者’先生的机会。”

什么东西……奥黛丽还记得昨天中午在她乱翻黄涛办公室的时候,阿蒙莫名其妙突然萌生了想看她背叛“愚者”先生的想法。她心中顿生警惕。

阿蒙扇着翅膀,落在奥黛丽的头顶:“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愚者’先生已经被那位隐蔽地污染,却毫无知觉。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办?”

毫无知觉的污染?奥黛丽脊背一凉。

她眉头紧皱,迅速仰起头,看着阿蒙因为重心不稳不得不再次起飞,警惕又惊恐地问道:“什么意思?”

“呵,不用担心,这件事还没有发生。”

呼……吓死我了……奥黛丽冷静了下来,才开始认真考虑阿蒙的话。

“您是说,做出根本不符合自己性格的行为,却对此毫无察觉的那种污染?”

“是的。在第四纪,大部分被最初意志污染的天使和神灵们都呈现出这样的状态。”阿蒙耐心做着解释,就像一位友善又博学的老师。

很有说服力的论证……奥黛丽到此刻才发现,没了“愚者”先生在前方指导,自己确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心中不由得一沉。不过下一秒,她还是决定不按照阿蒙的引导进行交谈。

“我想,这么严重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序列3的我来做出决断,‘愚者’先生手下还有那么多天使。”

阿蒙听得会心一笑,仿佛在看一个天真懵懂的孩子:“你还不明白天使们的行事准则。”

“对于祂们来说,所有紧密的关系都可以随着合作方的衰弱迅速溃散,所有的恩怨都可以随着强弱的易位与时间的流逝转变和消逝。”

“只有少数中的少数,能够像梅迪奇和乌洛琉斯那两个傻子一样,延续祂们数千年的忠诚,不会因我的父亲失去权柄、陷入疯狂和困境,而发生一丝改变。”

“你的‘愚者’先生本来就没什么根基。如果祂真的已经落入那样的境地,那么依附于祂的天使们,包括帕列斯,包括那条水银之蛇,只会寻找其他的存在,进行新的交易,以获得新的庇佑。不会有人费尽心思,甚至付出一切,不求回报地帮助祂。”

“到时候,你的‘愚者’先生,必将滑向深渊。”

奥黛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她发现阿蒙的这段话如此振聋发聩,却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这符合她接触到的所有神灵层次的博弈。

奥黛丽深吸口气,看向盘旋在空中的乌鸦,突然露出了一个明丽的笑容:“阿蒙先生,这样用合理的话语引导别人发自内心地完成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可不是您的风格。”

“有了父亲的管教,您似乎也有了不得不做的事情。”

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奥黛丽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主次:无论“愚者”先生的境地多么糟糕,自己需要担起怎么样的责任,都只能关起门来和自己人商量。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应对目的莫测的阿蒙,不要让祂占到便宜。

乌鸦的动作僵硬了一瞬间,在空中竖直掉落了一段距离。随即,祂扇动翅膀,再次回到了原本的高度。

“呵呵,你猜错了。这段话是我自己编出来的。”祂笑得更加开心,甚至还有点得意,“虽然我确实更喜欢通过欺诈达到目的。但偶尔效仿一下祂的方式,感觉也很不错。”

奥黛丽不为所动地说道:“那看来我没有猜错的部分是,您确实受到了来自父亲的管教。”

说罢,她直接开启了新的话题,一副不需要再听阿蒙解释的样子:“所以呢?您究竟想要说服我做什么?”

阿蒙倒没有因为被戳破了真相感到羞恼,反而感到更加饶有兴致,似乎发现了对手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般无趣,因而觉得整个事情都变得更加刺激起来:“所以你应该发展自己的势力,比如建立自己的信仰,创立自己的组织,以自己为主体和其他存在开展合作。”

“这样,即使你的‘愚者’先生在不知不觉中被污染了,你也可以及时背叛祂,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

“嘿嘿,你的‘愚者’先生要是发现你背叛了祂,肯定要心痛坏了!”阿蒙扑楞着翅膀,兴奋不已。

有这么夸张吗……奥黛丽完全不明白阿蒙在激动什么。她直接把注意力放在了前面的部分:“所以,您希望我以自己为主体和你们合作?可是我只有序列3,我能帮到你们什么?”

“呵呵,总有事情是我们不太方便做的,比如狩猎艾瑞霍格那条呆龙。”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艾瑞霍格十分谨慎,不会让宿敌有任何机会接近?可我一个序列3,怎么可能靠自己就对抗天使……这到底是是什么意思……

奥黛丽看着盘旋的乌鸦,问道:“‘愚者’先生答应了?”

“呵呵,祂让我们自己来说服你……”

那我可以寻求“愚者”先生的教导……奥黛丽心里有了主意,端庄又礼貌地对阿蒙说道:“我明白了。谢谢您的好意。”

“我会好好考虑的。”

阿拉不离梦

作家的话
记住这个地址,南京路是一条重要的路。
(并不是因为作者的高中就在南京路hhh~)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